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军事| 政务| 财经| 汽车| 文化| 娱乐| 培训| 科技| 数码| 家电| 健康| 解梦| 游戏| 佛学| 守艺中华| 国防军事| 军事APP| 头条APP| 地方 河南 湖北 四川 陕西 广东 山东 西藏

注册登录

中华网 china.com

河南
当前位置:文化 > 文学 > 正文

王蒙新作《笑的风》:风再起时有所思

王蒙新作《笑的风》:风再起时有所思
2020-11-12 09:43:09 来源:光明网

作者:李 健

王蒙新作《笑的风》描写了农村子弟傅大成从青春懵懂到耄耋之年的生活经历,从而折射出时代的变迁。我认为,阅读这部作品应当从两个维度予以把握;一方面,小说表现了傅大成在成长过程中的心理起伏、情感波折,寄情于事,情动于中,主人公不断审视内心,寻找自我救赎的方法;另一方面,小说像是一部浓缩了的编年史,记录了60多年的历史风云,糅合了众多符号性的年轮印记,从多样的视角反映了不同年代的独特样貌。

故事起源于一次青春情愫的记忆。上世纪五十年代,高中生傅大成在一个春夜忽闻风中女子银铃般的笑声,情致萌发,写了一首名为《笑的风》的诗:笑在风中/笑出十里内外/笑在雨里/笑得花落花开/笑在心里/笑得冬去春来/笑动大地长空/笑亮春花春月春海……这首诗写的是青春少年的奇妙幻想,却一度被讹传为春风艳情诗,给傅大成带来巨大的困扰,甚至开启了单纯又迷茫、荣耀而混沌的矛盾人生。

“笑的风”像是一句谶语,不仅贯穿于整个故事之中,还以乘风破浪之势推动情节的演进。高中毕业后,傅大成接受家庭的安排,与大自己五岁的农村姑娘白甜美结婚。在困难年代里,白甜美温柔贤淑、精明干练,傅大成聪明好学,又兼能工巧匠,二人在生活的磨砺中守望相助,成为人们艳羡的幸福美眷:“在一个并不理想的时期,在一个并不充足的年代,幸福的贫下中农傅大成和幸福的家政能手白甜美,他们是真正的成功者,他们是能干的老百姓,他们是惊涛骇浪里安稳的两条小鱼”。

改革开放以后,傅大成成为著名作家,白甜美则在商海中崭露头角。然而在幸福美满的表象之下,夫妻缺乏共同语言成了傅大成生活中最大的遗憾。此时,杜小娟的闯入,打乱了傅大成的生活,让人到中年的他心猿意马、朝思暮想。他们一起探讨哲学文学诗学交响乐,尽情追求艺术美学。离婚后,傅大成与杜小娟的再婚生活一度充满诗情画意,但是美好的爱情容易幻灭,琐碎的生活侵蚀着文艺的美感。“随着时间而巩固与充盈,但是时间也会使我们的珍爱一点点耗散与衰减……”于是,人到晚年的傅大成婚姻再次告急,二人最终分道扬镳。

小说中多处穿插了普希金“假如生活欺骗了你”的诗句,从旁印证小说主人公的人生困惑。傅大成作为新社会的青年,却受包办婚姻的禁锢,对此,他既苦恼不甘,又不舍离开这个勤劳能干的妻子,与杜小娟的恋情也交织着犹豫不决,变成了一段暧昧尴尬风流史。王蒙通过“笑的风”这一精神性的意象,来思考自由、爱情、婚姻对于个性解放的意义和价值,赋予傅大成这个人物形象更深刻的内涵,接续了现代文学以来“人的觉醒”传统。傅大成的一生始终沉浸在忏悔自责之中,“他感觉中国老封建往他身体里、胸腹里塞入了一块块球状毒瘤,毒瘤越长越大。他想呕吐,却又什么也吐不出来,他想做外科手术,却又不知道从哪里下手术刀……只能耍出一种以歪就歪的姿态,接受乃至于欣赏自己的全然另类风景”。他总是试图超脱又无法自拔,只好在耄耋之年回顾、反思和总结自己的过往。

作品中不仅描写了大跃进年代的乡村、计划经济时期的票证生活、城乡二元制度,也记录了八十年代的文学热潮、中国作家对外交流团、东西德与柏林墙等事件。那一个个带着历史印记的符号,仿佛一页页翻过的日历,虽然已经躺在了历史的角落里,却是真实存在过的。王蒙对这些时代的音符重新进行了梳理,有选择性地在小说事件中排列组合,重构成一个个富有年代秀的场景,使小说充满了浓郁的历史气息,又洋溢着生活的现场感。

2019年夏季,王蒙完成了中篇小说《笑的风》,在《人民文学》刊出后,又对小说进行了重写和扩充,增写了五万多字,使作品的容量更为丰富、精气神更为充沛。如作者所说,“我从发表出来的文本中,发现了那么多蕴藏和潜质,那么多生长点与元素,那么多期待与可能,也还有一些可以更严密更强化更充实丰富的情节链条因果、岁月沿革节点与可调整的焦距与扫描”。

无论是《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青春万岁》还是《活动变人形》《这边风景》,王蒙始终将探索时代与个人命运的关系贯穿于创作之中。《笑的风》看似在书写个人的经历,最终的落脚点还是这个波澜壮阔的时代,从中融合了古今中外、大江南北、阅历传奇,整个作品呈现出一种汪洋恣肆、繁复多样的面貌。将知识分子的人生遭际投放到宏大的时代背景之下,与日新月异的时代发展遥相呼应,增强了作品的历史厚度和思想内涵。

来源:光明网

(责任编辑:姜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