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热点关注 > 正文

贵州独山县为何能如此轻易“烧掉”400亿

贵州独山县为何能如此轻易“烧掉”400亿
2020-07-14 17:18:33 来源:光明网

贵州省黔南州独山县负债400亿,还花费2亿元修建一栋楼?日前,“@观视频工作室”拍摄的纪录片《亲眼看看独山县怎么烧掉400亿!周年特辑(上)》引发广泛关注。独山县委宣传部一位工作人员回应媒体称,已经注意到相关舆情,相关资料正在收集当中。

面对舆论质疑,独山县工作人员表示,“负债400亿,造价2亿的天下第一水司楼等景观已成为烂尾楼”不实。这一回应谈不上有什么底气,对其他天价烂尾项目,也是避而不谈。

事实上,关于独山县盲目举债、造价数亿的景观烂尾一事,这已不是首次曝光。包括《焦点访谈》等在内,此前就曾聚焦独山县,对乱铺摊子、搞政绩工程的现象有过揭露。而一手操盘众多烂尾项目的独山县委原书记潘志立,还被贵州省纪委监委当作负面典型公开通报。

不过,该纪录片全景式呈现当地的烂尾景观时,依旧让人感到触目惊心。不管是顶级硬件设施的独山县古风博物院,还是预估造价3000万的独山钟楼,又或者是造价花费2亿的天下第一水司楼,都可谓气势恢宏,和当地的县城风貌格格不入。

如此大手笔的景观建筑,集中坐落在一个国家贫困县,实在难以想象;耗费巨资修建,却成为了无人光顾的烂尾项目,更是令人唏嘘。该追问的是,这些项目是如何上马的?钱又是如何烧掉的?

据报道,潘志立被免职时,独山县的债务高达400多亿元,绝大多数融资成本超过10%。而官网信息显示,2019年独山县的GDP不过125.74亿元,财政收入只有8.27亿元。简单对比不难发现,独山县举债到底疯狂到了什么程度,它已远远超过正常的债务红线。

作为国家级贫困县,独山县原本就财政拮据,这些钱不仅没用在刀刃上,反而被肆意挥霍最终留下一堆烂摊子,让贫困县的发展面临更大困难。这也充分暴露出权力过于集中、项目决策草率、债务监管失效等方方面面的问题。目前,负有直接责任的县委原书记已经落马,但欠下的债务并不会随之而消失。对独山县来说,富丽堂皇的烂尾项目留下的巨额债务,透支的是未来多年的发展空间。

这些项目后续该如何处理?拆了,实属浪费,并且也需要花钱;重新建设投资,同样需要再往里砸钱,并且未来能否做起来成为有收益的景点,依然是未知数。这就是罔顾发展水平和财政实力、未经严格论证就举债上项目的代价,它可能需要数十年才能完全消化。

要提醒的是,贫困县花钱大手大脚,独山县不是特例。比如去年国务院扶贫办约谈了8个贫困县市,它们不同程度地存在“贪大求洋”、造“大景观”等现象,不仅造成了财政资金的巨大浪费,还留下巨额的债务。

为了建立地方政府债务常态化监督机制,2017年六部门专门合下发《关于进一步规范地方政府举债融资行为的通知》,对地方融资平台进行清理整顿。同时,针对地方违法违规举债问题,着手建立终身问责、倒查机制。

财政收入不到10亿元却烧掉400亿,独山县的案例无疑是有力警醒,它再次说明,要避免主政官员盲目举债搞形象工程、政绩工程,项目决策流程得更科学,债务监管机制也必须有更高压的红线,对寅吃卯粮的违法违规举债真正做到终身问责。

就在舆论发酵的时刻,独山县政府在当地官网上发布了题为《切实推进形象工程政绩工程问题整改》的通知,对盲目举债、乱铺摊子进行了正面回应,并表示将通过续建、缓建、转建和压缩建设规模等方式,对烂尾项目分类分批推进整改。

对独山县来说,需要清理和整改的,显然不仅仅是那些烂尾项目,还有扭曲的政绩观和发展思路。(熊志)

(责任编辑:耿倩)
关键词:独山县 烧掉 400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