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融财经 > 财经焦点 > 正文

油价下跌喜忧参半 专家称成品油“地板价”规则调整为时过早

油价下跌喜忧参半 专家称成品油“地板价”规则调整为时过早
2020-04-22 08:43:30 来源:华夏时报网

华夏时报记者 于玉金 北京报道 4月20日,必将是载入原油市场史册的一天。外盘时间4月20日,纽约商品交易所5月交割的西德州中质原油(WTI)期货价格暴跌305.97%,收于-37.63美元/桶,盘中一度触及每桶-40.32美元的历史低点。

WTI原油期货5月合约出现负值似乎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结果。“国际原油近期创纪录的低迷表现背后有诸多问题,以持续爆发的国际疫情为主因,持续攀升的原油库存为推助,包括美国对内外的政治考虑,美沙俄等石油输出国之间的价格战等,加上原油期货合约的交割规则,共同导致了这次幅度为305.97%的历史性暴跌。”中宇资讯原油分析师桑潇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国际油价低迷已有一段时间,对于原油对外依存度高达70.8%的中国而言,又会从中看到怎样机与危?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认为,低油价对中国的经济影响要两面看,可谓好坏参半,石油企业将面临亏损,但利于中国经济的发展。

原油价格戏剧性的变化对于中国普通老百姓而言最大的关注点是,“汽油、柴油能不能更便宜点”,能否将2016年国家发改委设定的40美元/桶的“地板价”调整?但在“三桶油”尤其是中石油承担着能源安全使命而大亏的情况下,改变恐怕并不容易。

卓创资讯成品油分析师杨霞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的国际原油价格变动很大程度上受突发的公共安全卫生事件影响,如果仅依据今年的原油市场格局就要去改变或者调整成品油的‘地板价’,应该说是时机尚早。”

负值背后的供需矛盾

WTI原油期货5月合约跌入负值区域,创出自1983年WTI期货在纽交所开始交易以来的最低值,也是自1946年以来美国原油有连续月度数据以来的最低价格。

对此,中宇资讯原油分析师张永浩分析认为,这一极端价格表现反映了在疫情背景下世界原油市场尖锐的供需矛盾,这一矛盾在金融层面又被极端放大。

“在美原油5月合约临近移仓换月的最后时刻,因市场参与者主体中已经难以寻觅有足够能力和意愿在俄克拉荷马州库欣地区存储石油的对手方,市场的真实需求方即炼油商以及贸易商均拒绝接手更多原油,而大多多头投资者无法满足交割所需的管输运力要求、长周期储油空间要求、闲置资金成本要求,最终做多美原油5月合约的大部分交易者急于平仓以避免实物交割,加剧了油价的下行表现,甚至将盘面价格推向负值。”张永浩分析。

金联创分析师王晶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美国大部分地区目前仍受到新冠肺炎影响而处于封锁状态,唯一潜在的原油买家是炼油厂或航空公司这样需要实际交货的实体,但在此前数周终端需求持续疲软状况后,这些大型实体企业的闲置储存空间处于十分紧缺的状况中,因此缺乏进一步购入石油现货的意向,而在封锁的背景下,市场石油储存空间在经历前期数周的持续累库后也已逐渐接近极限,这就导致目前美国境内部分市场出现了近似于“将原油自产地运送到炼油厂或存储地区的运输成本已经超过了石油本身商业价值”的特殊情景。

4月20日,在当天的国际原油交易结束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言称油价下跌是非常短时期的,特朗普称负油价反映了金融方面的问题,并非原油局势。

而目前更值得关注的WTI原油期货6月合约似乎也不妙。截至北京时间21日17点30分,WTI 6月活跃合约最低跌至16美元/桶;布伦特6月即期合约最低跌至18.94美元/桶,为至少是200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最大跌幅超逾25%。

王晶分析,在经历4月20日WTI 5月即期合约开创历史的收盘跌至负值区间后,由于部分市场消息显示,全球石油储存空间仍处于“几乎用尽”的紧缺状况当中,从而刺激空头涌入将于本月月底交割的布伦特6月即期合约中进行新一轮的“逼仓”。

“虽然基于布伦特期货合约与WTI期货合约的不同交割方式考虑,这一行为存在较大风险,但由于日内市场看空情绪仍沉浸于曾于昨夜创出的、超逾300%跌幅的断崖式崩塌行情中,导致大量空头在布伦特6月合约上跟进做空,从而打压布伦特油价于今日亚市盘末起转入下行行情并以罕见的速度迅速走低,而WTI活跃6月合约的价格在此行情带动下也由涨转跌。”王晶说。

低油价对中国影响如何?

面对超低油价,长期依赖进口的中国会有怎样的变化呢?

杨霞向《华夏时报》记者分析,单日的原油价格大幅下滑,对成品油市场、对国内原油购买的成本并不明显。“当国际原油长时间处于20美元/桶左右的低油价环境下,国内的炼油成本将降低,对于炼化企业的炼油成本来说是有所降低。”杨霞说。

从目前看,布伦特原油价格已经从1月初的68美元/桶,下探至目前的20美元/桶的边缘,而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导致的需求疲软短期不会消失,改变低油价格局的强大因素还未显现,低油价将在一段时间内持续成为大概率事件。

韩晓平认为,低油价对中国的经济影响要两面看,可谓好坏参半。

韩晓平分析,一方面从供应方看,如三桶油为了保证国内的石油安全,要进行勘探开发,但开采成本是比较高的,目前国内的成品油“地板价”定在40美元,中国的成品油是10个交易日作为一个周期来进行调价,而目前加油站的汽油、柴油可能是3个月前下单买入的原油生产,而当时的价格高于目前的40美元,中间的价差将由三桶油承担,因此三家石油央企在石油板块都出现了亏损。

由于中石油承担着保证中国能源安全压力,勘探开发力度在三桶油中最大。低油价对于三桶油中的中石油的影响无疑是最大的。

面对外部形势发生的深刻变化,中石油也在制定与油价联动的资本开支方案。中石油财务总监柴守平在3月26日晚间的财报会议上明确表示,优化方案整体原则是坚持量入为出,努力实现自由现金流为正,坚持突出重点,有保有压。

“另一方面从消费端来看,目前一些城市还在疫情的影响下,居民依然选择减少出行,因此油价便宜对居民影响也不大,但好在4月开始春耕,对柴油的量加大,低价的柴油对农民、农业有益,与此同时,中国经济开始从疫情中复苏,由于国际市场的低迷,中国主要依靠国内拉动经济,低油价对这样的经济转变也有益。”韩晓平说。

《华夏时报》记者从卓创资讯获得的数据显示,据其对沿海以及内江周边30家社会贸易单位调研发现,截至2020年4月16日,国内成品油贸易单位柴油库存占库容的比重在25.87%,较3月底下跌0.58个百分点。

杨霞分析,4月中上旬,国际原油价格整体呈现出低位震荡走势,虽然期间一度因为减产协议达成而短时大涨,但在全球石油需求疲软的情况下,原油价格再次回落,导致国内成品油市场观望情绪持续浓厚。此外,虽然4月份国内柴油需求继续回升,但是同比依旧存在较大差距,故而业者进购意愿较为低迷,仅在原油短暂上涨时出现过一波集中补货。

国资委秘书长、新闻发言人彭华岗在4月20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国际原油价格的暴跌导致中央石油石化企业大幅度减利。一季度,国际原油价格暴跌,布伦特原油价格从1月初的每桶68美元跌到了3月末的每桶23美元,期间一桶跌了40多美元。尽管低油价对降低我国经济运行成本是有利的,但是对中央石油石化企业生产经营和效益产生较大冲击。一季度国内需求下降,成品油销量下降也超过了20%,勘探、炼化等业务收入成本倒挂,石油石化企业整体亏损,影响了中央企业的效益增速,影响了30个点。”

成品油“地板价”调整为时过早

国际油价一路下行甚至近来时常上演断崖式下跌的情况下,普通老百姓最为敏感的还是能否买到更便宜的汽、柴油价格,甚至对2016年国家发改委设定的40美元/桶的“地板价”也颇有微词,能否调整成品油“地板价”的声音也开始浮出。

这首先要明确为何设定40美元/桶的地板价?“现行的成品油定价机制是在2013年修改完善的,直至2016年设定了‘天花板价’及‘地板价’,从2014年开始,国际石油格局出现了较大变化,从当时的110美元/桶快速下滑至40美元/桶以下的价格,国家发改委为了国内石油产业长期健康稳定发展,才设定了地板价及天花板价。”杨霞表示,设定40美元/桶的地板价,是综合考虑到了国内的原油开采成本、国际原油市场的长期走势以及国内的能源政策等因素而制定。

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分析,当初设定40美元/桶的地板价有其道理,与抑制石油消费,向低碳、清洁能源转型都有关系,中国原油70%依赖进口,如果成品油价格过低导致更多的消费需求,将引发能源安全的问题,而且国际市场原油价格低于40美元调控下限时,境内成品油加工企业,应该按照汽油、柴油的销售数量所规定的征收标准缴纳油价调控风险准备金,如果政府能够把这部分资金用于能源转型也是很好的举措。

“今年以来,因为油价大幅下跌,公司今年将上缴油价调控风险准备金。从谨慎性角度考虑,公司目前不能将额外这块利润计入公司的收入,只能是作为一种准备金计入账目。当然公司也在积极与政府部门进行沟通,争取有力的政策。”柴守平也在3月26日说。

根据中国石油企业协会、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一带一路能源贸易与发展研究中心联合编撰的《中国油气产业发展分析与展望报告蓝皮书(2019-2020)》显示,2019年,中国原油进口量50572万吨,增长9.5%,石油对外依存度为70.8%。

韩晓平表示,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要维护国家石油安全,除了直接进口石油外,在海外也要进行开发,当时购买的区块成本较高。“国内的开采成本也高,在国外打井几百米就能出油而国内可能需要几千米,最近几次的报道都是需要在8000米以上的深度达能有石油出现。”韩晓平说。

2020年1月,中石油塔里木油田宣布在新疆完成了国内乃至亚洲第一深井—轮探1井的深度已达8882米,折合日产原油超过100吨。

“今年的国际原油价格变动很大程度上受突发的公共安全卫生事件影响,如果仅依据今年的原油市场格局就要去改变或者调整成品油的‘地板价’,应该说是时机尚早。”杨霞分析。

林伯强也表示,要考虑目前的低油价是长期还是短期持续,目前看,调整40美元/桶的“地板价”规则早一点,如果长期原油价格维持在30多美元/桶,可以再考虑适当调整规则。

(责任编辑:贾瑞)
关键词:油价 成品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