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融财经 > 产经 > 正文

铁矿石价格冲至半年新高!两会代表委员呼吁加快废钢产业发展

铁矿石价格冲至半年新高!两会代表委员呼吁加快废钢产业发展
2020-05-27 08:36:34 来源:华夏时报网

华夏时报记者 叶青 北京报道

“废钢是唯一可以大量替代铁矿石的铁素资源,充分利用废钢的市场调节作用,既可以增强我国在铁矿石贸易中的主动权和话语权,又在很大程度上缓解铁矿石对外依赖度极高带来的隐患。”近日全国人大代表、华菱集团董事长曹志强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全国政协委员、原中船集团党组书记、董事长董强则建议,放松修船废钢的海关监管。全国人大代表、中国船舶集团大船集团山海关船舶重工公司钳工马加友亦持相同观点。

长久以来,我国废钢回收加工企业经营规模小,生产设备陈旧,生产技术落后,废钢质量问题频出,经营效率低下,导致我国废钢资源利用程度落后于发达国家。不过,近期市场供给端的不确定性导致铁矿石现货价格大幅上涨,充分利用废钢的呼吁再次引起市场关注。

据记者了解,本月中旬至今,铁矿石期现货价格一直维持上涨态势;期货方面5月22日铁矿石I2009合约创出734元/吨的新高。

加快废钢产业发展

目前国内废钢产业发展总体处于初级阶段,废钢产业进入门槛低,集中度低,难以实现规模化生产,导致成本偏高、资源转化为实际产出少。另外废钢企业增值税传导机制不畅,各地优惠政策力度不一,对废钢企业发展形成制约。

与此同时,废钢标准在实际执行过程中难以落地,不利于废钢产业做大做强;进口废钢受政策影响呈逐年减少趋势,不利于钢铁企业充分利用“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实现经营发展目标。

相关部门已经注意到这些问题。2015年工信部发布《钢铁产业调整政策》提出,到2025年,我国炼钢的废钢比要达到30%的目标,废钢铁加工配送体系基本建立。

全国人大代表、华菱集团董事长曹志强表示,伴随着2015年政策红利落地,我国废钢产业发展的趋势向好,提升的空间很大,正迎来重大发展转折期。国家应在产业政策、税收调整、标准完善、进出口政策管制等方面进一步明确和细化推进废钢产业发展的支持措施。

曹志强表示,国家在政策引导和法律法规体系建设上,应把废钢的战略资源属性充分体现,促进普通民众充分认识废钢回收的意义。例如建立全国废钢资源数据库,鼓励钢铁企业向上游延伸产业链,引导社会各类资本进入废钢拆解加工行业,建立全国统一的市场体系,避免恶性竞争,努力实现废钢资源“可收尽收、收好用好”。

针对废钢产业存在的问题,他建议国家政策层面补充完善废钢加工产品的用途分类标准,促进废钢回收加工企业提高精细化管理和专业化运营水平;完善废钢加工企业环保标准要求;制定进口废钢标准。与此同时,适当放开废钢进口政策管制,建议国家将废钢调出“限制进口类货物管理目录”,作为普通可自由进口货物管理,拓宽废钢资源供应渠道,为提升钢铁工业高质量发展创造条件。

此外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一大修船国家,占世界市场份额的40%。全国政协委员、原中船集团党组书记、董事长董强建议,放松修船废钢的海关监管。

该建议源于2018年12月25日,四部委发布“关于调整《进口废物管理目录》”的68号公告,对外籍船舶修理拆除的废钢等固体废物从《非限制进口类可用作原料的固体废物目录》调入《限制进口类可用作原料的固体废物目录》,自2019年7月1日起执行。

董强表示,从2019年7月1日执行68号公告到现在,国内修船企业普遍积压了大量修理外籍船舶拆除的废钢等固体废物。目前总量已超过10万吨,而且还在继续增加。这个问题已使中国修船企业的持续生产经营面临困难。

董强建议,修船废钢的海关监管由“一般贸易”改为“修船除外”。即外籍船舶修理产生的废钢等固体废物不是进口洋垃圾,不应按照“一般贸易”监管。上述废钢等固体废物的处理,应该实行“修船除外”。长远来看,有序调整废钢监管法规,解决修船行业难题。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船舶集团大船集团山海关船舶重工公司钳工马加友也建议,国家相关部委调整修改外籍船舶修理废钢处置相关适用政策,明确外籍船舶在境内维修、改装产生的废钢铁等固体废物,准予在境内贮存、转移、利用和处置,不按照进口固体废物管理,无需办理固体废物进口许可证。

增强铁矿石定价话语权

我国国产铁矿石的品位较差,价格较高,现在每年需要进口10亿吨铁矿石,主要来自澳大利亚和巴西的四大矿山:必和必拓、力拓、FMG和淡水河谷,缺口的部分由印度、南非、俄罗斯、蒙古等非主流矿山补足。其中每年进口澳大利亚矿石达到6亿吨以上。

近日澳外长马克佩恩威胁对我国铁矿石“断供”,可能对矿石的供给造成较大影响。。

从事进出口外贸企业的包文君对记者表示,类似于澳大利亚这种资源出口型国家,对中国的贸易依存度非常高,澳大利亚铁矿石、农产品、煤炭都高度依赖中国市场,每年的贸易逆差达到700多亿美元,所以“断供”的言论实属不妥。

钢之家高级分析师杜洪峰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目前钢之家监测的国内电炉产能利用率81.69%,已略高于正常水平。根据测算,按年10亿吨钢产量,国内长流程废钢添加量约1.3亿至1.35亿吨,电炉用废钢量约7000万吨。目前国内废钢积蓄量1.4亿吨,即废钢缺口为6000万吨。如果全部进口,理论上可以替代进口铁矿石近1亿吨,即便无法实现6000万吨全部进口,少量进口仍可以缓解对铁矿石的依赖。

近期铁矿石价格持续上涨,中国钢铁工业协会(CISA)主席在政协会议上建议,中国应设定一个“国家战略目标”,以将其国内铁矿石产量保持在总需求的20%以上占比。

他还敦促增加废钢的收集和利用,并表示有关方面正在制定废钢的国家标准,该标准将允许废钢作为资源而不是受限制的固体废物进入中国。

目前我国废钢铁利用率低于全球平均水平。根据国际回收局(BIR)统计资料,2019年美国、欧盟、日本的炼钢废钢比分别大于70%、50%、30%,而我国仅为21.67%。废钢被列入《限制进口类固体废物目录》后,进口大幅减少,从2009年1369万吨下降到2019年18万吨。

(责任编辑:贾瑞)
关键词:铁矿石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