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融财经 > 财经要闻 > 正文

亚洲首个航空公司“折戟”,维珍集团创始人奔走呼救

亚洲首个航空公司“折戟”,维珍集团创始人奔走呼救
2020-04-22 08:36:05 来源:华夏时报网

华夏时报记者 麻晓超 陈锋 北京报道 疫情期间,亚洲首个“倒下”的航空巨头出现在澳大利亚。当地时间4月21日,于澳洲证券交易所上市的维珍澳大利亚航空(Virgin Australia Holdings)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为了业务再资本化和于疫情结束后以更强健的财务姿态出现,公司自愿进入“被接管”程序。

该公司董事会任命德勤会计师事务所的四名人士Vaughan Strawbridge、John Greig、Sal Algeri、Richard Hughes为“管理人”。

而这意味着,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来自德勤的“管理人”将负责为维珍澳大利亚航空寻找合适买家。德勤方面4月21日表示,目前已经有约10个潜在买家表示兴趣。

进入“被接管”程序的维珍澳大利亚航空,有意继续运营。《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于交易所平台发布声明不久后,其又在推特上强调了这一点。

“公司会持续运营目前排好的国际和国内航线,帮助运输重要工作人员,维持重要货运走廊,将澳大利亚公民接回国内。”该公司在声明中这样说道。

不过,在此之前,受到疫情的影响,维珍澳大利亚航空已经让80%的员工强制休假。根据其首席执行官首席执行官保罗-斯克罗透露的数据,公司总员工数量约1万名,是澳大利亚第二大航空公司。

“在过去20年里,公司用努力赚取了在旅游行业中的地位。我们直接雇佣着1万名员工,非直接雇佣着6000名员工,在主要城市和地区开设了41个航线目的地……每年向澳大利亚经济贡献110亿澳元。”斯克罗说道。

疫情加重了该公司的经营不善。维珍澳大利亚航空过去多年连续亏损,截至2019年底时总债务规模达到超过50亿澳元债务(32亿美元)。而疫情期间的停飞,终于让其不堪重负。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该公司在一系列声明中对澳大利亚政府颇有微词。4月21日发布在交易所平台的公告称:“在作出这个决定之前,公司持续向一系列主体寻求财务帮助,它们中包括了州和联邦政府,希望后者可以帮公司渡过这个前所未有的难关,然而,目前未能获得寻求的支持。”

其创始人理查德-布兰德同日发布在推特上的致员工公开信也提到:“我知道今天这个消息对你们来说有多大的打击;在疫情对航空业造成的前所未有的危机的当下,大多数国家的联邦政府都选择介入帮助航空产业度过难关,但这没有发生在澳大利亚。”

早前,根据维珍澳大利亚航空方面的说法,公司曾向澳大利亚政府寻求14亿澳元可转债支持,但澳政府提出公司股东们应该介入帮忙,到了当地时间4月20日,该公司将寻求的资金规模降至2亿澳元,但仍遭到了后者的拒绝。

国内一位市场研究机构的国际研究员向《华夏时报》记者分析称,(假设澳大利亚政府“不愿出手”的说法属实)这可能与维珍澳大利亚航空基本是外资掌控的企业有关,此次维珍澳大利亚航空进入所谓的被接管程序后,股权结构必然发生变化;股东救助方面,其现有股东大多也是航空公司,在当前的环境下,自保可能都来不及,拿钱出来输血更不可能了。

从股权上来看,该公司虽然是上市公司,但股权相对集中:由新加坡航空(Singapore Airlines)、阿联酋的阿提哈德航空(Etihad Airways)以及中国的海航集团、南山集团分别持有20%股权,创始人理查德-布兰德控制的维珍集团持股10%。

澳大利亚官方也注意到了类似“不愿出手”的质疑。一位政府高官4月21日表示,政府的任务不是买航空公司,而是支持就业,并且现在也不是维珍澳大利亚航空的末日,这是它可以再次资本化的机会,可以让它在疫情之后财务更强健。

《华夏时报》记者看到的澳政府的一份官方声明称,“政府的偏好,一直是市场化引导的解决方案”,政府已经并会持续通过各种方案支持航空产业,目前已经推出了12亿澳元的方案,致力于维持航空行业的运营,支持就业;而在上述投资以外,还有1.3亿澳元“就业保证”法案,目前也会对维珍员工开放;政府已经任命前Macquarie集团CEO尼古拉斯-莫理,负责与维珍澳大利亚航空“管理人”的相关互动。

除了为持股10%的维珍澳大利亚航空“奔走呼救”,维珍集团创始人理查德-布兰德还在为旗下的Virgin Atlantic“呐喊”,后者是在英国运营的航空公司。

截至目前,布兰德已经以他在加勒比海上拥有的一座岛作为抵押,为Virgin Atlantic向英国政府寻求一笔商业贷款。布兰德29岁那年在英属维京群岛买下了这座岛,此后搬到了岛上居住。

这位亿万富翁掌控的维珍集团,在航空、休闲娱乐、酒店、游艇等诸多遭疫情影响最严重的行业均有资产和业务,集团号称总员工7万人多人,遍及全球35个国家。

(责任编辑:贾瑞)
关键词:维珍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