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河南要闻 > 正文

郑州“天价坟”致市政道路严重延期 地铁站口建成近3年无法投用

郑州“天价坟”致市政道路严重延期 地铁站口建成近3年无法投用
2019-06-03 08:39:28 来源:映象网

郑州“天价坟”致市政道路严重延期 地铁站口建成近3年无法投用

郑州“天价坟”致市政道路严重延期 地铁站口建成近3年无法投用

2019年2月26日,映象网以《郑州一市政道路被坟头“绊住”遭索要千万元赔偿》为题,报道了在建的郑州市城市次干道郑航北街(连云路-通站路)因几座“天价坟”一直不迁移,导致道路施工严重延期,而且,附近的郑州2号线花寨站D出口自2号线开通至今近3年,仍然因此无法正常投入使用。对此,办事处工作人员称,一直在协调,但没有效果。坟主称,已经将相关部门起诉到法院,正在等待判决结果。

事情回顾:坟主要价太高,市政道路被“绊住”

郑州市郑航北路(连云路-通站路)是一条政府规划的市政道路,城市次干道。该项目早在2016年5月份就被郑州市发改委批复,2018年4月份,施工单位进场施工。该项目原计划210天完工,然而,截止到2019年5月31日,远远超出了竣工日期,项目进度缓慢。负责施工的工作人员称,规划的道路中有几座坟墓,对方张口要数千万元赔偿,严重影响工程进度。

“我们这是市里的市政道路,去年四月份就进场了,但是,被几个坟头挡住了,项目没法施工。”负责郑航北路道路工程项目施工的一名工作人员说,按照郑州市政府此前下发的文件,一个坟头如果里面埋的是一个人,赔偿2400元,如果埋的是两个人,赔偿2900元。然而,这几个坟头是十里铺村一名姓卢的村民家的,对方一开始要价上亿元,现在调整到6000万元,可称“天价坟”。因为一直没有协调好,这几座坟一直没有迁走,导致施工受到严重影响。

坟主卢先生是十里铺村的村民。卢先生承认坟是他家的,确实影响了市政道路项目。卢先生说,此前,他有三个院子,房子3000多平方米,村里改造时,把他的房子拆了,但赔偿的事一直没有谈好。

“坟的事好说,只要房子赔偿到位了,坟很快就会迁的。”卢某说,他不迁坟就是为了拿此来要价房子赔偿的问题,“坟要是迁了,没人管我的房子咋办?必须先给我房子的事说好了才行。”

郑州“天价坟”致市政道路严重延期 地铁站口建成近3年无法投用

地铁站口建成近3年,一直无法投入使用

2016年8月19日,郑州地铁2号线正式开通运营。位于郑航北路与紫荆山南路交叉口的花寨地铁站是郑州地铁2号线的重要站点,也是周边居民出行的主要交通方式之一。

在郑航北路(连云路—通站路)道路工程施工现场,记者看到位于紫荆山南路与郑航北路交叉口东北角的花寨地铁站D出口周边,数栋住宅楼正建设得如火如荼。待周边居民入住后,该地铁站出口将极大地方便人们的出行。然而,花寨地铁站D出口距离“绊住”郑航北路(连云路—通站路)修建工作的坟较近,受其影响,该出口虽已建好却迟迟未能开通。

“坟不迁走,不仅道路无法修建,这个地铁出口也无法启用。”郑航北路(连云路—通站路)道路工程项目相关负责人说,“好好的一个地铁出口,建都建好了却无法使用,确实挺尴尬的。”

附近居民多跑冤枉路,希望尽快解决

家住清和苑的市民许先生上班的地点在郑东新区CBD附近。每天早上,他都需骑电动车从连云路绕行长江东路,经紫荆山南路到达花寨地铁站,将电动车停至地铁站附近,再乘坐地铁上班。“现在从我家到地铁站大概有2公里的路程。郑航北路修通后,从我家经郑航北路到地铁站也就几百米,到时候就不用再骑电动车了,步行就可较快到达。”谈起郑航北路的修建,许先生十分期待。

“自从道路规划确定后,我们就很关注这条道路修建的进展情况。”家住连云路附近天地尚城,孩子在郑州第八十三中学上学的赵女士告诉记者,“现在孩子从学校回家需要绕一大圈路,待郑航北路开通后,孩子从学校到家的距离或将缩短一半。”

“对郑航北路的修通还是很期待的。”住在十里铺老年社区的刘奶奶说,“现在去郑州第十人民医院需要从长江路绕行到爱心路,以后走郑航北路能近不少。”

周边居民希望郑航北路能尽快修好,花寨地铁站D出口尽快开通,让在附近生活的人们和即将入住的业主能享受道路规划和地铁修建带来的出行之便,更真切地感受到区域繁荣、郑州发展带来的美满生活。

办事处称必须按照政策执行,无法满足卢氏要求

5月31日中午,紫荆山南路办事处副主任周忠乾称,映象网对“天价坟”影响市政道路进程的事情报道之后,“坟主卢先生也很积极商谈这个事,但是,他们还是要求太高,超出了政府定的标准,谁也决定不了。”周忠乾称,目前双方仍然没有协商好,办事处也希望事情早日得到解决,希望媒体多关注关注,共同努力把此事解决。

坟主称已提起诉讼,要求国家赔偿

5月31日,坟主卢先生称,他的三个院子一个是自己的,另外两个一个是继承奶奶的,一个是继承父亲的。三个院子有3000多平方米的建筑,被紫荆山南路办事处拆除了,但赔偿一直没有协商好。

2015年,他将郑州市管城回族区人民政府告上法庭。2016年3月25日,郑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做出判决:责令郑州市管城回族区人民政府对拆除卢先生涉案房屋的行为采取补救措施。

“这个判决书只是责令他们补救,没有说给我赔多少。因此,虽然我羸了官司,但是赔偿问题一直没有协商好。”卢先生说,他已经再次起诉了,要求管城回族区人民政府对自己进行国家赔偿。

目前,卢先生正在等法院判决。在办事处没有与他协商成的情况下,在法院判决之前,卢先生表示不会迁坟。(记者 邱延波文/图)

(责任编辑:耿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