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热点关注 > 正文

内蒙古一公务员24年等不到上班通知:彻查真相需尽快

内蒙古一公务员24年等不到上班通知:彻查真相需尽快
2020-08-20 10:52:14 来源:光明网

24年前,包某芳从中专毕业,她被分配至家乡所在的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兴和县卫生局(现卫健委)。“当时去卫生局问了,让回家等通知上班。”包某芳说,但此后一直未接到上班的通知。直到2014年,她找到“派遣证”并查看档案发现,自己在毕业第二年便被分配到乡镇卫生院工作,档案中还有转正定级的工资表。8月18日,兴和县人社局向媒体证实,包某芳在1997年被分配至卫生部门,2000年有转正定级。兴和县卫健委相关负责人回应表示,目前,兴和县准备召开联席会研究此事,“初步意见是给她解决这个事情,但具体结果需要研究后才能确定。”

一边是24年迟迟无法等来自己的工作,一边却是白纸黑字的档案显示,自己在毕业第二年便被分配到乡镇卫生院工作,转正定级的工资表都一应俱在。此事的蹊跷性,想不让人联想都难。当地相关部门表示“准备召开联席会研究此事”,预示着事件处置终于重新燃起了希望,但鉴于当事人的“正义”已经迟到了20多年,研究、彻查的行动也需要尽快,不能再让当事人继续等下去。

分配好的工作,却不能去上班,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件极其反常、不能被接受的事。近些年,大大小小的司法冤案引发关注,当事人的不幸遭遇更引发社会的同情,其关键就在于司法的“阴差阳错”彻底改变了一个人的命运。而这起事件中,“失去”工作达20多年的当事人,她的人生轨迹实际也因为这场“意外”而被彻底改变。一个人的就业权益受到如此冷落,不仅当事人需要讨一个公道,社会也需要从这样的个案的严肃处理中感受到个体权益被呵护的信心。

事实上,此事的“真相大白”本不至于拖到今天。2014年,包某芳查到的档案显示,她被人事部门分配到了县卫生局下属乡镇卫生院工作。然而,辗转找到人事和卫生部门,却并未获得处理;而兴和县人社局在2019年7月的回复,再次确认包某芳已于1997年被分配到卫生局下属乡镇卫生院工作,但对于她未收到卫生局工作通知的情况,人社部门则让她咨询兴和县卫健委;此后,她申请的行政复议被驳回,决定书强调“不存在申请人所说的假‘包某芳’以包某芳名义继续工作一事”,此后该事便继续“无解”至今。显然,这个过程中,任何一个节点若能够引起当地政府的重视,问题早就解决了。

按理说,一个人的工作明明被安排好但却不能去上班,到底卡在哪是不难查清的。而档案文件证实当事人已经参加工作,但实际却并没有,这样的矛盾现象背后,到底是何原因,也并不难找出真相。但面对种种蹊跷、反常,当地相关部门要么踢皮球,要么以未有人“顶替”来回应,却至今拿不出解决问题的方案,这样一种消极的处事态度其实更让人心寒。

已经确认当事人曾被安排了工作,但对于其一直未能工作的真相,以及如何纠偏却始终避而不谈。如是避重就轻的态度背后,是否有更大的隐情?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剥夺”了当事人的工作,并阻碍此事的纠偏?希望当地这次能彻查到底,该补偿的补偿,该追责的追责。

一如前不久山东调查处置的“校长11岁儿子冒名顶替他人入公职”一事,此事很难不让人往“被顶替”的方向联想。而当地此前回应,相关部门的名单中没有“包某芳”,显然并不能有效证明不存在顶替现象。所以,对此事的后续调查和处置,理应要“挖地三尺”,建立在彻底还原真相的基础之上。

被安排好的工作却诡异地“消失”,并在长达20多年的时间里求解无门,这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艰难处境,更是对失去工作的当事人的持续伤害。盖子已经揭开,这起个案要尽快解决,这种让个人问题得不到及时解决的地方生态,更要得到彻底改变。(朱昌俊)

(责任编辑:耿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