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军事| 政务| 财经| 汽车| 文化| 娱乐| 培训| 科技| 数码| 家电| 健康| 解梦| 游戏| 佛学| 守艺中华| 国防军事| 军事APP| 头条APP| 地方 河南 湖北 四川 陕西 广东 山东 西藏

注册登录
当前位置:金融财经 > 产经 > 正文

“祸”起资金池 业绩连年下滑 华信信托被曝业务暂停

“祸”起资金池 业绩连年下滑 华信信托被曝业务暂停
2020-09-28 10:04:03 来源:人民网

“现阶段,本身话语权和净资本补充难度更大的民营信托首先是考虑生存问题,然后才是发展,引入战投大多可能的选择也是国有性质,寻求在我国长期市场环境下的共赢为主。

9月22日,《国际金融报》记者从多位业内人士处确认,华信信托已在几个月前被监管叫停业务,主要原因是对资金池业务进行清理。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华信信托资金池业务已持续多年,期间大量滚动发行。

而华信信托的业绩情况也不乐观,2019年营收与净利双双下跌。

记者当日也多次拨打华信信托年报披露的电话,欲询问目前业务清理的进展,但始终没有接通。

滚动发行资金池产品

某三方财富公司产品统计与监测人士告诉记者,“华信信托产品一直都很少,我们收集到的其产品最后发行的时间是3月底,可能四月份就被叫停了。”

华信信托官网显示,其最近一只集合信托产品成立于2020年3月31日,产品名称为华信·华冠368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此后再无新产品发行。

据记者梳理,2020年开年以来,华信信托华冠系列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已成立了18只。第一只是1月2日成立的华冠351号。

记者了解到,“华冠”系列集合信托产品投向不明,具有资金池特征。

根据华冠70号相关信息,其资金运用包括三个方面,分别为:受托人将信托资金以股权投资、权益投资、贷款、权益融资或其他债权等单一或组合方式运用于经营管理规范、具有较好成长性、收益稳定的企业或项目;受托人将信托资金投资于证券公司资产管理计划、商业银行理财计划、资金信托及银行存款等金融产品;按照《信托业保障基金管理办法》及相关规定,受托人将信托资金金额的1%用于认购信托业保障基金,认购保障基金作为本信托项下信托财产投资组合的一部分。

可以看出,上述信托计划是没有具体投向的。而保障措施方面,受托人亦具有较强的主动性,比如:受托人通过信托持股方式实现对被投资人的监督;受托人选取优质、易于变现且具备增值潜力的项目进行权益投资等。

某资深信托业观察人士告诉记者,华信信托资金池业务已经持续多年,期间大量滚动发行,而其他常规产品在市面上并不多见。

业绩连年下滑

9月24日晚间,华信信托在官网和官方微信公众号接连推出三则信托计划延期公告。公告称,由于融资企业无法按期偿还融资本息,导致信托产品按信托合同约定进入延期期间。

三则公告总计涉及6个信托项目,给出的兑付方案均为“延长30个工作日兑付本金及收益,延期期间按原合同约定预期收益率计付收益”。

该6个项目包括:华信·华冠323号集合资金信托、华信·华冠324号集合资金信托、华信·华冠325号集合资金信托、华信·华悦17号集合资金信托、华信·华悦42号集合资金信托、华信·华悦18号集合资金信托。记者查询发现,上述6个信托项目均无明确对应的资产。

华信信托称,在各方的支持下,华信信托正在加快推进底层信托资产处置变现;积极推进增资扩股,引入有实力的战略投资者;推动自有资产的处置变现。上述资金均用于信托计划的兑付。

与此同时,华信信托及其全资子公司不久前的一笔股权质押也引发市场关注。华信信托及其全资子公司分别作为出质人,向中国信托业保障基金有限责任公司质押了一笔股权,质押股权数额合计超过6亿股。而这或许已从侧面反映出其资金层面的紧张。

有北方地区信托公司人士告诉记者,一般来说,向信保基金借钱利息并不低,可以达到6%-7%。“如果不是特别缺钱,很难理解信托公司向信保基金借钱的行为”。

从近五年的业绩表现上看,华信信托的净利润逐年下滑。天眼查信息显示,在2015年实现利润高峰19.7亿元后,华信信托净利润逐年走低,2016年至2018年分别为16.06亿元、10亿元和8.07亿元,2019年更是大幅下降至-1.52亿元,成为当年行业内为数不多的负利润信托公司。

2019年当年,华信信托计提的资产减值损失达到了7.24亿元,这或许是导致净利润为负的重要因素。

行业步入瓶颈期

今年以来,在行业整体处于瓶颈期的情况下,民营信托的“波动”相比往年更较为引人注目。前有安信信托收到1400万元罚单,后有四川信托资金池项目大规模“爆雷”,震惊业内。

此外,今年亦有多家信托加入到引战的队列,其中也包括云南信托、华澳信托、华信信托等民营信托。

那么,整体来看,信托行业目前风险状况如何?民营信托又是否能走出困境呢?

中国信托业协会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末信托业资产风险率为3.02%,较2019年末有所提升。从风险项目数量和风险资产规模环比变动来看,2020年一季度末,信托业风险项目数量为1626个,环比增加79个,增幅为5.11%;信托行业风险资产规模为6431.03亿元,环比增加660.56亿元,增幅为11.45%。

不过,今年二季度,中国信托业协会并未公布风险数据的具体数值,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引发了相关猜测。

金乐函数信托分析师廖鹤凯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协会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对相关披露事项做部分调整,以适应新时期的需要,本次暂停也是一样。风险数据披露口径和可参考性本身就是监管需要把握的尺度,后续几个季度风险数据料会达到历史极值后逐步下降,出清风险后,整个信托行业进入更加稳定的发展状态。

廖鹤凯进一步指出,传统非标业务的不良已在顶部区间,后续也还会有一段困难时期,不过可以预见随着投资类业务的提升,后续不良率会逐渐回落。

而对于民营信托在未来一段时间的发展,廖鹤凯告诉记者,混合所有制会是信托行业未来较长时间的主流模式,不论是现在的民营引入国资,还是之前的国有引入民资,都是阶段性发展的需要,是为了行业健康发展的选择。

但廖鹤凯也坦言,现阶段,本身话语权和净资本补充难度更大的民营信托首先是考虑生存问题,然后才是发展,引入战投大多可能的选择也是国有性质,寻求在我国长期市场环境下的共赢为主。

“从长期来看,民营资本的参与,有利于行业活力的激发,更快更好地推动行业进步,是我国信托业不可或缺的有生力量。”廖鹤凯补充道。

(责任编辑:贾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