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军事| 政务| 财经| 汽车| 文化| 娱乐| 培训| 科技| 数码| 家电| 健康| 解梦| 游戏| 佛学| 守艺中华| 国防军事| 军事APP| 头条APP| 地方 河南 湖北 四川 陕西 广东 山东 西藏

注册登录
当前位置:金融财经 > 保险 > 正文

中荷人寿管理层2020年“大换血” 多个部门风险责任人变更

中荷人寿管理层2020年“大换血” 多个部门风险责任人变更
2020-10-30 09:57:05 来源:中国网财经

中国网财经10月30日讯(记者 程宇楠) 进入10月中下旬以来,中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荷人寿”)高层开启一段“动荡时期”,该公司董事长及总经理两大“掌舵人”之位同时生变,多个部门风险责任人变更。

10月16日,中荷人寿官网连发两则重大事件公告,公告显示,由于骞丽君辞任,其代行的董事长职责在新任董事长王健任职资格获批前,暂由公司董事曹卓代行;而由骞丽君原本担任的总经理之位,在新任总经理任职资格获批前,由公司副总经理蓝年绅代行。

对于下一任总经理是由蓝年绅继任,还是另有候选人,中国网财经记者联系到该公司进行采访,但截至发稿,暂未获得回应。

据了解,此番辞任的骞丽君来自中荷人寿股东北京银行,2014年10月至2019年10月担任中荷人寿总经理一职,2019年9月升任公司董事长之后,总经理职位也由其继续兼任。

直至今年5月8日,中荷人寿发布公告显示,骞丽君不再担任董事长职务,经该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选举王健担任下一任董事长,该决议自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核准之日起生效。而据了解,王健同样来自北京银行。

值得注意的是,若王健的董事长任职资格顺利获批,中荷人寿将迎来更名后的第五任董事长。

公开资料显示,中荷人寿前身为成立于2002年底的首创安泰人寿,原始股东首创集团以及ING各持有50%股份。2010年6月,北京银行收购首创集团持有的50%股份,该公司正式更名为“中荷人寿”。后2014年9月,原始股东ING将所持股权全部转让给法国巴黎保险集团获监管核准批复。这一股东情况延续至今。

2010年6月,北京银行入主后,中荷人寿开启了“银行系”险企的新“人生”,后续多位董事长及公司大部分高管均由北京银行派出。

据中国网财经记者梳理,北京银行入主当年6月22日,原北京银行副董事长史元出任中荷人寿新一任董事长,也成为了中荷人寿历任董事长任职最久的一位;六年后的2016年6月22日,强新获批接棒史元成为第二任董事长;仅一年后,2017年7月3日,中荷人寿发布公告,选举罗亚辉接棒强新,该任职待监管核准后生效。

值得注意的是,罗亚辉的任职迟迟没有得到监管正式核准批复,而在等待批复期间,中荷人寿经历了杜志红、季雨两位代理董事长。直至2019年1月,中荷人寿发布公告表示,公司选举骞丽君接棒罗亚辉成为新一任董事长。

如今,骞丽君任职不到一年卸任,新任董事长王健何时获批上任引人关注。

而随董事长及总经理变动的,还有中荷人寿多个部门的资金运用风险责任人。

10月21日,中荷人寿连发5则变更资金运用风险责任人公告,包括不动产投资管理能力风险责任人、股票投资管理能力风险责任人、股权投资管理能力风险责任人、信托投资业务风险责任人、信用风险管理能力风险责任人。其中,信用风险管理能力风险责任人中的行政责任人变更为曹卓,其目前代行董事长职责。

而这样连年的高管变动下,是中荷人寿业绩长期平淡难有起色的“迷潭”。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表示,保险高管的腾挪是市场经济条件下职业经理人一个很自然的选择。不过,如果一家公司的高管频繁变动,很容易让经营思路生变,甚至使企业原有的战略摇摆不定或受阻,影响公司长期战略的积累和持续性。

据可查询到近10年年报显示,虽然中荷人寿10年间保险业务收入稳步增长,但同期净利润却难有明显起色。

具体来看,中荷人寿2010年至2019年依次实现保险业务收入为11.76亿元、14.81亿元、17.56亿元、21.22亿元、25.17亿元、23.38亿元、28.90亿元、40.21亿元、46.94亿元以及54.34亿元。

反观10年间净利润,虽然在北京银行入主中荷人寿两年后有所改善,实现扭亏为盈,但迟迟不见明显起色。2010年、2011年两年分别亏损0.15亿和1.09亿元后,在2012年实现扭亏为盈,2012年至2016年的5年间依次实现净利润0.12亿元、0.19亿元、0.38亿元、0.32亿元以及1.35亿元;随后在2017年短暂的亏损0.66亿元后,2018年再次扭亏,实现净利润0.74亿元;2019年实现净利润0.92亿元。

有业内人士指出,与保险巨头人事调整大多因为年龄原因的自然更替不同,对部分中小险企而言,董事长、总经理变动往往与股东变化、业绩不佳等因素有关。就中荷人寿目前盈利情况来看,若下一任董事长没有突破性的战略改变,中荷人寿恐难有大的变化。

(责任编辑:贾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