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融财经 > 保险 > 正文

保证保险巨额赔付致华农保险2019年亏2.16亿元

保证保险巨额赔付致华农保险2019年亏2.16亿元
2020-05-20 10:23:15 来源:华夏时报网

华夏时报记者 吴敏 北京报道

净利润连续4年下滑的华农保险,受2017年、2018年承保保证保险的影响,2019年终以亏损2.16亿元收官,偿付能力充足率也同比下降了近120个百分点。

由于业绩不佳,华农保险的发起股东也面临不小的压力,为及时止损,该公司原始股东中水渔业已于2019年年末挂牌拟出清所持全部股权。

经营亏损系保证保险出现巨额赔付

华农保险成立于2006年1月,初始注册资本金为2.1亿元,总部设在北京,是一家全国性综合类财产保险公司,其股东大多来自农业、水产业、畜牧业、种业行业等领域。

从近几年华农保险的业绩来看,虽然维持了盈利,但净利润一直在下滑,2015年-2018年,该公司净利润分别为0.25亿元、0.12亿元、0.1亿元、0.08亿元。微薄的盈利在2019年最终没有守住,直接亏损2.16亿元。

对于亏损原因,华农保险表示:“公司在2017年、2018年承保了部分保证保险业务,2019年出现巨额赔付,因此导致公司出现了较大的经营亏损。“

近几年,随着消费金融的发展,具有增信功能的信用保证保险成为不少银行、P2P网贷、现金贷公司争相选择的合作对象。

2016年至2018年,华农财险也大力发展保证保险业务,保费规模从此前的不足千元,快速飙升至378.95万元、246.14万元、1009.71万元。

因为与互联网贷款休戚相关,信用保证保险的走势也与其相似,2018年是这两种业态共同的转折点。监管收紧、p2p平台集中暴雷,市场违约率上升,信用风险事件增加,信用保证保险赔付快速增长,出现较大的亏损。中华联合财险、长安保险、安心财险等多家险企都因信用保证险踩雷P2P而遭受不同程度的负面影响。

意识到风险的华农保险也在降低信用保证险的规模,2019年,该公司保证保险保费收入28.75万元,同比下降了97.15%。

“截至2019年12月,公司保证保险保单均已到期,大额赔款已基本支付完毕,风险已得到了充分释放,后续不会再产生较大影响“,华农财险称,保证保险虽然给公司带来了一定财务亏损,但不会动摇稳健发展、长期可持续发展的根基。

车险承保亏损扩大至1.76亿

成立之初的华农保险表示要“以农险为主,兼顾其他财产险种”,但从该公司近两年年报数据来看,车险为其第一大保费来源。2018年,华农保险车险业务实现保费14.74亿元,占比67.55%,承保亏损达8753.31万元。2019年,华农保险实现车险保费收入16亿元,占总保费收入的61%,承保亏损放大到1.76亿元。

一位险企高管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由于商车费改,市场竞争更加激烈。相对大的公司实力更强,费用方面投入更大。而中小型企业,目前品牌较小、市场认可度较低,需要投入的如宣传、市场扩展等费用就更多了,所以盈利非常困难。”

他坦言道:“现阶段车险产品太单一,很容易被比较,所以现在价格竞争、手续费竞争就比较激烈,小公司在现在这个状态下,必须找到一个创新的突破口,才有可能获得一席之地。”

“公司轻资产运营效果明显,公司全员人均产能业内领先,在战略投入期,后线成本率控制远优于行业平均水平。”华农保险在官网表示。

但该公司的经营数据却并未体现出其所言的“成本率控制优势”。2019年,该公司赔付支出为14.45亿元,相较2018年同期的9.18亿元,上涨了57.4%;业务及管理费为6.8亿元,较2018年同期的6.13亿元,上涨了10.9%;手续费及佣金支出为3.27亿元,较2018年同期的4.23亿元有所减少。

一位资深险企人士表示,在车险新周期,最直观的就是如何在车险保费、渠道费用率、赔付率三者找到新的均衡状态。包括,能否通过科技方式降本增效,释放未来改革的过程中企业生存能力和价值;能否通过科技方式为用户提供更高性价比的产品;在新的竞争格局下,能否用科技方式为用户找到更适合、更经济、更高效的服务。

2020年一季度业绩发布会上,华农保险表示,公司已确定两大经营目标,一是以效益优先、高质量发展为导向,取得平稳较好的发展业绩;二是以科技赋能和创新驱动为支撑,奠定未来可持续发展基础。在业务选择上,放弃风险较大缺乏专业能力支撑的大型风险和部分临分业务,聚焦风险相对可控符合华农特点的分散型业务,同时确保风险敞口在可承受范围内。

但业内人士提醒,华农保险希望借助保险科技实现业务创新和差异化发展,破解经营困局的初衷是好的,但也要考虑持续投入与经济效益之间、成效与预期之间的差距。

增资还未落实 发起股东已欲退出

借助保险科技突破经营困局也意味着需要人力、财力的投入。目前来看,华农保险更需要解决的或许是空缺近一年的总经理一职以及增资的问题。

本报记者注意到,华农保险总经理一职,自张宗韬离职后,已空缺近1年,目前由董事长苏如春代行职权。

增资方面,2016年11月,华农保险注册资本金增至10亿元人民币,直接将2016年第四季度综合和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提高至616.11%,而2016年第三季度该公司偿付能力为238.25%。

但好景不长,随后的两年,该公司偿付能力充足率逐步被消耗,2017年第四季度,其偿付能力充足率下滑至427.59%。到2018年第四季度偿付能力充足率进一步下滑至320.29%。2019年,华农保险连续四个季度下滑,截至2019年末华农财险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01.15%,已经低于2016年增资前的水平。

“主要是公司保费规模持续快速增长,带动保险风险的最低资本要求上升,同时受当年经营亏损影响,实际资本有所下降,综合导致公司偿付能力充足率同比降低。”华农财险如此解释。

根据华农保险官网信息,为扩大经营规模、拓宽业务领域、提升服务水平、增强竞争力提供必要保障。2019年,该公司拟将注册资本增至30亿元人民币。但如今2020年都已行至中途,其增资还未有任何进展。

不仅如此,去年底,华农财险的发起股东中水渔业与关联方大洋商贸、海丰船务拟通过公开挂牌方式联合转让所持有的华农财险11%股权,共计1.1亿股,挂牌底价为1.88亿元。

彼时,中水渔业解释称,转让华农保险股权,有利于公司盘活资产,进一步聚焦主业发展,加快实现公司转型升级目标。而本次交易所获收益将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

除了回笼资金聚焦主业、盘活资产外,对于中水渔业而言,业绩持续下滑的华农保险,或欠缺投资效益。在2019年年报中,中水渔业直言,“报告期内,参股公司华农财险出现巨亏,给自身效益带来压力”。

一位业内人士也指出,中水渔业退出华农保险与当前监管环境也有关系,其表示,“早期不少险企跨界投资保险,主要基于保险牌照的稀缺性,希望通过投资获取理想回报,但是现在监管层强调‘保险姓保’,未来保险公司的盈利周期还要拉长。所以可能有些公司就不太愿意继续投资保险公司了,因为这个利润来得太慢了,或者说盈利不及预期。”

但从华农保险最新披露的2020年一季报来看,上述股权转让事宜也仍未有任何进展。

(责任编辑:贾瑞)
关键词:华农保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