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热点关注 > 正文

妹妹爷爷齐住院 河南舞阳18岁少年高温天街头发传单为父母分忧

妹妹爷爷齐住院 河南舞阳18岁少年高温天街头发传单为父母分忧
2020-09-03 11:03:12 来源:东方今报·猛犸新闻

“叔叔阿姨、姐姐哥哥,我们店里厨卫、电器搞活动价格便宜,可以抽空去看看……”近日,在河南舞阳县一街头,看起来一脸稚气的男孩手里拿着一沓广告宣传单站在红绿灯路口,顶着高温,向过路的行人不停散发着宣传单,嘴里不停吆喝着。

妹妹爷爷齐住院 河南舞阳18岁少年高温天街头发传单为父母分忧

(哥哥杨凯在街头发传单)

而此时,医院病床上还躺着74岁的爷爷杨国范。“都怪我太没用了!本想着卖几棵树给小孙女看病用,没想到却把腿摔骨折了。”在病床上在通过手机和同在医院住院的5岁孙女杨若涵视频聊天,老人言语中充满怜爱和疼惜。末了,杨国范挂了电话之后已是老泪纵横。

妹妹爷爷齐住院 河南舞阳18岁少年高温天街头发传单为父母分忧

(病床山的杨国范在和病房里的孙女视频通话)

“(如今)一个是女儿,一个是老父亲,(两人都躺在医院)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面对女儿和父亲的双双入院,分身乏术的杨付生难掩悲痛失声痛哭起来。杨付生,来自河南省舞阳县姜店乡光国杨村,作为普通的农村家庭,杨付生一家人靠着家里几亩地为生。2014年10月,女儿杨若涵出生,儿女双全的之后的杨付生显得尤为满足,他闲暇靠外出务工补贴家用,日子虽不富裕却也其乐融融,一家人过着和和美美的小日子。

妹妹爷爷齐住院 河南舞阳18岁少年高温天街头发传单为父母分忧

(图为何霞芬和女儿杨若涵)

然而,这样平静的生活没过几年就被杨若涵的一场大病改变一切。2017年9月28日,母亲何霞芬正在院子里洗衣服,忽然听到屋子里小若涵的哭声,进屋发现小若涵的小脸通红,额头非常烫,身上还出现了好几处青斑,何霞芬当时吓懵了,赶紧带女儿去了漯河市医院检查。通过抽血化验,医生发现小若涵血项远低于正常水平,当时就怀疑是血液病,医生建议带小若涵去郑州大医院做进一步检查。

妹妹爷爷齐住院 河南舞阳18岁少年高温天街头发传单为父母分忧

(住院期间的杨若涵)

当时,正在外地打工的杨付生急忙连夜赶回家中,随即夫妻俩就带着杨若涵来到了郑州检查,检查结果显示,小若涵血小板就剩两个(正常为125-350),医生说孩子随时有生命危险,直接安排住进了重症监护室,立即给于输血小板和红细胞才稳定了生命体征。紧接着杨若涵又做了血液外送分析、CT、骨穿、腰穿等一系列检查,最终被确诊为极重型再生障碍性贫血。

妹妹爷爷齐住院 河南舞阳18岁少年高温天街头发传单为父母分忧

(图为杨若涵的诊断证明书)

“孩子的骨髓造血功能远远不及常人,并且还有再下降的趋势,严重的话可能需要做骨髓移植。”听到医生的话,杨付生夫妻俩彻底傻了。病情不等人,后来杨付生夫妻听信介绍中西结合治疗了3年,小若涵每天在喝三大碗中药的同时还要输几瓶液体。三年来前后花费了20多万,为此还欠下了10几万的债。看着女儿才五岁多就要受这样的罪,杨付生夫妻俩心疼至极,时常以泪洗面。

妹妹爷爷齐住院 河南舞阳18岁少年高温天街头发传单为父母分忧

(杨付生夫妇和女儿杨若涵在医院)

杨付生夫妻本想着女儿受尽治疗煎熬过程,病情慢慢有好转,谁知等来的却是更糟糕的结果。2019年12月10日,杨若涵突然开始高烧不退,怎么吃药都不见好,再一次经过全面检查之后,医生告诉他们杨若涵的骨髓已经完全不能自行造血了,必须尽快做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才能活命。听到医生说手术费用需要30多万时,一家人陷入了深深的绝境。

妹妹爷爷齐住院 河南舞阳18岁少年高温天街头发传单为父母分忧

(患病中的杨若涵)

很幸运的是经过医院配型,哥哥杨凯和妹妹血型吻合10个点,可几十万的手术费愁坏家人,现如今家中早已一贫如洗,孩子的命不能不救,为了凑手术费,杨付生夫妻俩放下脸面四处求人,再次向亲戚朋友低头,家里值钱东西全部变卖。知道孙女看病需要用钱,74岁的年迈爷爷也拿出自己仅有的棺材本钱,这才凑齐了30万的进仓移植费用。

妹妹爷爷齐住院 河南舞阳18岁少年高温天街头发传单为父母分忧

(图为患病中的杨若涵)

小若涵在2020年6月12日进了移植仓,30天顺利出仓。杨付生夫妻俩刚松了一口气,可没想到的是,更艰难的事情还在后面。骨髓移植手术后,杨若涵出现了严重的排异反应,经常因为感染送去抢救。“移植手术只是刚迈出第一步,后面的抗排异、抗感染治疗还需要两年,护理不好孩子也会很危险,治疗费用至少需要20万左右。”医生的短短几句话又让他们夫妻俩刚燃起的希望变成了绝望。

妹妹爷爷齐住院 河南舞阳18岁少年高温天街头发传单为父母分忧

(医院为鼓励移植后小若涵而为其颁发的奖状)

鉴于其家庭情况,村里为孩子办理低保。平日里,为了省钱给女儿,杨付生夫妻俩吃的饭很简单,常常白水煮面条草草了事。年过七旬的杨国范因为惦念孙女的病情更是茶饭不思,常常以泪洗面,而在得知孙女还需要很多钱时,自己在家里竟然砍树卖钱,不料因为活动不便不慎摔断了腿。

妹妹爷爷齐住院 河南舞阳18岁少年高温天街头发传单为父母分忧

(在医院陪护期间的杨付生经常是满面愁容)

如今,正值中年的杨付生,是父亦是子,一边是年迈受伤的老父亟待照料,一边是重症缠身的爱女需要呵护,提及眼前所面对的精神和经济的双重压力,积郁已久的杨付生几度落泪。对于家中遭遇的一系列变故,18岁的哥哥杨凯更是看在眼里,为了替父母分担,在爷爷摔伤住院的那段时间里,杨凯在医院进行陪护负责照料爷爷。期间,待爷爷病情稍稍好转他还会利用空档时间出去发发传单挣点零钱补贴家用,小小年纪的他用稚嫩的肩膀努力为父母分担一部分压力。

大象新闻·东方今报记者 朱久阳 萌友 孙朋辉

(责任编辑:耿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