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滚动 > 正文

网络谣言OR善意提醒? ——新冠疫情信息的性质、法律后果及应对 --郑智元

网络谣言OR善意提醒? ——新冠疫情信息的性质、法律后果及应对 --郑智元
2020-02-14 16:31:28 来源:河南热线

新冠疫情当前,李文亮之死,几乎牵动着全体国人的心,刷爆各大网络和网民的朋友圈。网络暴力、造谣中伤等问题在我们的生活中早已是屡见不鲜,在对我们的权益造成影响的同时,也衍生出了一些棘手的社会问题。新年伊始,新型冠状病毒来势凶猛,对我们尚在建设中的法治社会,无疑是一次沉重的考验,让我们从法律的视角一起来透析这些问题。

一、疫情期间的相关案例

案例1:

2020年1月25日上午9时28分,违法人员徐某(女,26岁,玉山县冰溪街道人)用网名为“谁允许你叫我爸爸”的新浪微博账号,在一个叫“玉山超话”的论坛里,针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发布一条内容为“玉山已确诊两例,四股桥一例,临湖一例,大家注意防范啊”。此外,她还在人民网发布的“关于江西新冠肺炎疫情最新动态通报”中跟帖评论,内容为“上饶两例都是玉山的,一个在四股桥,一个在临湖。诶,可惜路上没人戴口罩,也没有用短信通知,江西的政府好像死了一样,周边的省份都一级响应。它充耳不闻,呵呵”

经玉山县公安局查证,徐某在新浪微博、《人民网》发布文章的评论里的言论,与玉山当前疫情不符,是谣言!据违法人员徐某自己供述,她发布的信息和评论,都是道听途说后,未经证实,为博人眼球而随意说的!

案例2

:2020年1月25日早上6时许,曾某琴用昵称为“涅槃,顿悟”的微信,在微信群里发布了一条内容为“真的比非典严重,内幕消息,武汉发热人群实际超过十万人,政府下了封口令,医生辞职就吊销从医资格证,还严重物资匮乏,他们八小时不能喝水吃饭,上厕所时间”的信息。经公安机机关核查,上述信息不实!

二、特殊时期公民的言论自由

这次的李文亮医生事件,群情激愤,何故?首先,法律对造谣的定义是“编造、发布虚假信息”,属于当然的违法行为。构成要件上无论是在行政处罚还是刑事处罚中,都要求行为人主观上要有编造虚假事实和传播的故意,客观上确实属于虚假信息,后果上扰乱了公共秩序或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

比较上述案例,不难看出其中差别:武汉8位医生作为医学专业人士,工作中遇到问题,经过了实际检测,在微信群中交流检测结果,对亲友提示风险。该行为是否存在骗取点击量或者博取关注的故意?而在医学专业上将新冠病毒误认为SARS病毒的学术性问题,哪怕病毒信息不全面,可是同样也是传染性很强的病毒,当然也不能简单的认定为虚假信息。否则就是对法律条文进行缩小解释的断章取义。

《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第五十一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行使自由和权利的时候,不得损害国家的、社会的、集体的和其他公民的合法的自由和权利。

然而,我们如何才能保证自己说的话发出的消息是百分之百正确呢?宪法的保障不单是保障公民说正确话的自由,也保障公民有说错话的权利,在这件事情上有很多问题值得我们深思:微信朋友圈、工作群等是否属于公共范畴?过分的信息过滤是否会让网络失去新兴传媒存在的意义?认定造谣是不是能多一些更合理的规范流程,而非像现阶段各个执行单位对法律条文的任意解读;如果这些问题不能进一步的去细化区分,盲目认定说错话就是造谣的话,那么言论自由四个字也就根本无从谈起。

网络谣言传播事件中的网民,大致可分为三类——谣言制造者、传播者和阅读者。谣言制造者当然需要承担法律责任。而作为谣言的传播者,也应负有对该信息审核的义务,否则也须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当然,我们不可能对每条信息都能去查证求实,但是我们应当对通过自己所传播出去的每一条信息,持有一种谨慎的态度,尤其是在这种公共卫生事件发生的时期,更不能用看娱乐花边新闻的心态去盲目听信、转发,否则只能成为传播谣言的加速器。

部分媒体的不负责任同样值得反思。在网络谣言中,我们会发现一些媒体在其中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部分媒体记者,在获得“风吹草动”的第一手信息后,为了抢头条、抢点击率,不经核实便急忙发布,导致不实信息的传播从微博上延伸到门户网站上,以讹传讹之外,进一步提升了谣言的破坏力。

需要更进一步地实行网络监管,当然,网络监管并不是不让说话,更不是“东厂”重出江湖。网络监管的存在,是一种监督,更是一种促进。是对网络健康环境负责的体现,可以让网友培养出“说话前先经过大脑”,为自己的行为和言论负责的良好公民习惯。

三、造谣传谣的法律责任

(一)民事责任。

《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网络用户、网络服务提供者利用网络侵害他人民事权益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被侵权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

(二)行政责任。

《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五条: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一)散布谣言,谎报险情、疫情、警情或者以其他方法故意扰乱公共秩序的……

(三)刑事责任。

《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条之一: 投放虚假的爆炸性、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或者编造爆炸威胁、生化威胁、放射威胁等恐怖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恐怖信息而故意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编造虚假的险情、疫情、灾情、警情,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或者明知是上述虚假信息,故意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而编造其他的谣言,比如捏造并散布虚假食品安全谣言造成严重后果的,涉嫌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寻衅滋事罪等罪名;情节不严重的,则将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进行治安处罚。

至于具体的入罪标准,则散落于各个司法解释。比如《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利用信息网络诽谤他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构成诽谤罪,判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一)同一诽谤信息实际被点击、浏览次数达到五千次以上,或者被转发次数达到五百次以上的;

(二)造成被害人或者其近亲属精神失常、自残、自杀等严重后果的;

(三)二年内曾因诽谤受过行政处罚,又诽谤他人的;

(四)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

四、结语

善意的言论应当被保护。政府机关对现阶段网络上各种信息应该做的是及时的引导、公开、澄清,以保障公民的知情权和监督权,而非通过事后训诫、罚款等手段去打压,其效果往往适得其反。特殊时期,我们每个人对自己的言论也要做到知悉负责,不造谣,不传谣。历史的教训促使我们成长,不幸的事件会让我们更加强大,正视问题、积极面对,我们就一定能打赢这场战疫,共同迎接灿烂美好的春天。

作者简介:

郑智元,上海市浩信(郑州)律师事务所 律师

毕业于郑州大学,具有扎实的法学理论基础和丰富的社会实践经验,承办过包括民事、商事、行政等各种类型的案件。主要涉及民间借贷纠纷、房屋买卖合同纠纷、行政赔偿纠纷、拆迁安置补偿纠纷等,具有良好的职业道德,着重于解决实际问题,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责任编辑:hnzh001)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