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融财经 > 产经 > 正文

“国美+拼多多”达成深度战略合作 为何结盟?

“国美+拼多多”达成深度战略合作 为何结盟?
2020-04-22 09:00:46 来源:华夏时报网

华夏时报记者 卢晓 北京报道 电商圈近日十分热闹。其中一件大事是国美零售(0493.HK)和拼多多(NASDAQ:PDD)的“结盟”。

4月19日晚间,国美宣布将以可转换债券方式引入拼多多达成深度战略合作。据悉,拼多多欲认购国美合计2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初步转换价为每股1.215港元,这相较于其4月17日的收盘价溢价66.44%。

流量与供应链的各自所需,让在线下大连锁时代叱咤风云的国美和从“五环外”逆势而上的拼多多走在一起。4月20日,两只股票在收盘时均取得两位数的增速。其中,国美股价开盘便上涨近25%。但相较于阿里苏宁以及京东腾讯间的实打实入股,国美和拼多多的可转股债券,距离变成真正的股份还有三年“观望”时间。但或许也用不了三年那么长时间。

三年缓冲

深入到资本层面的合作让国美和拼多多捆绑地更紧密。

负责这次合作谈判的国美零售CFO方巍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国美和拼多多合作自2018年开始,双方合作从平台销售到后期的一些供应链定制,再到服务配套,“实际上这次谈判时间很短,就三到四天左右,是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

在66%的高溢价之下,拼多多认购2亿美元可转换债券能获得5%的年利率。但这个数字在国美历次发行的债券中并不特别。对拼多多来说,从这桩高溢价认购中获得的最大资本益处是,有了一个入股国美的机会。

公告显示,可转换债券的持有人有权于转换期内随时以转换价将债券本金额转换为缴足股份。而转股以后2亿美元债券占国美经配发及发行转换股份扩大后的5.62%。

对于为何选择可换股债券的方式,方巍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现在的组合方式是资本方式比较常见的工具,“因为这个工具比较简单。”

而另一方面,可转债模式也留出长达三年的缓冲期,来让双方决定这究竟是一笔“借款”,还是一次入股良机。

对“友商”开放入股机会,对国美来说并不是一个容易的选择。

国美4月19日发布的公告披露,当前国美大股东黄光裕夫妇共持股50.26%,这个持股比例从2017年年报中定格至今。而如果拼多多手中的债券成功转股,黄光裕夫妇持有的国美零售股份将被摊薄至47.44%。这也将是自2017年以来,大股东手中的国美股份首度缩水至50%以下。

而把时间拉长来看,自2015年将578家门店全部注入上市公司后,大股东在国美零售的持股比例从32.43%一路上升至50.26%,都呈上升轨迹。

为何结盟

“双方在业务上的互补,推动了资本合作。”国美零售总裁王俊洲如此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而双方的后续互补程度,决定了这笔可转债是否会转化成真正的股份。

遭遇流量之困的国美,希望借助拼多多弥补自己的“到网”能力。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国美和拼多多已针对数据打通成立了专项小组,进行对接。王俊洲也对记者表示,“这次和拼多多合作,就是弥补国美在线上的能力。”

易观发布的2019年三季度中国网络零售B2C市场份额统计数据显示,当期国美以0.5%份额名列第五,天猫和京东占据了当期合计近九成的市场份额。而反观拼多多,截至2019年底其拥有年活跃买家数5.852亿。此外,拼多多在2019年四季度新增4890万用户,远高于阿里和京东的同期新增用户数。

低线市场也是双方合作的目标。“我们在去年制定了向4、5线市场加速的计划。这个目标在今年只会更快。”王俊洲说。

国美2019年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末其在全国776座城市中拥有2602家门店,其中县域地区店面达1026家。虽然县域地区门店GMV同比增长61%,但但去年国美三至六线市场销售收入的整体占比仅有7.07%。王俊洲还表示,国美去年一年新增六七百家门店,疫情稍缓之后,今年还要继续增加自营和加盟实体门店数量,“现在我们已经接触了很多的店面”。

而对于拼多多来说,大家电品类以及相应的物流体系是这桩合作的重点。

“通过与国美合作,拼多多方面可以在大家电品类获取更多品牌资源,提高客单价和人均消费。”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网络零售部主任、高级分析师莫岱青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此外,她认为物流方面拼多多对阿里系的依赖性很强,跟国美合作能够在物流方面有所加强。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国美旗下安迅物流已经成为拼多多的供应商,而安迅物流在大家电配送领域已经积累多年。“无论我们入驻拼多多也好,我们和京东合作也好,都是我们向供应链输出商迈出的一大步,今后我们也不排除和其他互联网平台合作,国美在供应链上的合作是完全开放的。”王俊洲说。

电商三国杀

聚焦家生活领域的国美需要流量,但流量大户并不是仅有拼多多。

除了拼多多外,国美还在京东、天猫平台上开设了旗舰店。国美也没落下现在最热的直播。《华夏时报》记者从国美方面了解到,国美疫情期间有几场上千万交易额的直播都是在腾讯平台上做的。

但国美并没有选择腾讯进行流量合作。王俊洲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流量和流量的性质并不一样,“我们觉得拼多多上的流量大部分是交易性的。”而另一方面,腾讯早已是京东的最大外部股东。近日京东披露的文件显示,腾讯目前持有其17.9%的股份,投票权为4.6%。

同样拥有巨大用户数量的阿里,则早在2015年便与国美在线下大连锁时期的老战友苏宁进行了合计423亿元的换股。阿里成为苏宁的二股东,而线上线下多业态的苏宁则已开始对手中的阿里股票进行部分套现。

此外,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还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受今年疫情黑天鹅事件影响,多数企业资金收紧,能拿出2亿美元的企业并不多。这其中,与京东、阿里、苏宁都有直接竞争的拼多多,成为了国美合作的最好选择。公开资料显示,拼多多在今年3月末刚宣布完成一笔11亿美元的定增。

国美与拼多多的联手在格局稳固的电商江湖中并不是一场容易的战争。

从GMV的体量来看,国美在2019年实现GMV1361.1亿元,拼多多的GMV也在当年突破1万亿元。但对手的实力也不可小觑。2019年同期苏宁实现了3797亿元的GMV,京东GMV则超过两万亿。而阿里的目标是GMV要在2020年破万亿美元大关。

庄帅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这次疫情比大家预料的周期要长,线下关门,线上没有突破,企业没法独善其身。但他认为,国美跟拼多多的合作一方面体量还太小,另一方面双方还要经历三年的磨合“恋爱期”来观察。莫岱青也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国美和拼多多各有优势,突破目前的电商格局有一定可能,但双方在合作中会有一定磨合阶段。

“每一年对国美都是关键的一年。”王俊洲对记者说。但除了疫情之外,2020年对国美来说尤其关键,还在于大股东回归日近。而谁又知道,电商江湖会在这三年间有几多风云变幻?

(责任编辑:贾瑞)
关键词:拼多多 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