当前位置:河南站首页 > china豫图 > 正文

深山铁路守隧人

2018-02-12 13:30:11  作者:  来源:新华网  参与评论()人

深山铁路守隧人

北海铁路公安处五象南站派出所民警朱锟(前)和辅警余任开在花甲山隧道山坡上巡线(2月11日摄)。广西南宁市前往北部湾沿海城市的铁路,穿越巍巍群山,莽莽丘陵,列车飞驰其间需要穿过大批隧道,仅仅南宁市到北海市的铁路隧道就有18个。这些隧道中最长的是花甲山隧道,全长6984米,与相邻的坛柱隧道相距60米左右,两个隧道地处深山之中,周围两公里范围内没有人家。为了确保铁路安全运行,两个隧道旁边设立一个治安岗亭,由北海铁路公安处五象南站派出所派出民警和辅警值守。坚守这个治安岗亭的人员,必须每天24小时轮流值班,很多时候,每个班只有一个人。值班除了在岗亭内坚守外,不管白天黑夜,不管严寒酷暑,还要穿越隧道四周丛林巡线,特别是夜深人静的时候,除了一列列火车呼啸而过,就是丛林和荒草之间声声夜虫乱叫、夜鸟惊鸣,独自坚守这里的人,便成了茫茫黑夜里深山最孤独寂寞的铁路守隧人。新华社记者陆波岸摄

深山铁路守隧人

一列动车穿越坛柱隧道准备进入花甲山隧道(右)(2月11日无人机航拍)。广西南宁市前往北部湾沿海城市的铁路,穿越巍巍群山,莽莽丘陵,列车飞驰其间需要穿过大批隧道,仅仅南宁市到北海市的铁路隧道就有18个。这些隧道中最长的是花甲山隧道,全长6984米,与相邻的坛柱隧道相距60米左右,两个隧道地处深山之中,周围两公里范围内没有人家。为了确保铁路安全运行,两个隧道旁边设立一个治安岗亭,由北海铁路公安处五象南站派出所派出民警和辅警值守。坚守这个治安岗亭的人员,必须每天24小时轮流值班,很多时候,每个班只有一个人。值班除了在岗亭内坚守外,不管白天黑夜,不管严寒酷暑,还要穿越隧道四周丛林巡线,特别是夜深人静的时候,除了一列列火车呼啸而过,就是丛林和荒草之间声声夜虫乱叫、夜鸟惊鸣,独自坚守这里的人,便成了茫茫黑夜里深山最孤独寂寞的铁路守隧人。新华社记者陆波岸摄

深山铁路守隧人

北海铁路公安处五象南站派出所辅警余任开在治安岗亭内值班,一列动车从花甲山隧道外通过(2月11日摄)。广西南宁市前往北部湾沿海城市的铁路,穿越巍巍群山,莽莽丘陵,列车飞驰其间需要穿过大批隧道,仅仅南宁市到北海市的铁路隧道就有18个。这些隧道中最长的是花甲山隧道,全长6984米,与相邻的坛柱隧道相距60米左右,两个隧道地处深山之中,周围两公里范围内没有人家。为了确保铁路安全运行,两个隧道旁边设立一个治安岗亭,由北海铁路公安处五象南站派出所派出民警和辅警值守。坚守这个治安岗亭的人员,必须每天24小时轮流值班,很多时候,每个班只有一个人。值班除了在岗亭内坚守外,不管白天黑夜,不管严寒酷暑,还要穿越隧道四周丛林巡线,特别是夜深人静的时候,除了一列列火车呼啸而过,就是丛林和荒草之间声声夜虫乱叫、夜鸟惊鸣,独自坚守这里的人,便成了茫茫黑夜里深山最孤独寂寞的铁路守隧人。新华社记者陆波岸摄

深山铁路守隧人

一列动车夜间穿越花甲山隧道进入坛柱隧道(左)。隧道边就是铁路治安岗亭(2月11日无人机航拍)。广西南宁市前往北部湾沿海城市的铁路,穿越巍巍群山,莽莽丘陵,列车飞驰其间需要穿过大批隧道,仅仅南宁市到北海市的铁路隧道就有18个。这些隧道中最长的是花甲山隧道,全长6984米,与相邻的坛柱隧道相距60米左右,两个隧道地处深山之中,周围两公里范围内没有人家。为了确保铁路安全运行,两个隧道旁边设立一个治安岗亭,由北海铁路公安处五象南站派出所派出民警和辅警值守。坚守这个治安岗亭的人员,必须每天24小时轮流值班,很多时候,每个班只有一个人。值班除了在岗亭内坚守外,不管白天黑夜,不管严寒酷暑,还要穿越隧道四周丛林巡线,特别是夜深人静的时候,除了一列列火车呼啸而过,就是丛林和荒草之间声声夜虫乱叫、夜鸟惊鸣,独自坚守这里的人,便成了茫茫黑夜里深山最孤独寂寞的铁路守隧人。新华社记者陆波岸摄

深山铁路守隧人

北海铁路公安处五象南站派出所辅警余任开在治安岗亭内吃晚饭(2月11日摄)。广西南宁市前往北部湾沿海城市的铁路,穿越巍巍群山,莽莽丘陵,列车飞驰其间需要穿过大批隧道,仅仅南宁市到北海市的铁路隧道就有18个。这些隧道中最长的是花甲山隧道,全长6984米,与相邻的坛柱隧道相距60米左右,两个隧道地处深山之中,周围两公里范围内没有人家。为了确保铁路安全运行,两个隧道旁边设立一个治安岗亭,由北海铁路公安处五象南站派出所派出民警和辅警值守。坚守这个治安岗亭的人员,必须每天24小时轮流值班,很多时候,每个班只有一个人。值班除了在岗亭内坚守外,不管白天黑夜,不管严寒酷暑,还要穿越隧道四周丛林巡线,特别是夜深人静的时候,除了一列列火车呼啸而过,就是丛林和荒草之间声声夜虫乱叫、夜鸟惊鸣,独自坚守这里的人,便成了茫茫黑夜里深山最孤独寂寞的铁路守隧人。新华社记者陆波岸摄

深山铁路守隧人

一列动车穿越花甲山隧道(右一)准备进入坛柱隧道(2月11日无人机航拍)。广西南宁市前往北部湾沿海城市的铁路,穿越巍巍群山,莽莽丘陵,列车飞驰其间需要穿过大批隧道,仅仅南宁市到北海市的铁路隧道就有18个。这些隧道中最长的是花甲山隧道,全长6984米,与相邻的坛柱隧道相距60米左右,两个隧道地处深山之中,周围两公里范围内没有人家。为了确保铁路安全运行,两个隧道旁边设立一个治安岗亭,由北海铁路公安处五象南站派出所派出民警和辅警值守。坚守这个治安岗亭的人员,必须每天24小时轮流值班,很多时候,每个班只有一个人。值班除了在岗亭内坚守外,不管白天黑夜,不管严寒酷暑,还要穿越隧道四周丛林巡线,特别是夜深人静的时候,除了一列列火车呼啸而过,就是丛林和荒草之间声声夜虫乱叫、夜鸟惊鸣,独自坚守这里的人,便成了茫茫黑夜里深山最孤独寂寞的铁路守隧人。新华社记者陆波岸摄

深山铁路守隧人

北海铁路公安处五象南站派出所民警朱锟(前)和辅警余任开在花甲山隧道山坡上巡线(2月11日摄)。广西南宁市前往北部湾沿海城市的铁路,穿越巍巍群山,莽莽丘陵,列车飞驰其间需要穿过大批隧道,仅仅南宁市到北海市的铁路隧道就有18个。这些隧道中最长的是花甲山隧道,全长6984米,与相邻的坛柱隧道相距60米左右,两个隧道地处深山之中,周围两公里范围内没有人家。为了确保铁路安全运行,两个隧道旁边设立一个治安岗亭,由北海铁路公安处五象南站派出所派出民警和辅警值守。坚守这个治安岗亭的人员,必须每天24小时轮流值班,很多时候,每个班只有一个人。值班除了在岗亭内坚守外,不管白天黑夜,不管严寒酷暑,还要穿越隧道四周丛林巡线,特别是夜深人静的时候,除了一列列火车呼啸而过,就是丛林和荒草之间声声夜虫乱叫、夜鸟惊鸣,独自坚守这里的人,便成了茫茫黑夜里深山最孤独寂寞的铁路守隧人。新华社记者陆波岸摄

深山铁路守隧人

北海铁路公安处五象南站派出所辅警余任开(右)和辅警雷务堂在治安岗亭内交接夜班(2月11日摄)。雷务堂将一个人在这里值夜班到第二天。广西南宁市前往北部湾沿海城市的铁路,穿越巍巍群山,莽莽丘陵,列车飞驰其间需要穿过大批隧道,仅仅南宁市到北海市的铁路隧道就有18个。这些隧道中最长的是花甲山隧道,全长6984米,与相邻的坛柱隧道相距60米左右,两个隧道地处深山之中,周围两公里范围内没有人家。为了确保铁路安全运行,两个隧道旁边设立一个治安岗亭,由北海铁路公安处五象南站派出所派出民警和辅警值守。坚守这个治安岗亭的人员,必须每天24小时轮流值班,很多时候,每个班只有一个人。值班除了在岗亭内坚守外,不管白天黑夜,不管严寒酷暑,还要穿越隧道四周丛林巡线,特别是夜深人静的时候,除了一列列火车呼啸而过,就是丛林和荒草之间声声夜虫乱叫、夜鸟惊鸣,独自坚守这里的人,便成了茫茫黑夜里深山最孤独寂寞的铁路守隧人。新华社记者陆波岸摄

深山铁路守隧人

在花甲山隧道旁边,北海铁路公安处五象南站派出所辅警余任开目送一列动车经过(2月11日摄)。广西南宁市前往北部湾沿海城市的铁路,穿越巍巍群山,莽莽丘陵,列车飞驰其间需要穿过大批隧道,仅仅南宁市到北海市的铁路隧道就有18个。这些隧道中最长的是花甲山隧道,全长6984米,与相邻的坛柱隧道相距60米左右,两个隧道地处深山之中,周围两公里范围内没有人家。为了确保铁路安全运行,两个隧道旁边设立一个治安岗亭,由北海铁路公安处五象南站派出所派出民警和辅警值守。坚守这个治安岗亭的人员,必须每天24小时轮流值班,很多时候,每个班只有一个人。值班除了在岗亭内坚守外,不管白天黑夜,不管严寒酷暑,还要穿越隧道四周丛林巡线,特别是夜深人静的时候,除了一列列火车呼啸而过,就是丛林和荒草之间声声夜虫乱叫、夜鸟惊鸣,独自坚守这里的人,便成了茫茫黑夜里深山最孤独寂寞的铁路守隧人。新华社记者陆波岸摄

深山铁路守隧人

一列动车穿越坛柱隧道准备进入花甲山隧道(右一)(2月11日无人机航拍)。广西南宁市前往北部湾沿海城市的铁路,穿越巍巍群山,莽莽丘陵,列车飞驰其间需要穿过大批隧道,仅仅南宁市到北海市的铁路隧道就有18个。这些隧道中最长的是花甲山隧道,全长6984米,与相邻的坛柱隧道相距60米左右,两个隧道地处深山之中,周围两公里范围内没有人家。为了确保铁路安全运行,两个隧道旁边设立一个治安岗亭,由北海铁路公安处五象南站派出所派出民警和辅警值守。坚守这个治安岗亭的人员,必须每天24小时轮流值班,很多时候,每个班只有一个人。值班除了在岗亭内坚守外,不管白天黑夜,不管严寒酷暑,还要穿越隧道四周丛林巡线,特别是夜深人静的时候,除了一列列火车呼啸而过,就是丛林和荒草之间声声夜虫乱叫、夜鸟惊鸣,独自坚守这里的人,便成了茫茫黑夜里深山最孤独寂寞的铁路守隧人。新华社记者陆波岸摄

深山铁路守隧人

在花甲山隧道旁边的治安岗亭,北海铁路公安处五象南站派出所辅警余任开在挂灯笼迎新春(2月11日摄)。广西南宁市前往北部湾沿海城市的铁路,穿越巍巍群山,莽莽丘陵,列车飞驰其间需要穿过大批隧道,仅仅南宁市到北海市的铁路隧道就有18个。这些隧道中最长的是花甲山隧道,全长6984米,与相邻的坛柱隧道相距60米左右,两个隧道地处深山之中,周围两公里范围内没有人家。为了确保铁路安全运行,两个隧道旁边设立一个治安岗亭,由北海铁路公安处五象南站派出所派出民警和辅警值守。坚守这个治安岗亭的人员,必须每天24小时轮流值班,很多时候,每个班只有一个人。值班除了在岗亭内坚守外,不管白天黑夜,不管严寒酷暑,还要穿越隧道四周丛林巡线,特别是夜深人静的时候,除了一列列火车呼啸而过,就是丛林和荒草之间声声夜虫乱叫、夜鸟惊鸣,独自坚守这里的人,便成了茫茫黑夜里深山最孤独寂寞的铁路守隧人。新华社记者陆波岸摄



(责任编辑:王俊芳)


2017年世界华人文明交流经典案例征集

热点关注 更多>>

因销售不合格食用农产品 永辉超市郑州一门店又被通报
因销售不合格食用农产品 永辉超市郑州一门店又被通报 中国搜索郑州10月17日讯根据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日前发布的《关于9批次食品不合格情况的通告》(2018年第17号),涉及河南省永辉超市河南有限公司郑州北环路分公司销售的砂糖桔不合格。据悉,今年以来,永辉超市已频繁被曝光出现食品不合格问题。[详细] 2018-10-18 16:51:39
河南汝州:无证采石粉沙场污染严重 政府监管部门监管不力?
河南汝州:无证采石粉沙场污染严重 政府监管部门监管不力? 一个污染严重的无证采石粉沙场,明目张胆的,白天黑夜的,不停的采挖和粉碎石料,在群众和媒体的举报下镇政府和监管部门“集体失声”。[详细] 2018-10-18 16:45:19
白血病1个月就治好了?男子怀疑医院误诊打8年官司
白血病1个月就治好了?男子怀疑医院误诊打8年官司 白血病是一类造血干细胞恶性克隆性疾病,治愈过程较为漫长。[详细] 2018-10-18 16:45:16

河南城记 更多>>

周口公交司机突发脑梗 危急时刻忍痛停车保护了一车人
周口公交司机突发脑梗 危急时刻忍痛停车保护了一车人 10月15日,周口市一名公交车司机在工作中突发脑梗,在危急时刻,他忍痛停车保护乘客安全。[详细] 2018-10-18 14:21:20
突发大火!漯河一连锁商场三层楼高广告牌被烧光
突发大火!漯河一连锁商场三层楼高广告牌被烧光 昨晚发生火灾时,该商场的广告牌及橱窗尚亮着灯光,在商场门头上方冒出火光及滚滚浓烟,同时还有火星不断落在地面,看上去极为骇人。[详细] 2018-10-18 14:11:34
丰富精神食粮!平顶山市科协援助科普书屋落户乡村
丰富精神食粮!平顶山市科协援助科普书屋落户乡村 10月17日,中国扶贫日,当天由平顶山市科协援助的科普书屋落户石龙区龙兴街道许坊村,2000本各类图书将为村民和学生带来丰富的精神食粮。[详细] 2018-10-18 14:04:52
返回顶部 反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