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画 > 名家书画 > 正文

化墨出玄藏虚静——著名书法家梁笑略作品赏析

化墨出玄藏虚静——著名书法家梁笑略作品赏析
2019-05-20 10:36:18 来源:中华网河南

化墨出玄藏虚静——著名书法家梁笑略作品赏析

梁笑略,字一月,号紫云阁主人,河南鹰城人,书法家,书画评论家。生于书香门第,得益庭训,受尊翁熏陶,自幼酷爱书画,潜心研砺三十余载,笔耕不辍。遍临颜柳欧赵,取法二王,真草隶篆四体皆能,尤善隶书,博采众长。

化墨出玄藏虚静——著名书法家梁笑略作品赏析

其隶书书法以《史晨碑》之稳健为骨,结体恭正自然,笔沉墨实;以《曹全碑》之灵动为魂,风神苍古清逸,大气开张;以伊秉绶之古朴为气,布白匀适自然,宽绰舒展;以武慕姚之铿锵为节,韵致貌丰骨劲,味厚神藏;融入禅意之静为势,用笔法度天成,浑融无迹。常给人古意未漓的感觉。

化墨出玄藏虚静——著名书法家梁笑略作品赏析

化墨出玄藏虚静——著名书法家梁笑略作品赏析

梁笑略先生的隶书,章法疏朗,清而有神,工巧圆熟,不饰雕琢,每一笔墨成皆是从锤炼之至走向虚静之至,挥毫点墨间颇能得清代邓石如之古茂浑朴的意韵与遒厚而不失活脱的姿致,每与纵逸洒落的行书小字相形成篇,益彰其美!

化墨出玄藏虚静——著名书法家梁笑略作品赏析

因此,余每赏梁笑略先生的妙墨便如阅书法珍史:钟元常的清劲简静、虞伯施的萧散遒丽、赵子昴的雄沉苍健,王元琳的疏朗飘逸、蔡伯喈的穷灵尽妙都纳入他的毫端,提笔金生,落字玉润,各成其趣,尽抒襟怀。

化墨出玄藏虚静——著名书法家梁笑略作品赏析

书贵气华。书为末,文为本。书法的微奥承源于文化的辅弼,只有积累了深厚的文化底蕴,书法作品才会更具意味,披褐怀金。梁笑略先生通读《中国书法史》、《历代书法论文选》、《书谱》、《中国绘画史》等,坚持实践与理论并重,从他的书法作品中所见之字法、笔法、墨法、章法均依经傍注,有度可循。彼曾有诗言:“躬耕书坛卅余载,苦乐何止数百千。回首书道崎岖路,何惧酷暑与严寒。无悔子睡寅时起,手捧法帖五更天。笔法如到开悟处,心居凡尘地自偏。”略迹论心,以此可窥其人进德修业之襟抱。

化墨出玄藏虚静——著名书法家梁笑略作品赏析

古人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远游令人开阔胸襟和眼界,生发智慧与灵感,胸中脱去尘浊,自然丘壑内营。梁先生“行云万里化墨,入木三分成书”。黄河暮色、云台霞光、红石湖山的磅礴壮丽,常寓其洒落之襟怀;万善寺钟鼓、茱萸峰草木、太昊陵香火的苍凉古邃,常发其稽古之覃思;久合乡园、玉龙山庄、洛阳牡丹的旖旎风姿亦常使其乐而忘返、遣兴陶情。故其在书法作品中所蕴涵并呈现的无远弗届意境,常得山水泉石、松林烟霞之助,正所谓“游名胜古迹,养浩然正气”也,所见所闻,一寓于书。

化墨出玄藏虚静——著名书法家梁笑略作品赏析

由此,余尝谓:“梁笑略先生之书法,以气行笔,点划之间,气脉相通,起承转合,一派自然。或遒厚精古,沉雄静穆,宛若老者隐于野之意趣;或丰神潇洒,端整雅练,恰似君子行于舟之英姿;又或浑朴腴润,含蓄圆熟,当如玉人憩于榻之韵致。”言虽打趣,犹可见其书法真力弥满,骨肉匀适,诚非溢美。

化墨出玄藏虚静——著名书法家梁笑略作品赏析

刘熙载在《艺概·书概》中有言:“书,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曰如其人而已。”梁笑略先生的隶书情怀,也与其本真的性情为人相生相契。余尝听闻早在1993年郏县书法比赛中梁笑略先生初试锋芒,获得二等奖的荣誉,然其笑曰:“少年心性,敢为人先,二等奖的成绩不为荣是为耻,当下应圆木警枕,来年必夺一时之冠!”次年,在郏县书法比赛中梁先生果然拔得头筹,得了一等奖。余又闻2003年全国某书法巡回展中梁笑略先生获得了三等奖,面对有所偏党的比赛结果,众者敢怒不敢言,唯梁笑略先生羞与哙伍,嗤之,拂袖而去,颇为洒落。凡此经历,不胜枚举……诚如梁笑略先生笔下之书,线条圆厚中见良质,结体机变中蕴妙理。格方韵古,高怀深识,少有名利之心、浮躁之气,窃以为非其胸次,不能臻此。

化墨出玄藏虚静——著名书法家梁笑略作品赏析

纵观梁笑略先生卅载书海生涯一路走来,其作品得到了越来越多书法爱好者的欣赏和推广——2012年小楷《般若波罗密多心经》被中国孔子文化基金会河南分会收藏; 2013年受邀入编《中国世纪经典记录·艺术卷》、《鉴宝》、《中国收藏》、《当代书画大师作品展》、《当代艺坛大师》、《中国现代书画名家精品系列》 、《美丽中国集邮册》、《庆祝建国65周年 同心共筑中国梦珍藏集邮册》、《新闻爱好者》、河南省直工委《党建之窗》等典籍与核心期刊,为《河南日报》题写标题,并受邀参与《华人会客厅》访谈节目的录制!如今,国家5A级旅游景区云台山万善寺法堂、三门峡禅林寺、芒砀山夫子园等均存有梁笑略先生题写的楹联、牌匾、中堂等。

文既朴绝清逸,书复无妙不臻,以枯藤之笔,铺云锦华章!相识五载有余,见证了梁笑略先生一路走来为了临池作书而冬寒抱冰、夏热握火的砥砺刻苦,今幸甚逢此机缘,得以为此结文,与有荣焉。在渐深的时日里,愿梁先生生知安行,不负丹青!(千树 )

(责任编辑:王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