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军事| 政务| 财经| 汽车| 文化| 娱乐| 培训| 科技| 数码| 家电| 健康| 解梦| 游戏| 佛学| 守艺中华| 国防军事| 军事APP| 头条APP| 地方 河南 湖北 四川 陕西 广东 山东 西藏

注册登录
当前位置:新闻 > 热点关注 > 正文

广西岑溪市人民医院被举报推销药品,岂可私了

广西岑溪市人民医院被举报推销药品,岂可私了
2020-12-15 15:13:25 来源:光明网

据报道,广西梧州岑溪周先生反映,他母亲今年9月在岑溪市人民医院治疗期间,家属从该院不同科室的两名医生推荐的销售人员处购买了人血白蛋白及免疫球蛋白(均属血液制品),事后发现该血液制品价格明显高于市场价,且两名医生违反医疗卫生行风建设“九不准”等规定,于是向相关部门投诉。周先生称,当事医院、医生分别向其道歉并提出“私了”,周先生称自己和家人未答应。

这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外面药店卖的人血白蛋白价格比涉事医生推荐购买的,每瓶便宜200元。简单一算,涉事医生起码获利2000元。按说,数目并不算惊人,但是,这起事件的恶劣之处不是涉案额,而是医生怎么敢这么做。国家早就规定,严禁医疗机构、医疗卫生人员参与医药产品、食品、保健品等商品的推销活动,严禁利用执业之便谋取不正当利益,严禁接受药品、医疗器械、医用卫生材料等医药产品生产、经营企业或经销人员以各种名义、形式给予的回扣。

三令五申之下,这两名医生为何敢于顶风作案?事后,当事医院、医生想“私了”,愿意退还购药款项,以及涉事医生道歉,足以说明无论医院还是医生都知道向患者推销药品是违规的,是于法不容的。既然如此,为何他们当起了“生意人”?

剖析这起事件,可发现很多个“没想到”。第一个没想到是搞这种操作的恐怕不是两个医生,也不是一家医院。该院ICU黄主任承认,该医院医生存在不规范操作,但大多都是这种模式,“并不是我们一家才这样”。这是推卸之词还是潜规则?如果所谓的“医生打电话叫人送药,并在办公室交易”确属常见,那么更高层级的监管部门就应该彻查,必须切掉这个毒瘤。有关部门不仅调查两名涉事医院究竟有多少次推销药品,非法获利了多少钱,还要调查这种乱象在多大范围内存在,比如这家医院的其他医生有没有这种操作,其他医院是否存在这种乱象?

第二个没想到是,涉事医院三番五次地想“摆平”此事,俨然不达目的不罢休。有这样一个耐人寻味的细节,在双方40多分钟的录音中,医院工作人员反复征询周先生的意见:“医院怎么做才能让你满意?”“是否可以私了”。医院有何权利让患者同意私了?这种私了是背离法治精神的,是置相关规定为无物的,光想着摆平而不是处理,不仅给人护犊之嫌,更让人感到事后恐怕还有太多猫腻,有经不起阳光照射的地方。

第三个没想到是,岑溪市卫生健康局态度暧昧。该局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称,“医院医生没有明确要求患者家属购买、使用指定名称、供货商的生物制品,医生也未参与购买行为”“该患者家属所购买的人血白蛋白及免疫球蛋白均在参考价格范围内,不存在价格偏高及乱收费行为”。四五百元的药品,每瓶高200元还不偏高?“医生打电话叫人送药,并在办公室交易”,难道还不违规?如果岑溪市卫生健康局不能依法处理,恐怕难以服众,除了伤害患者及其家人,还挑战了国家的有关规定。

如果说医院帮医生掩护,还不至于让人绝望,那么连监管部门都不能主持正义,患者如何讨个说法?毕竟,从报道看,一个基本事实是,涉事医生承认向患者家属推荐药品,并让其在医生办公室与送药人进行交易。有了这个事实,无论医院还是监管部门都不应抱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心态,这样只会遮蔽真相。

故此,应有更高层级的部门介入调查,必要时司法机关也应该出手,否则,就难以揭开盖子,会有更多的患者受害。最关键的是,一个堂堂正正的医院,居然拿国家规定不当回事;本该恪守医德和法律的医生,却变成了商人,岂不可怕?

“老百姓挣钱不容易,看病更不容易,当自己知道医院存在违规操作后,就要求医院按规章制度进行处理,以后大家看病更透明”,周先生如是称。这一表达很诚恳,令人动容,他这个卑微的愿望能够实现吗?有关部门应给他一个交代,给社会一个交代。最关键的是,以此为契机开展医疗行业整顿,全力改善医疗环境,让患者放心和踏实。(秦川)

(责任编辑:耿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