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china.com

河南
当前位置:新闻 > 热点关注 > 正文

“人间蒸发”31年 驻马店强奸6岁女童逃犯在郑州落网!

“人间蒸发”31年 驻马店强奸6岁女童逃犯在郑州落网!
2020-12-08 08:45:57 来源:汝南县公安局

时间定格在2020年11月26日,汝南县公安局追逃攻坚小组在郑州市一广场将藏匿三十一年的逃犯吴某臣抓获。

至此,汝南县跨度时间最长的恶性强奸幼儿积案成功告破。

突发案件 嫌疑“人间蒸发”

1989年5月3日,汝南县三门闸街道办事处霍庄村民吴某某抱着年幼的女儿吴某(6岁)到三门闸派出所报案称:其邻居吴某臣将其年幼之女吴某骗至家中实施强奸。接到报案后,汝南警方非常重视,立即派出精干警力投入到破案工作中去。

经过办案民警的全力侦查调查,认定是吴某臣作案,但作案后,自知罪孽深重的吴某臣畏罪潜逃。汝南县公安局对吴某臣所有的落脚地点逐一进行调查侦察,始终没有找到嫌疑人行为的蛛丝马迹。经过几个月的工作,终因侦查条件有限无果而终,吴某臣自此“人间蒸发”。

每年一到逢年过节或是每有上级公安机关部署的抓逃行动,三门闸派出所的民警都会对潜逃的吴某臣进行抓捕,对其潜逃的地方和有可能落脚的地点进行梳理,但一直没有结果,办理此案的民警有的退休了,有的因病去世了,但对此案的逃犯追击工作,一直没有因人员更迭而放弃。

锲而不舍 所长接力追逃

从1989年至今,三门闸派出所更换了十名所长,每到所长交接时,抓获吴某臣任务的接力棒一棒接着一棒地往下交,汝南县公安局三门闸派出所的所长们从来没有遗忘这起恶性强奸案件潜逃疑犯的追逃工作。

2018年2月,第十任所长张琰自任三门闸派出所所长以来,凭着数年来的追逃经验,重新对此案件进行了分析研判,每年的重要节假日,张琰都会到吴某臣生活过的村子里进行走访、摸排、蹲守,不懈地调查有关吴某臣的活动轨迹,不放过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功夫不负有心人。潜逃三十一年,要想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犹如大海捞针。抽丝剥茧理关系,大海捞针克万难,三十一年的风雨历程,吴某臣就像人间蒸发了似的,张琰每天都在努力寻找吴某臣的有关信息,细致梳理线索。一方面对吴某臣亲属以及同村村民进行走访调查了解情况;另一方面运用信息化手段紧密关注其亲属的动态。

2018年12月,经走访三门闸街道办事处霍庄吴庄的村民,张琰了解吴某臣的弟弟曾回过老家办事,后去了新疆,张琰不放过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千里追击到了新疆喀什,经过几天的蹲守和细心排查,没有获得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回来后,张琰思忖,应该是侦查方向错了,张琰及时调整侦察方向,将重点放在其母亲身上,因为三十一年来,跟吴某臣一起蒸发的还有他的母亲,吴某臣应该与他母亲生活在一起,只要找到他母亲落脚地点的有关线索,就应该能顺藤摸瓜找到吴某臣。

雷霆行动 助力逃犯落网

三门闸派出所所长张琰经过翻阅无数档案和细心走访调查,发现一条重要线索,吴某臣的母亲许某“失踪”多年后,于2019年10月份回过一次老家,之后从三门闸乘车去了南阳唐河县。

张琰紧抓该线索,经过详细的分析研判,发现吴某臣已化名郭某,经常往返于南阳、郑州两地之间,在确定这个重要线索以后,张琰立即向汝南县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冯全敬进行汇报,冯全敬局长迅速组织以三门闸派出所张琰、张楼派出所李杰、情报中心贺振炜为骨干的精英追逃抓捕小组,连夜驱车赶往郑州、南阳两地对吴某臣进行抓捕,追逃抓捕小组队员走遍了郑州东区和南阳唐河的大街小巷,对海量信息进行了认真的梳理、甄别,掌握了吴某臣重要关系人在郑州的生活、工作情况,从而锁定了在郑州某企业从事厨师的“郭某”。

2020年11月26日,抓捕小组决定对吴某臣进行抓捕,在郑州某企业人事部门进一步核查“郭某”身份时,该人出现在张琰面前,凭借敏锐的洞察力,张琰确定该人就是吴某臣,立即对该人实施抓捕。在将吴某臣摁在地上的那一刻,张琰问他叫什么名字,他回答:“我叫郭某”。张琰厉声喝道:“我们是汝南来的,你说实话,你到底叫什么?是不是吴某臣!”此时,吴某臣一下子放弃抵抗,说:“我配合,我儿子也在这,别让他看到了,我跟你们走”。

经讯问,吴某臣供认:1989年5月3日,吴某臣在家补自行车的轮胎带,发现吴某独自一人在看他补带,没有外人,遂生歹意,将吴某拉至家中,对其强行奸污。吴某臣作案后,感到非常害怕,就步行从三门闸走到留盆街上,去找在留盆街做生意的母亲许某,如实向母亲说了其作案的情况,其母听后,感到其子大难临头,他们两个人也不敢回家,直接就领着吴某臣出逃,一路靠乞讨、住路边店、步行走小路到了南阳市唐河县古城乡。

其两人外逃时,在唐河县碰到单身汉郭某某(已死亡),在走投无路之际,其母许某就选择了嫁给郭某某,郭某某就以吴某臣为其儿子另外取名叫郭某,在唐河县跟随郭某某生活。之后郭某娶妻生儿育女,外出打工,直到2020年11月26日被汝南警方抓获。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正义也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疑犯,三十一年的逃亡之路;民警,三十一年的不懈追凶,都在这一刻画上了圆满的句号。时间可以冲淡记忆,却洗涤不了罪恶,等待吴某臣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责任编辑:耿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