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热点关注 > 正文

韩国“N号房事件”曝光:26万人"参与" 最小受害者11岁

韩国“N号房事件”曝光:26万人"参与" 最小受害者11岁
2020-03-25 10:34:31 来源:映象网

韩国近日曝出网络性犯罪的“N号房事件”,引发公众强烈愤慨。

3月22日 韩国,李惠利、郑容和、赵权等多位韩国艺人勇敢发声,请求公开“N号房”相关涉案人员的真实身份。

韩国总统文在寅23日表示,已指示警方彻查案件,让所有加害者得到应有的惩罚。

文在寅承诺,政府将删除所有涉案视频,并为受害者提供法律、医疗等所需支援。他还指示,警方应认识到此案的严重性,对涉案人员进行彻底调查,对加害人严惩不贷。如有必要,警察厅组建特别专项调查组,政府也要制定杜绝网络性犯罪的根本对策。

韩国“N号房事件”曝光:26万人\

所谓韩国“N号房事件”,是指犯罪嫌疑人利用即时通信软件Telegram,开设多个聊天室,共享非法拍摄的性剥削视频和照片,聊天室大都以数字编号命名,只有付费成为会员才能观看,观看视频的会员达26万人。根据警方掌握的情况,至少有74名女性受害者,其中还包括16名未成年人。目前警方已追查到124名涉案人员,其中主犯赵某与其他17名犯罪嫌疑人已被拘捕。

相关事件曝光后立即引发韩国民众公愤,截至记者发稿时,在青瓦台问政平台“国民请愿”上相关请愿人数已突破300万,创下请愿人数之最。请愿者希望严惩加害者的同时,还希望政府公开犯罪嫌疑人个人身份及照片。

“博士”赵某:成绩优异性格安静 与人交往难

据韩国媒体披露,赵某网名“博士”,真名赵周斌(音译),现年25岁,目前居住在韩国仁川。他身高165cm,体重80kg,性格安静爱好围棋。初中毕业于仁荷附属中学,高中毕业于仁荷附属高中,2014年考入仁荷工业大学信息通信系。

虽然成绩优异,还多次获得奖学金,有三学期的平均学分绩点都超过了4.0,但据其校友称,赵周斌与学校教授和同学的关系都不算太好,并且时常还会发生矛盾。

韩国网络性犯罪“N号房”主谋落网,家里搜出1.3亿韩元

赵周斌下围棋的照片,SBS新闻截图

赵周斌喜欢写作,曾在2014年校内读后感及UCC竞赛中,以《读书》一文荣获一等奖(最佳奖)。赵周斌从大学一年级就开始担任学报社(校内新闻)记者,撰写了许多文章,曾任学报社第43期总编辑,但之后因为贪污、擅自更改报道方向和学报社同事发生矛盾,被免职。

韩国网络性犯罪“N号房”主谋落网,家里搜出1.3亿韩元

赵周斌大学时期发表的新闻 图剧仁荷工业大学学报社官网

赵周斌结束兵役后开始从事志愿活动,目前在民间志愿中心“爱心院”担任残疾人志愿组组长。网络外,赵周斌的确是人们眼中踏实的青年,2019年11月与“爱心院”的会员们一起在仁川新明保育院进行志愿活动,还被韩国一家民间媒体报道。

从“N号房”看客到管理者

2018年大学毕业后,赵周斌开始关注网络聊天工具Telegram(和微信类似,但此聊天室有“阅后即焚”功能)。

Telegram软件总公司在德国,此软件常被用于毒品交易及介绍性交易等非法行为,在韩国也被用于共享淫秽物品。赵周斌一开始在此软件上发布虚假贩卖枪支、毒品的广告,而后在骗钱过程中,得知了“N号房”的存在。

一开始赵周斌只是观看“N号房”发布的“变态性虐”现场直播,同年7月,他用“博士长”昵称,开了一家“N号房”,专门售卖此类视频,但在赚到钱后迅速藏匿。

同年9月,他将昵称改为“博士”,并开了“博士房”,开始上传自己制作的影像。视频中,为了证明原创性,女性们身上都刻着“博士” “奴隶”等字样。据调查,受害者们都是看到赵周斌在推特上发布的“女性高额打工”招募公告(如模特招聘)后与其联系,将身份证信息、自拍及联络方式发给赵周斌。赵周斌冒充赞助商,谎称“给你几百万”“Telegram不存照片”,拿到一些女性的裸照。随后,赵周斌对被骗女性进行威胁与诽谤,并扬言要公开她们的个人信息。

随着用户的增多,赵周斌还先后担任过除“博士房”外的5个房间的管理者。赵周斌所有的沟通都在Telegram上进行,并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并且让一个昵称为“员工”的用户打电话恐吓逃跑的受害者或者报复竞争对手。

在赵周斌雇佣的职员中,还有在韩国区厅、居民中心工作的社会服务职员,他们的职责是确认受害者和使用者的的身份信息;另一批职员则是负责恐吓女性和拍摄视频。“博士房”人数最多时超过2万,赵周斌自称为“Telegram闪耀的一颗星”。

押解途中吞圆珠笔、冒充新冠肺炎患者,家里搜出1.3亿韩元

2020年1月,当韩国媒体SBS开始调查报道“N号房”事件时,赵周斌在接受采访时曾谎称“在柬埔寨,因为其他事件被通缉,所以他的护照被注销了”。接着他还威胁SBS的记者:“如果将他播出的话,他会每周追加一个视频,并且到SBS公司大楼自杀。”

2月,他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继续到“爱心院”做义工,在“爱心院”听到警方在调查他的消息后,赵周斌还大发雷霆说道:“我会亲自应对” “想惹我就要推翻大韩民国” “能抓住就抓吧”。

韩国网络性犯罪“N号房”主谋落网,家里搜出1.3亿韩元

赵周斌社交网站上贴出的自己的照片

实际上,在2019年底,警方就逮捕了“博士房”事件主要工作人员之一;2020年2月,“N号房”的17名运营商和50名工作人员被抓获。随后,赵周斌的取款人被警方以其他犯罪嫌疑逮捕。

警方调查过程中,赵周斌如实交代了名下所有工作人员的信息。他还在“博士房”里写下遗书,声称“我就此不想活了” “我是一个不该出生的人”,预告自杀,并承诺会返还所有收益。但随后警方也证明,自杀是假的,收益金返还也是假的,赵周斌甚至在遗书里署名“金允基”,就是为了给警方调查制造混乱。

2020年3月16日,赵周斌一伙14人落网。赵周斌等4名主要犯罪人被刑事拘留。警方在赵周斌的住宅内发现了1.3亿韩元现金。赵周斌被逮捕时,翻供否认犯罪事实,在押解途中,假装吞圆珠笔、冒充新冠肺炎患者,但最终还是交代了一切犯罪事实。

这并非韩国第一次发生集体性犯罪恶性事件。去年10月,美英韩执法队伍联手捣毁了全球最大暗网儿童色情网站,该网站的基地正是位于韩国。被逮捕的338人均是在暗网中发布并利用比特币进行交易。此外,该国还至少发生过数万起偷拍事件。

(责任编辑:耿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