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军事| 政务| 财经| 汽车| 文化| 娱乐| 培训| 科技| 数码| 家电| 健康| 解梦| 游戏| 佛学| 守艺中华| 国防军事| 军事APP| 头条APP| 地方 河南 湖北 四川 陕西 广东 山东 西藏

注册登录

中华网 china.com

河南
当前位置:文化 > 文学 > 正文

考场外的等待

考场外的等待
2021-06-15 17:28:30 来源:中华网河南

人生中会经历许多种等待,我最难忘的就是家人在考场外的等待。

2019 年的 3 月 31 日,是河南省高职院校单独招生考试的时间。考试期间,我到学校的 2 号教学楼去巡考,途中看到在考场外等待的陪考家长。 时值中午,他们有的席地而坐,有的坐在湖边的凳子上靠着垂柳打盹,有的在警戒线外不停地踱步,时而焦急地向考场方向张望……于我而言,在大学教书 30 年,这样的场景并不罕见。但是,每次见到这样的场景,我都会感慨万千 :可怜天下父母心呀!同时,也不由得想起家人陪我参加高考时的情景。

1986 年 5 月,我到郑州参加全省体育专业统一考试。这是我第一次去郑州,同行的还有三位同学,由体育老师带队统一乘车去。在出发之前,大哥去学校告诉我,父亲决定和他一块去郑州陪我考试。在那个年代,家长陪考的现象还不多,尤其是农村的家长。听到这个消息,我非常高兴,非常激动。但是,转念一想,我又不想让他们去,因为这一去肯定要花不少的钱,这对于我们经常捉襟见肘的家庭来说,确实是不小的经济负担。可是,大哥说父亲没有去过郑州,刚好可以趁机去看看。我不好再做反对,就答应了。得知老师要带队统一行动,大哥向老师咨询了考试具体的安排,要了考试的地址,告诉我他和父亲在郑州等我。

考试的前一天,在老师的带领下,我们一大早从学校出发,坐汽车到县城,又从县城坐长途汽车到郑州。那时候没有高速,过黄河桥的公路还是单行道,所以等我们到郑州时,已经是下午了。由于当时的通信不发达,我无法得知父亲和大哥是否已经到达郑州。

到宾馆安顿好以后,老师带我们去看场地——省运动学校。快到运动学校时,我远远地就看见了父亲和大哥拉着侄子(6 岁)站在运动学校的门口。至今我依然清晰地记得那幅画面——那祖孙三人的组合特别鲜明,他们在学校门口四处眺望寻找我,那画面是多么的甜蜜而温暖,惹得同行的老师和同学纷纷对我投来羡慕的目光,发出啧啧的赞叹声。对于当时的我来说,祖孙三人的身影,让我一下子喉咙发紧,两眼发热。

其实,我知道父亲和大哥来陪考的原因 :一是因为我是家里 6 个孩子中第一个读了高中而且有机会考大学的,如果我能考上大学,改变的不仅仅是我自己的命运,也会改变整个家庭的命运 ;二是如果我能考上大学,我将会成为村里为数不多的大学生,也是第一个女大学生,会成为家人的骄傲,父亲和大哥在村子里会很有面子,家里人也不再会因为贫困而被人

轻视。所以,对我的考试,家人格外重视,他们内心对于我“鲤鱼跳龙门”的期待不亚于我自己。

父亲和大哥跟我们一块儿看完场地之后,要带我到亲戚家(父亲的表兄)吃饭。征得老师同意后,我们一块儿来到那位伯伯家。伯伯一家人非常热心,准备了一大桌丰盛的饭菜款待我们,说是特意为我增加营养的。说实在的,那是我长这么大见过的最丰盛的一桌菜,有的菜是我平日心心念叨却吃不起的,有的菜我连名字都叫不上来。席间,大家不停地劝我多吃,为我夹菜,给我加油鼓劲,希望我能考个好成绩。但也许是因为晕车,也许是一路颠簸太累了,也许是因为有压力,面对满桌子的佳肴,我却没有太大的食欲。但想到明天还要考试,我还是尽力地吃了些。

吃完饭后,大哥把我送回了宾馆。一天的奔波,紧张的心情,酷热无比的天气,在耳边嘤嘤不绝的蚊子,在空中轰隆隆飞过的飞机,让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尤其是父亲、大哥、侄子三个人站在考点门口等待张望的那幅画面一直在我的脑海里闪现……总之,那一夜我没有睡好。

考试的第一天,我们去得很早。当我们走到考点门口时,父亲、大哥和侄子已经等在那里。大哥递给我一包饼干,说 :“带上吧,万一排序靠后肚子饿了可以垫一垫,否则体力跟不上。”我没有吱声,接过饼干就跟着老师进入了考点。果不出大哥所料,我的排序真的非常靠后。不过还好,成绩还比较满意。当天下午,考的是我的弱项,可能是因为心理上有点怯,我明显感到身体疲惫,未能发挥出最好的水平。考官报完成绩后,我内心有些许沮丧,甚至觉得没有勇气去面对考场外等候我的家人。从考场出来时,我跟同行的同学说 :“你们先出去吧,我想自己待一会儿,麻烦你跟老师说一声,让他转告我父亲和大哥,让他们先回家吧。他们在,我有压力,影响水平发挥。”

同学们走后,我在操场附近的一个台阶上坐了一会儿,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一个人慢慢向门口走去。当我走出考点时,看到父亲、大哥、侄子和带队老师都站在路边等我。父亲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看着我。父亲没有读过书,他应该是找不到合适的话来安慰我,再加上他平日也不善于言辞,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我,只是远远地看着我。大哥迎着我走了过来,跟我说 :“听同学说你没有发挥好?没有关系,明天还有两项,还是你的强项,回去好好休息。”我强忍住眼里的泪水,嗫嚅地跟大哥说 :“你们回去吧,明天不用再过来了,今天我也不想去伯伯家吃饭,想跟老师和同学们在一起。”大哥笑了笑说 :“那好吧,我们回去。我给你留些钱,明天考完试别着急回去,第一次来郑州,到公园或动物园去转转。”说着,大哥从兜里掏了 20 元钱塞给我。父亲依然没有说一句话,拉着侄子一直在看着我。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心情,走到他们跟前,摸了摸侄子那被烈日晒得通红的小脸,帮他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对父亲说 :“你们都回去吧,没事,我明天会考好的。”父亲非常平静地说 :“别想太多了,尽力就行。”而我却非常坚定地说 :“放心吧,我明天一定会有好成绩。”

不等父亲和大哥回话,我转身往宾馆方向走,一直没有回头。我不敢回头,害怕看见他们三个站在考场外的身影,也害怕看见他们那充满期待的眼神。身后突然传来侄子那稚嫩的声音 :“小姑,再见!加油啊!”我的泪水夺眶而出,是感动,还是压力?我不知道。但祖孙三代人给予了我多大的希望和爱,我能体会得到。

那天夜里,我睡得比前一天要好。第二天去考场时,我没有看见家人的身影,我想他们应该是已经回家了,顿时感觉轻松了许多,考试也发挥出了自己的水平。当下午考完试走出考点时,我看见父亲、大哥和侄子依然在校门口的路边站着等我。我吃惊地问 :“你们不是回家了吗?”大哥说 :“其实我们一天都在外面等着你。怕你有压力,不敢让你看见。父亲说等你考完了带你去吃饭。”这真是人世间最温暖的话语,我无法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感动,只是拉起侄子的手,跟着父亲和大哥吃饭去了。

30多年过去了,父亲、大哥和侄子在考场外等待的身影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中,永远镌刻在我的心底,融进了我的生命里,成为我学习与工作的原动力。有了自己的孩子后,我更能理解父亲当年执意陪考的心情。(河南大学出版社,高闰青)

(责任编辑:news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