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房产 > 房产要闻 > 正文

郑州市一小区“楼歪歪”6年 居民:何时才能搬家?

郑州市一小区“楼歪歪”6年 居民:何时才能搬家?
2020-07-13 09:01:44 来源:大河报

郑州市一小区“楼歪歪”6年 居民:何时才能搬家?

楼门洞口粘贴的“房屋安全隐患告知书”

郑州市一小区“楼歪歪”6年 居民:何时才能搬家?

居民家中墙与地面间的裂缝

郑州市一小区“楼歪歪”6年 居民:何时才能搬家?

2号楼北侧墙壁上有很多裂缝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李帅文图

“一到汛期,区房管部门就来提醒我们的房子是危房……”7月9日下午,家住郑州市文化路84号院的居民向大河报新闻热线反映称,他们院的居民楼因旁边硅谷广场开发挖地基,从2014年就成为危房,之后被房管部门认定为D级危房。几年等待后,他们终于在去年看到了拆迁的曙光,但没想因为疫情影响,拆迁又被“搁置”。

如今,汛期又至,“危房通知”又贴上了他们的单元门洞前,目前居民们很想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搬家,住进安全的房屋里?

站在楼下能明显看到“楼歪歪”

为了解居民反映,7月9日下午,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赶到了郑州市文化路84号院。在该院内,记者共见到两栋居民楼,分南北坐落在该院内,分别为一号楼和二号楼,每栋楼有四个单元,共七层高。

在院内二号楼的四个单元门洞口处,记者都看到了一张粘贴在门洞口的“房屋安全隐患告知书”,上面写着“文化路84号的房屋已被专业机构鉴定为D级危房,存在重大安全隐患……”右下角落款为“郑州市金水区保障性住房管理办公室”,并盖有公章。

同时,在该院居民的指引下,记者在院内地面、居民楼及居民家中,还看到了墙体裂缝、楼体倾斜等情况。站在二号楼下,记者向上望去,能明显感受到居民楼上方往北倾斜,楼下居民家的阳台与楼顶居民家的阳台明显不在一条垂直线上。而且,在该居民楼北侧外墙上,还有多条裂缝。

此外,在一户居民家中,其房屋内的墙体与地面也出现了严重裂缝,最宽处能伸进一根手指,其旁边的裂缝和墙壁上还有大片的修补痕迹。

居民想赶快搬出去住进安全房屋

据该院居民介绍,院中居民楼属于郑州市较早的一批商品房,建于1994年,1995年入住,至今才二十多年。如果不是旁边的硅谷广场开发,他们的房屋也不会出现问题。

“2013年硅谷广场开挖地基坑后,次年我们84号院和旁边83号院就开始出现房屋裂缝,83号院的情况更严重,街道办事处随即就组织83号院的居民搬迁,可到我们,就没个说法了。”一居民说,房屋出现问题后,他们曾多次向相关部门反映,相关部门也一直说要将他们的房屋拆迁,但直到2019年,他们才看到曙光。

据一居民回忆,2019年3月份,东风路街道拆迁办的工作人员在附近一酒店内,将他们90多户居民全部召集开会,签字同意拆迁,之后他们又与街道拆迁办工作人员签署了框架协议,并提交了房本、身份证等相关手续的复印件。“2019年12月份开会时,我问拆迁办的人,我们啥时候能办,他们说过了正月十五。”

“之后,因为疫情影响,搬迁、拆迁工作一直没有进行,我们每次去社区、街道问,都说正在走程序。”知情居民说,如今汛期来了,他们每天过得提心吊胆,生怕房子再发生倾斜,后果不堪设想。他们非常想知道搬迁、拆迁程序走到哪一步了?什么时候能搬家,住进安全的房屋?

大铺村拆迁指挥部仅负责前期工作

通过网络查询,记者了解到,D级危房是指承重结构承载力已不能满足正常使用要求,房屋整体出现险情,构成整幢危房。

7月10日上午,带着居民们的疑问,记者首先咨询了东风路街道办事处科技市场社区。该社区工作人员称,由于文化路84号院的拆迁工作,金水区还没有立项,所以前期工作是由街道大铺村连片拆迁指挥部负责,具体情况可以向指挥部了解,但他们没有联系方式,所以需向街道了解。

其间,记者也曾致电金水区保障性住房管理办公室咨询。据该办公室工作人员称,文化路84号院已经划到东风路街道改造项目,具体情况可以问东风路街道办事处,或者大铺村连片拆迁指挥部。

随后,记者先后致电咨询东风路街道办公室和负责宣传的党建办公室。可当记者说明情况以及居民们的担忧,想向大铺村连片拆迁指挥部了解一下工作进展后,先是被该街道办公室告知去找负责宣传的党建办公室,之后又被党建办公室一工作人员“指引”先去找金水区委宣传部。

负责人不在拆迁指挥部上班

据文化路84号院居民及社区工作人员介绍,记者了解到,大铺村连片拆迁指挥部的办公地点是位于东风路上的一家酒店内,具体工作是由东风路街道办事处一名周姓女书记负责。

7月10日下午2时许,记者赶到了该酒店,并从酒店前台工作人员处得知,大铺村连片拆迁指挥部的办公点位于该酒店618室。随后,记者上楼并敲响618室房门,门内一名女工作人员听到敲门后说,她们下午三点上班,有什么事,可以到下午上班后再来。

趁此机会,记者立即询问了文化路84号院的居民搬迁,以及拆迁进展等情况,但门内的女工作人员却连称不知道。之后,记者又询问,负责拆迁指挥部工作的周姓书记是否知情时,门内女工作人员说:“周书记没来,她不在这儿上班,你去找找吧!”

之后,记者辗转找到了负责拆迁指挥部具体工作的周姓书记电话号码,并从文化路84号院多位居民处核实,该电话号码确实是周姓书记的,还有居民曾通过该电话号码添加周姓书记为微信好友。但记者多次拨打,始终无人接听。

随后,记者又发送短信,添加其为微信好友,但截至下午5时,一直没有收到回应。

文化路84号院的居民说:“我们给周书记打电话,她也经常不接。我们只想知道程序走到哪一步了,不想再天天提心吊胆等着,没个盼头儿!”

关于此事进展,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将会继续追踪关注。

(责任编辑:朱婉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