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热点关注 > 正文

跨界卖卤味自救失败?郑州城市之光书店暂停营业

跨界卖卤味自救失败?郑州城市之光书店暂停营业
2020-08-14 17:44:19 来源:大河报

还记得今年4月份,卖卤味自救的郑州城市之光书店吗?最近,城市之光长椿路店暂停营业了。

8月13日,书评人思郁发文称:陪同来郑州出差的朋友,慕名到郑州城市之光书店长椿路店探访时,却遇到了闭门羹。

跨界卖卤味自救失败?郑州城市之光书店暂停营业

而得知的原因是,书店因为2020上半年收入断崖式锐减,未能缴纳这半年房租和水电费,月初被郑大物业方要求暂停营业了。

城市之光书店怎么了?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进行了采访。

◆跨界卖卤味自救失败,因房租未付而暂停营业

当天傍晚,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来到郑州城市之光长椿路店,看到印有“另一个世界的出口”标语的店门落锁,上面张贴着一张通知:“本店因故歇业几日,给您带来不便,敬祈谅解。”

通知上留有咨询电话,落款时间为8月5日。也就是说,至今已经歇业一周时间。

跨界卖卤味自救失败?郑州城市之光书店暂停营业

随后,记者联系上郑州城市之光书店负责人小开,他解释说:“因为房东郑大物业公司半年来的房租未付,所以长椿路店在物业要求下暂停营业了,桃源路老店还在正常营业中。”

那什么时候能再开放?小开说:“我们正在寻求新的合作伙伴,同时也在与郑大的物业方沟通中,再开放的时间待定。”

跨界卖卤味自救失败?郑州城市之光书店暂停营业

上一次城市之光长椿路店引发舆论关注,是三个多月前。

“十五载,倔强的存在,但这次,疫情重压下,真的没有余粮了。”4月20日晚,郑州城市之光微信公众平台发出一条推文《救助计划 // 城市之光书店第十五年,不想说再见》。在救助计划里,除了图书特卖等常规操作外,多了一道卤味。一时间,“书店卖卤味自救”成为热议话题。

难道卖卤味自救行动失败了?小开说:“自救行动的卤味销售,主要是在线上,一个月后,订单基本没有了。当时大家是支持城市之光出手购买。虽然口味反应都不错,但是,作为熟食的销售有它自身的规律,不是短期迅速能解决商业推广问题的。”

跨界卖卤味自救失败?郑州城市之光书店暂停营业

◆郑大校友、书友纷纷发文,希望郑州留下城市之光

城市之光书店老店是郑州最早的独立书店之一,桃源路老店在郑州大学老校区附近,成为众多郑大师生的美好记忆。

后来,在郑大师生的期待中,城市之光书店终于在郑大新校区的东门外开了新店。虽然时间不长,但已经成为师生的热门打卡地。过去两年多来,书店还结合郑大的学术资源,推出了“丝路文化”等系列讲座,郑大老校长曹策问、知名教授张倩红等都当过嘉宾。

城市之光书店经营陷入困境的消息传出以来,不时有老书友在网络上发文章表达关注,并希望城市之光能继续陪伴。

7月底,郑州大学校友会官方微信号发布了一篇《祈祷!城市之光不灭》的文章。作者刘海燕回忆说:“匆匆半生过去,我的女儿已经到了我读硕士的年龄,她小时候,我常带她去文化路农业路上的三联书店;现在她从国外回来,我们就去城市之光,安静地品尝下那里的简餐,望望窗外不远处郑大校园的四季。我的朋友,原郑州大学外语系耿海英教授,调至上海大学后,每回郑州必去城市之光,有时就直接把行李箱放在书店,城市之光仿佛是她在这个城市的家园。”

她写道:“越来越多的实体书店在谢幕。一个城市养不起一个经典书店,不是书店的悲哀,而是这个城市的悲哀,是我们每个人的悲哀。”

对于这次因房租产生的危机,思郁在文章中说:“我们也无法责怪物业方,毕竟我们不能将属于书店的危机转嫁给别人承担,它们收费也是正当的。似乎每个人都没有错。”

这篇文章的标题是《郑州,请给我留扇门》,其中有这样一句感慨:“这个城市越来越辽阔,越来越厚重。但是怎么连一家独立书店的存身之地都找不到呢?”

跨界卖卤味自救失败?郑州城市之光书店暂停营业

◆店主小开:没解决好生存问题,觉得对不住大家

和过去的书店经营模式不同,城市之光长椿路店更像是一个交互性的公共文化空间。店内两层,楼下是图书阅读区,提供咖啡饮品和餐食,还可供举办沙龙活动;楼上的“胶囊空间”则让住在书店不是梦想。星出日落,这里则会变身成了小酒馆,为书友提供交流闲谈的地方。

多元的经营,是为了书店更好地生存。小开说:“长椿路店是城市之光在商业上更进一步的尝试,纯书店没法儿活嘛。感觉两年多下来,有了一定的进展,但租金和人力的成本压力大,不容易。加上书店位置不同于热闹市区,学校一放假,人就很少了。”

从4月份的自救行动,到最近书友发在网络的文字,让小开很感动:“我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记挂着城市之光。我就是个贩卖图书的人,能得众人关爱,深感荣幸,也觉得对不住大家,没能解决好生存问题,反而让大家操心。”

跨界卖卤味自救失败?郑州城市之光书店暂停营业

△城市之光书店负责人小开与之前卖的卤味

今年4月23日世界读书日,郑州市政府发放了1000万元图书消费券,邀请广大市民走进书店。这项政策有没有改变实体书店的经营困境?多位实体书店负责人表示,消费券确实带动了客流量,但并不能从根本上扭转经营困境。对于以人文社科类图书为主的郑州城市之光书店,图书券消费带动有限。

郑州市负责书店管理的相关职能部门工作人员向大河报记者表示,发放图书消费券当时起到的主要作用是,鼓励市民进入书店,打消市民疫情后的进店顾虑,推动复工复产,让书店经营恢复到了往年同期的六七成,但也存在一些抢到消费券的市民,最终并没有完成实际购买行为,图书消费券核销率约在三分之一。其表示,他们也注意到郑州一些书店存在的经营困难,也在进行调查研究,目前尚未有最新的扶持政策出台。

面对这次困境,想过放弃吗?小开说:“放弃,我从来没有想过,我尽全力解决,真若是没办法最终关了长椿路店,那也只能接受现实吧,但,从纯书店售书,向更注重人与人交往的实体文化空间转型,两年的努力被疫情摧毁,心有不甘,也对不住长椿路店的投资伙伴们。”(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张丛博 实习生 鲍弥佳)

(责任编辑:news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