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聚焦 > 正文

河南三村民举报污染企业获赔后被判敲诈勒索 称从未主动要求过赔偿 企业:赔钱实属无奈

河南三村民举报污染企业获赔后被判敲诈勒索 称从未主动要求过赔偿 企业:赔钱实属无奈
2020-10-30 14:14:22 来源:潇湘晨报

按照协议约定,李旭和李冬志来到南阳亿瑞陶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亿瑞陶瓷”)董事长办公室领取后者所欠污染补偿款3万元,刚进门不久,就被早已守候在此的警察抓捕。

检方指控称,李旭、李冬至和李基先三人以亿瑞陶瓷生产经营污染周边农作物为由多次通过书面、打横幅的形式举报,亿瑞陶瓷被迫先后支付给12万元和5万元,三被告行为构成敲诈勒索。

案件前后历经三次庭审。2016年6月2日,唐河县法院对此案进行一审判决,三人被判敲诈勒索罪。三李不服,一直申诉。2020年7月20日,南阳市中院裁定撤销原判,案件发回唐河县人民法院重审。

李旭三人不解:反映的是县环保局不作为,这怎么倒成了亿瑞陶瓷恐惧和害怕、被迫给钱?从中沟通的是管委会领导,怎么倒是自己三人犯了罪?

对于李旭所说的是由管委会协商好了亿瑞陶瓷再给钱,董事长程某某向潇湘晨报记者坚称“不可能”。

【1】企业提出污染补偿,村民到场后却被警方带走

事发源于亿瑞陶瓷与三李签署的两份协议书。

第一份落款日期为2015年4月13日的协议书显示,双方充分协商,自愿达成协议,亿瑞陶瓷给三人的16.8亩耕地及种植的经济作物造成的污染,愿意一次性赔偿人民币12万元。这份协议要求三李收到赔偿后不得再以任何理由追究及再向上级相关部门反映申诉亿瑞陶瓷污染问题。

河南三村民举报污染企业获赔后被判敲诈勒索 称从未主动要求过赔偿 企业:赔钱实属无奈

2015年4月13日,亿瑞陶瓷和李旭三人签订协议书。图/受访者 供

亿瑞陶瓷是唐河县政府从福建招商引资、生产陶瓷地板砖的工厂,早在此协议签署前,2013年一期生产线开始生产后就因废水废气排放对周围环境造成了污染,当地农户叫苦连天。

李旭称,耕地的庄稼上发现了白色的粉尘,就像下了一层小雪,如果去庄稼地里走一趟,鞋子、裤腿上就会有一层白色的小粉尘,“去田地里干活的时候还闻到奇怪的气味,就头晕恶心、呼吸不畅通。”

河南三村民举报污染企业获赔后被判敲诈勒索 称从未主动要求过赔偿 企业:赔钱实属无奈

亿瑞陶瓷工厂外部。图/受访者 供

2013年群众举报后,唐河县产业集聚区管委会(以下简称“管委会”)给予了包括三李在内的从澧水路至三家河区域耕地受影响的农户一定经济赔偿。记者查询发现,2013年按生产地的种植作物种类酌情给予数额不等的补偿,2014年对受污染生产地按亩给农户进行了均等的补偿。

但是不久,三李就发现亿瑞陶瓷存在边补偿边继续污染的问题。一份唐河县环境监测站“关于亿瑞陶瓷锅炉烟尘监测情况的汇报”显示,2014年1月16日,唐河县环境监测站组织技术人员到亿瑞陶瓷对其厂区东墙的排气筒进行烟尘、SO2等项目的监测,监测结果为:其废气中颗粒物浓度远超过仪器工作范围,属严重超标。

2015年开始,李旭三人先到县环保局要求处理污染企业,但在县环保局,一位领导对他们三人说,亿瑞陶瓷是招商企业,招商不容易,“我们是没有长牙的老虎,他就这样告诉我们。”听完此话,三李又到南阳市环保局,这次理由是“县环保局不作为”。李旭称,这次举报使得当地代表乡镇一级政府的管委会从中协调亿瑞陶瓷与三人签订协议书,由亿瑞陶瓷给三人污染赔偿。

2015年4月13日,双方签署协议,三李拿到12万元污染补偿款。

李旭表示,当时三人曾口头提出企业以后不能继续污染,但协议书上并没有说明。因为口头协议的不奏效,亿瑞陶瓷因污染带来的影响还在继续,李旭三人似乎也忘记了协议中不得再以任何理由追究及申诉的要求,继续举报。

2015年7月15日,大河网-河南法制报发表报道《污染环境按日计罚违规排放每日罚8万 南阳开首单》,称南阳市依照新《环保法》开出了第一张按日计罚罚单,被罚公司正是亿瑞陶瓷。从责令改正违法行为至复查发现超标排污日止,2015年3月17日至4月4日共19日,亿瑞陶瓷总计被罚款152万元。

李旭后来发现,这次罚款让亿瑞陶瓷主动找到自己提出原来补偿的12万不够,要追加补偿。第二份协议书签于2015年6月9日,李旭称,原来协调的管委会领导继续进行协调,但补偿的地点由管委会办公室改为亿瑞陶瓷董事长程某某的办公室,补偿数额为8万元,当日付5万元,余款两个月付清。

两个月期限将近,李旭主动给程某某打电话,程某某便让他们到自己办公室来拿钱。8月6日,李旭和李冬至刚进办公室不久,就被警察抓捕,并于当日被刑事拘留。未到场的李基先也于同日被抓捕。

【2】村民称拿钱是政府协调,企业否认并称影响生产后被迫给钱

被关押4个月后,三李等来了唐河县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唐河县检察院指控称,三被告以亿瑞陶瓷生产经营污染周边农作物为由多次通过书面、打横幅的形式举报,亿瑞陶瓷被迫先后支付给12万元和5万元,三被告行为构成敲诈勒索。

法庭上,李旭辩护人辩称三李反映污染问题是合法行使公民权利,且三人第一次与亿瑞陶瓷达成的12万元赔款协议经管委会调解,是双方自愿签订,不宜认定为犯罪。此外,李基先辩护人辩称李基先未参与检方指控的第二起犯罪,建议法庭对其免于刑事处罚。

2016年6月2日,唐河县法院对此案进行一审判决。判决书显示,唐河县法院对辩方所称第一次获款12万元的行为不构成犯罪的说法予以采纳,同时认定三人第二次索要被害企业5万元的行为构成敲诈勒索罪。法院认为,三李采取反映、控告的手段要挟亿瑞陶瓷,迫使其主动协商赔偿。最终三人被判敲诈勒索罪,李旭、李冬至判三缓三,李基先免予刑事处罚。

河南三村民举报污染企业获赔后被判敲诈勒索 称从未主动要求过赔偿 企业:赔钱实属无奈

唐河县法院一审认定三人第二次索要被害企业5万元的行为构成敲诈勒索罪。图/受访者 供

判决书里三人迫使亿瑞陶瓷给钱的说法,李旭坚决否认。李旭称,三人没有主动找过亿瑞陶瓷和管委会处理污染事宜,4月13日当天,三人是在管委会副书记赵某和谢岗村支书蔡某多次联系说“顾全大局”的情况下被叫到管委会办公室协调,“跟我们说企业能让村民在这里打工,让我们变通一下,我们才勉强接受了污染补偿。”

不服判决,2017年6月起三人先后四次提出申诉,案件历经唐河县法院再审、南阳市中院二审均维持原判。2019年12月,河南省高院指令南阳市中院对本案再审。2020年7月20日,南阳市中院裁定撤销原判,案件发回唐河县人民法院重审。

此次再审法庭上,南阳市检察院建议将此案发回一审法院重审。检方认为有8项事实不清,其中之一便是李旭所说管委会领导从中协调才使三人获赔之事。检方称,“需要进一步查明...三人与涉案企业达成赔偿协议过程中有无政府工作人员参与,工作人员在达成协议过程中的地位和作用。”

河南三村民举报污染企业获赔后被判敲诈勒索 称从未主动要求过赔偿 企业:赔钱实属无奈

南阳市中院裁定书,南阳检方提出有8项事实需要进一步查明。图/受访者 供

矛头指向了管委会,但这种说法遭到亿瑞陶瓷董事长程某某的否认。程某某告诉潇湘晨报记者,企业的污染问题已由管委会对村民进行过补偿,三李是另外再想要钱而敲诈。“别的村里人都没有意见,他(们)是要制造事端,想获取自己的利益。这三个人是管委会都管不了的,他自己要找到我们的。”

程某某回忆,当时三人拉横幅、到上级机关举报,“本来也是他的自由,问题是他要堵住我们大门,影响我们生产,我们被迫无奈只好给一点钱。”程坚称亿瑞陶瓷是被迫给的钱,认为被法院认定不构成犯罪的12万元就已经“不是正当收入”。

10月28日下午,潇湘晨报记者联系上时任管委会副书记赵某,赵某对自己“作为管委会领导在其中协调”的说法未置可否。赵某表示,自己已从管委会调走五年,当时情况办案机关已经查清,“一切是以法律为准则的,并不是说我能协调什么或者代表什么,是法律大还是协调大?如果全部可以用协调解决的话,还要法律干啥?协调就是商量,你看他是为群众利益去协调的还是为个人利益去协调的?”

记者随后电话联系谢岗村村支书蔡某,蔡某听闻记者说明来意后挂断电话。(潇湘晨报记者 蒋紫雯

来源:潇湘晨报

(责任编辑:王伟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