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军事| 政务| 财经| 汽车| 文化| 娱乐| 培训| 科技| 数码| 家电| 健康| 解梦| 游戏| 佛学| 守艺中华| 国防军事| 军事APP| 头条APP| 地方 河南 湖北 四川 陕西 广东 山东 西藏

注册登录
当前位置:金融财经 > 产经 > 正文

恒瑞医药全资子公司行贿卖药:医生被判刑7年

恒瑞医药全资子公司行贿卖药:医生被判刑7年
2020-04-30 09:00:16 来源:华夏时报网

华夏时报记者 徐超 杭州报道

江苏恒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恒瑞医药”,600276)4月28日发布2020年度一季报。这家2000年上市并入选全球制药企业TOP50的药企,一季报显示营收55.27亿,同比增11.28%;扣非净利超12.76亿,同比增10.30%。

但浙江一起公立医院医生受贿案的判决披露,令恒瑞医药的亮丽业绩多了份“原罪”。

判决书显示,浙江省丽水市中心医院原麻醉科主任雷李培,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收受医药代表财务,以及在药品、医疗器械及耗材的引进和使用过程中收受回扣,日前被一审判决受贿罪成立,判处有期徒刑7年,处罚金80万,追缴违法所得331万。而恒瑞医药的全资子公司(并入上市公司年报)江苏新晨医药有限公司就是主要行贿方之一。

另据恒瑞医药2019年报披露,整年销售费用超过85亿元,部分销量大增的药品,正是行贿涉及的药品。恒瑞医药甚至还把“加强学术营销力度”写入每年的年报中。

多收钱多卖药

丽水市中心医院原麻醉科主任雷李培于2019年9月24日被留置调查,同年12月1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20日被逮捕。

根据判决书,雷李培的案子主要分为两部分。一块是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收受医药代表为表示感谢和搞好关系所送的财物共计人民币445000元。其中,2018年1月,江苏新晨医药有限公司销售代表徐某为感谢雷李培对公司药品使用的关照,送出20万元。2019年年初,江苏新晨医药有限公司浙南区域经理孙某以同样原因送给雷李培20万元。

另一部分是2014年6月至2019年9月期间,雷李培利用职务便利,在药品、医疗器械及耗材的引进和使用过程中,收受回扣共计6744660元,其中上交医院3429832元,余下3314828元归个人使用。

2017年2月至2019年6月,江苏新晨医药有限公司销售的吸入用七氟烷、盐酸右美托咪定注射液、注射用苯磺顺阿曲库铵、酒石酸布托啡诺注射液、盐酸左布比卡因注射液等5款药品在丽水市中心医院麻醉科使用,为了表示感谢并希望能维持和增加上述药品的使用量,该公司销售代表徐某和叶某分别以100元/瓶、20元/支、10元/支、3元/支(2019年之后的标准调为90元/瓶、20元/支、9元/支、6元/支、5元/支)的计算标准,送给雷李培回扣款共计2360000元,雷李培收受后将部分回扣上交麻醉科,剩余部分归个人所有。

记者发现,恒瑞医药在2019年报中提到,“公司建立了一支高素质、专业化的营销队伍”,“建立和完善分专业的销售团队,加强了市场销售的广度和深度,其中注射用紫杉醇、艾瑞昔布片、酒石酸布托啡诺注射液和碘克沙醇注射液产销量增长较快。”

这其中,酒石酸布托啡诺注射液正是雷李培受贿案中涉及的给回扣药品,年报披露2019年销量为3763.31万支。

靖霖(广州)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吕博雄律师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表示,一般自然人行贿罪的立案标准为行贿金额三万元以上,单位行贿罪的立案标准行贿金额在二十万元以上。“根据案件分析,行贿金额超过20万,无论自然人行贿还是单位行贿大概率应予以刑事立案。若是单位行贿罪,要对单位处以罚金,并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负责人员处于五年以下的有期徒刑或拘役。”吕博雄说。

一年销售费用超85亿

江苏新晨医药有限公司,位于江苏连云港,是恒瑞医药的销售企业。恒瑞医药是国内知名的抗肿瘤药、手术用药和造影剂的研究和生产基地之一,产品涵盖了抗肿瘤药、手术麻醉类用药、特色输液、造影剂、心血管药等众多领域,是国家抗肿瘤药技术创新产学研联盟牵头单位。入选全球制药企业TOP50榜单,位列第47位。

恒瑞医药一季报披露,近40亿营业成本中,最大头的是销售费用,近19.27亿,2019年一季度销售费用是近17.76亿。

记者查阅恒瑞医药2016年—2019年的年报,销售费用分别为43.5亿元、51.9亿元、64.6亿元和85.2亿元,呈现逐年大幅增长趋势。

2019年年报,恒瑞医药的销售费用85.2亿元,同比2018年增长31.87%。占营收比重36.61%。

图片 1.jpg

从销售费用具体构成来看,“学术推广、创新药专业化平台建设等市场费用”为75.3亿元,占比88%以上,相比去年54.24亿元增加了21亿元;“差旅费”高达9亿元,占比10.66%,和去年基本持平;“股权激励费用”为8834万元,占比1.04%。

2018年销售费用超64.64亿,同比2017年增24.58%。占营收比重37.11%。

图片 2.jpg

2017年销售费用近52亿,同比2016年增长19.24%。

图片 3.jpg

根据2019年报披露,华润双鹤2018年销售费用31.94亿元,占营收比重38.83%;丽珠集团2018年销售费用32.67亿元,占营收比重36.87%;中国生物制药2018年销售费用80.79亿元,占营收比重38.67%;科伦药业2018年销售费用59.87亿元,占营收比重36.62%;长春高新2018年销售费用20.95亿元,占营收比重的38.97%。恒瑞医药2018年64.64亿的销售费用领跑同行。

“加强学术营销力度”是什么?

值得注意的是,《华夏时报》记者查阅恒瑞医药近三年来的年报,都提到同一句话——“加强学术营销力度”。

比如,2019年报中提到,“经过多年发展,公司建立了一支高素质、专业化的营销队伍,并在原有市场经验的基础上不断创新思路,推进复合销售模式,加强学术营销力度”。

2018年报提到,“经过多年发展,公司建立了一支高素质、专业化的营销队伍,并在原有市场经验的基础上不断创新思路,推进复合销售模式,加强学术营销力度,建立和完善分专业的销售团队,加强了市场销售的广度和深度。”

那么,什么是“加强学术营销力度”?一位医药界不具名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药企要大幅增加市场费用,“当然也包括回扣。”该人士说,回扣、请吃喝都是包含在学术营销中的隐性支出。“打个比方,医药企业请我们去参加学术会议,讲半小时课程,然后玩几天,台面上就是正常的学术会议,这也算是学术营销,”他表示,“加强学术营销力度”在药企比较普遍,“无非就是加强请请客吃吃饭的频率。”

而在每年年报中,恒瑞医药都把“加强学术营销力度”归入企业的市场优势中,针对这些问题,《华夏时报》记者多次在股市交易时间拨打恒瑞医药年报披露的公开电话,均无人接听。

(责任编辑:贾瑞)
关键词:恒瑞医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