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军事| 政务| 财经| 汽车| 文化| 娱乐| 培训| 科技| 数码| 家电| 健康| 解梦| 游戏| 佛学| 守艺中华| 国防军事| 军事APP| 头条APP| 地方 河南 湖北 四川 陕西 广东 山东 西藏

注册登录
当前位置:金融财经 > 财经焦点 > 正文

异常资金往来、存贷双高、诡异的预付款 广东榕泰被业界质疑

异常资金往来、存贷双高、诡异的预付款 广东榕泰被业界质疑
2020-11-03 14:44:50 来源:中国网财经

针对广东榕泰(600589.SH)的质疑远未停止。11月3日,广东榕泰再度发布针对年报问询函的专项说明,对公司全资子公司森华易腾信息系统控制存在缺陷的问题作出解释和整改情况说明。

广东榕泰因一再推迟发布业绩报告,导致2019年年报及2020年一季报“难产”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目前公司正在接受证监会的立案调查。调查尚未有结论,但广东榕泰与供应商不合理的资金往来及存贷双高等问题,早已被业界质疑公司或存在资金被占用的情况。

与供应商的异常资金往来

广东榕泰2019年年报被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非标准审计意见,主要内容涉及广东榕泰与部分供应商存在显著超过正常采购货物之外的资金往来,而会计师未能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判断该等资金往来的性质及广东榕泰与该等供应商是否存在关联关系。

上述问询涉及的四家供应商分别为揭阳市中粤农资有限公司(下称中粤农资)、揭阳市永佳农资有限公司(下称永佳农资)、揭阳市和通塑胶有限公司(下称和通塑胶)、揭阳市丰华化工助剂有限公司(下称丰华化工)。

公开资料显示,广东榕泰在2015年至2019年五年间上述四家企业累计采购相关的交易余额达20亿元以上,累计采购相关的交易往来款发生额高达80亿元以上。

其中,广东榕泰2019年向这4家供应商采购金额(含税)合计6.02亿元,但付款金额合计达到27.47亿元。2019年,广东榕泰向和通塑胶采购纸浆等原材料2.11亿元,实际付款10.36亿元,收款8.16亿元;向中粤农资采购尿素等原材料1.36亿元,实际付款8.42亿元,收款7.18亿元;向永佳农资采购尿素、木浆等原材料1.01亿元,实际付款6.15亿元,收款5.27亿元;向丰华化工采购聚氯乙烯等原材料1.54亿元,实际付款2.54亿元,收款6000万元。

异常资金往来、存贷双高、诡异的预付款 广东榕泰被业界质疑

异常资金往来、存贷双高、诡异的预付款 广东榕泰被业界质疑

值得注意的是,广东榕泰向和通塑胶为购买纸浆等原材料、向永佳农资、中粤农资购买尿素、木浆等原材料以及向丰华化工购买聚氯乙烯等材料产生了3.05亿元的应付票据,尚未交付的结算的部分形成了预付款,期末预付余额分别为1873.90万元、881.21万元、4000万元。

按照正常的商业逻辑,交易双方中处于比较弱势的一方才会愿意采用预付款的方式进行结算。接受预付款的一方,通常是产品比较畅销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而购买尿素这一类较为常见的原材料采用预付款方式的情况十分少见,即使有预付款也不会像广东榕泰这样数额较大,而且与供应商的现金往来款更是远远超过了实际交易款,广东榕泰的这一做法有违正常的商业逻辑。

另外,中国网财经注意到,广东榕泰曾在2016年12月份发行过一份信托计划,投资方向便是受让其支付给供应商的商业汇票债权。公开资料显示,广东榕泰2016年12月12日发行的金鹤243号广东榕泰债权投资2期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中,公司控股股东广东榕泰高级瓷具有限公司及董事长杨宝生为该信托计划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而该信托计划的借款人便是永佳农资、和通塑胶和宝泰化工。

异常资金往来、存贷双高、诡异的预付款 广东榕泰被业界质疑

结合对供应商的高额往来款项,业界有声音质疑广东榕泰或利用上市公司的非经营性资金或授信额度通过相关交易给对方开具商业票据或转现,在表外进行二次融资。针对这一疑问,中国网财经记者给广东榕泰在财报中披露的邮箱发去了采访提纲进行求证,但截至记者发稿并未收到回复。

诡异的预付款

资金的异常使用情况还体现在公司张北榕泰云计算数据中心建设项目上。张北数据中心一直被认为是广东榕泰加快转型的重要一步,但是,张北榕泰项目进展并不顺利。据张北县政府官网显示,2018年榕泰云计算厂房、综合楼主体施工,因后期资金问题,工程进展缓慢。在2019年张北县《精准服务重点项目建设活动回头看工作报告》中更是指出,榕泰从今年年初与河北银行洽谈贷款事宜,目前还未有结果。

2019年7月,广东榕泰全资子公司与广东国华机电设备安装有限公司(下称广东国华)圈定合同,约定由广东国华承包公司张北数据工程,提供采购设备和安装,总价款1.8亿元。2019年12月份,广东榕泰向广东国华支付了9000万元的合同款,后因该工程的土建项目尚未达到安装设备的条件,加之新冠疫情的影响,设备安装工作停滞,直至2020年4月相关的工作仍未有实质性进展,广东国华将此前公司支付的9000万元预付款退回了8000万元。

然而,2020年一季度,广东榕泰却再度向广东国华预付了2.255亿元的设备款。在今年4月份土建工程还未有进展的情况下,设备的施工和安装工作显然无法进行,预付款的行为与实际工期进展并不匹配。

存贷双高

除了资金往来存在异常之外,广东榕泰还存在“存贷双高”的异常情况。

从2019年年报的数据来看,广东榕泰账面上有高达10.03亿元的货币资金,其中受限资金为1.44亿元,为保证金及质押金。同时,同期公司的短期借款8.99亿元,一年内到期的其他非流动负债1.67亿元,长期借款0.43亿元,呈现大存大贷的特征。

异常资金往来、存贷双高、诡异的预付款 广东榕泰被业界质疑

从成本来看,广东榕泰为融资支付了9062万元的利息费用,而高达10亿元的货币资金产生的收益仅为2300万元。

中国网财经记者翻阅了广东榕泰近几年的财务数据发现,公司近5年来的货币资金都维持在10亿元以上的水平,在资金没有大比例受限的情况下利息收入却十分有限。于此同时,公司的有息负债也维持在10亿元以上的超高水平,与利息收入相反的是,公司的利息支出却维持在高位,近三年都在1亿元左右浮动。要知道,广东榕泰的归母净利润在2018年达到最高点,也才只有1.54亿元。

账面坐拥高额货币资金却还花费大量成本去融资,显然不符合正常的商业逻辑。存贷双高的“把戏”曾将“二康”(康得新、康美药业)拉下神坛,东旭光电也因此爆雷。

海通证券曾在研报中指出,对于“存贷双高”现象应给予重视,其中一种可能性是货币资金中存在未披露的大额受限资金,可能的情况一是被关联方或者大股东占用,二是为大股东或关联方提供贷款质押、担保,如与银行签订抽屉协议,质押存单从而放款给大股东或者关联方。

对于广东榕泰资金的异常行为,尚未有结论,公司目前正在接受证监会的调查。值得关注的是,2014年起,广东榕泰实控人在表外开始布局房地产开发和小贷业务。以房地产业务为例,2014年揭阳市泰禾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金6000万元,为揭阳市榕泰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榕泰实业)100%控股,而榕泰实业则是由广东榕泰实际控制人杨宝生持股98%,杨宝生的儿子杨腾持股2%。

目前由其开发的榕水湾项目已经进行到三期,7月7日,榕水湾三期的建设工程项目规划获得批准,该项目位于揭阳市区东山片区临江北路西以西、江华街西北,项目主体建筑48栋,总建筑面积92482.23平方米。

自2016年楼市调控开始,针对房企融资的一系列监管组合拳不断出台,对于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市场进行了持续强监管。在疫情冲击全球经济的全球宽松背景下,国内“房住不炒”仍然保持政策定力,对于房企融资的监管政策并未见明显松动。有行业报告指出,2020年下半年,房企到期债务再上台阶,到期规模环比上半年增长超过5成,房企的资金链进一步趋紧。(记者 李冰岩 里豫)

(责任编辑:耿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