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热点关注 > 正文

禹州:村民举报非法采砂,非法采砂场的老板竟然找上了他的家门

禹州:村民举报非法采砂,非法采砂场的老板竟然找上了他的家门
2020-05-07 06:47:39 来源:大河报

禹州:村民举报非法采砂,非法采砂场的老板竟然找上了他的家门

非法采砂场已经被查封

禹州市一村民向政府环保部门举报一处非法采砂场,让他没想到的是,非法采砂场的老板竟然找上了他的家门。

“我拨打政府的环保举报电话,被举报人怎么会知道我的信息?”举报人怀疑,是政府相关部门的人员将他的信息泄露给了采砂场老板。

为此,他向禹州市公安局报警,请求公安机关查找泄密者。

采挖出的粗河砂堆积如山

5月6日上午,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来到禹州市方山镇坡村,看到一处采砂场已经停止生产,院内一角尚存留有一小堆细河砂,砂堆前停着一辆装运河砂的铲车。

这个平整的院落是加工和堆放成品河砂的场所。据村民介绍,坡村紧邻纸坊水库,以前有一条河流经过这里,如今河道干涸,河床上遗留有大量的粗河砂,有人便采挖河道中的粗河砂,也就是大小不一的鹅卵石,破解粉碎加工后,制作成市场上流通的细河砂进行销售。

禹州:村民举报非法采砂,非法采砂场的老板竟然找上了他的家门

遗留在采砂场的传送机

在这个采砂场的一个山坡上,采挖出来的粗河砂堆积成了小山,一台传送机还保留在现场,传送带上存着少量的雨水,表明传送机最近处于停工状态。

村民介绍,这个采砂场没有任何证照,开挖旧河道破坏了当地的生态环境。粉碎河砂的时候,造成大气粉尘污染,同时使用大量的水冲洗制砂,污水大量排放,还造成了水污染。

非法采砂场老板找上家门

“我为了政府和人民群众,向12369环保热线进行了举报,没想到采砂场的两个老板竟然找上了我的家门。”殷先生气愤地说,到底是谁给采砂场老板通风报信,泄露了我的身份?

殷先生是禹州市花石镇人,方山镇坡村这处采砂场距离他的住处约5公里远。今年3月12日,他将这处非法采砂场举报给了12369环境保护举报热线。

禹州:村民举报非法采砂,非法采砂场的老板竟然找上了他的家门

未经加工的粗河砂堆积成了小山

3月19日,采砂场的两个老板带着两箱白酒等礼物来到他家拜访。看到被举报人竟然找上家门,殷先生大为吃惊。尽管他极力否认自己是举报人,但这两个老板说,他们从多个信息渠道确认,举报人就是他。两个老板说,他们投资几百万,办这个采砂场也不容易,请求他进行“关照”,然后撇下两箱白酒走了。殷先生说,他要将这两箱白酒上交给纪委或者公安局,自己不能收这样的礼物。

殷先生介绍,3月21日左右,禹州市污染防治攻坚战领导小组办公室督查人员给他打电话说,这处非法采砂场已经被查封。5月6日,记者从许昌市污染防治攻坚战领导小组办公室确认了该结果。

许昌市生态环境局禹州分局人员介绍,12369环境保护举报热线设在许昌市生态环境局,办案程序是:许昌市局接到举报后,将举报内容批转给相关县(市、区)政府,相关县(市、区)以政府或者污染防治攻坚战领导小组办公室的名义批转给政府相关部门办理。

许昌市污染防治攻坚战领导小组办公室人员介绍,该案件由许昌市生态环境局禹州分局负责查处,查处结果已上报许昌市污染防治攻坚战领导小组办公室。

泄密者身份至今成谜

两名采砂场老板找上家门后,殷先生感到很气愤,也很恐慌,他多次向纪检部门反映自己信息被泄露的情况。3月20日,他拨打110报警,禹州市公安局指派花石镇派出所受理。

花石镇派出所孙副所长接受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采访时说,接到指令后,派出所先后询问了4名当事人,其中包括殷先生和3名采砂场老板。从询问情况看,目前无法确定是谁泄露了殷先生的身份信息。孙副所长说,无论是治安案件还是刑事案件都没有立案,相关信息仍需要进一步查证落实。

5月6日18时,殷先生说,他接到了禹州市纪委人员的电话,称禹州市纪委已经受理了该案件,让他耐心等待。

禹州:村民举报非法采砂,非法采砂场的老板竟然找上了他的家门

(采砂场内的加工设施)

《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第五十七条规定: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发现任何单位和个人有污染环境和破坏生态行为的,有权向环境保护主管部门或者其他负有环境保护监督管理职责的部门举报。

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发现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和其他负有环境保护监督管理职责的部门不依法履行职责的,有权向其上级机关或者监察机关举报。

接受举报的机关应当对举报人的相关信息予以保密,保护举报人的合法权益。

大河报将持续对该事件进行关注。

(责任编辑:王伟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