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china.com

河南
当前位置:文化 > 文学 > 正文

吴岩:儿童科幻文学不是“小儿科”

吴岩:儿童科幻文学不是“小儿科”
2021-08-25 09:55:53 来源:光明网

吴岩:儿童科幻文学不是“小儿科”

吴岩 光明图片

【走近文艺家】

他率先在国内高校开设科幻文学课程,是目前我国唯一的科幻文学方向博士生导师,也是首位荣获世界科幻文学领域重要奖项托马斯·D·克拉里森奖的中国人。近日,他的儿童科幻小说《中国轨道号》又摘得第十一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近四十年来,他始终在“科幻作家”和“科幻文学研究者”两个身份间自如切换。

8月6日,第十一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揭晓,这是中国儿童文学领域的最高荣誉。18部(篇)获奖作品中,有2部科幻文学,其中1部为科幻作家、南方科技大学人文科学中心教授吴岩创作的《中国轨道号》。这是继2020年托马斯·D·克拉里森奖后,吴岩获得的又一重要奖项。

吴岩不仅是一位科幻作家——他的作品七八成都是儿童科幻文学,还是目前我国唯一的科幻文学方向博士生导师——率先在国内高校开设科幻文学课程。近四十年来,吴岩始终在“科幻作家”和“科幻文学研究者”两个身份间自如切换。

“我开始科幻文学创作是1978年,说起来和光明日报还有着一段因缘。”日前,在南方科技大学附近的咖啡馆里,吴岩向记者娓娓讲述起他创作研究科幻文学的历程和《中国轨道号》背后的创作故事。

“20世纪七八十年代,国家发起向科学技术进军的号召,随后涌现出一批科幻作家,在社会上掀起‘科幻热’。我小时候正是看了郑文光、童恩正、叶永烈、萧建亨等科幻作家的作品,才喜欢上了科幻文学。”1978年,正在读初二的吴岩,因为特别喜欢叶永烈的作品,就鼓起勇气给他写了一封信。让吴岩没想到的是,叶永烈很快认真地回了信。

“收到回信我很激动,就写了一篇叶永烈作品读后感,寄给了《光明日报》编辑部。几个月后,报社文艺部的编辑专程来学校给我送来校样,请我再好好修改一下。几天后,文章见报了,在全校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第一次发表文章就登上《光明日报》,少年吴岩深受鼓舞。后来,叶永烈得知此事,还与这位“小粉丝”见了面,并带他认识了许多科幻作家,吴岩由此开始了自己的科幻文学之旅。

这些年,吴岩心中始终在琢磨一个问题:如何写出优秀的儿童科幻文学作品。“像《中国轨道号》,是在科幻的背景当中,用隽永的故事、神秘的元素抓住孩子们的心,而实质上是在探讨小朋友如何成长、家长如何处理亲子关系等教育问题,这也是我采用的新创作手法。”吴岩说,20多年前,他就开始酝酿一部关于中国宇航员成功上天的故事,但未能成行。他这次重新提笔,将生物计算机、红微子、新的卫星观测技术等科学幻想作为背景,从儿童的视角出发,讲述了1972年某部队大院的小朋友们怎样融入伟大的航天事业,作品中有和父母的温情与顶撞,有和死党的密约与冲突,有对偶像的追崇和效仿,也有对未来的憧憬与不安。

创作过程是艰辛的。尽管经历了长期的学术研究,阅读了大量中外科幻作品,《中国轨道号》仍然花费了吴岩三年多时间。“书里有很多我自己对童年的回忆,这让里面很多故事看起来特别真实,有很多人甚至打电话来问我书里写的是真是假——其实是虚构的。”吴岩说。

目前,受市场影响,不少人准备进入儿童科幻领域,希望从中“大赚一笔”。在吴岩看来,儿童科幻文学不是“小儿科”,更不是“摇钱树”,需要创作者秉持一颗真诚的心严肃对待。

创作《中国轨道号》过程中,有时候情节的过渡弄不好,吴岩就特别紧张,经常去大沙河岸边来回遛弯,并和太太反复琢磨,精心设计每个环节。他还特别看重儿童读者的反馈。《中国轨道号》出版后,吴岩有些担心书中的故事背景离当下太过遥远,为此专门去北京景山学校参加了一场青少年读者座谈会,最后孩子们的高度评价让他轻舒了一口气。

科幻作家之外,吴岩的另一个身份是科幻文学研究者。“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我国的科幻文学一度式微,而那时我仍然特喜欢科幻,一直想从理论上证明科幻文学是优秀的。1991年,我还在北京师范大学开设了科幻文学课。”随着研究的深入,吴岩发现科幻不仅是文学圈的事情,还关涉国家软实力的建构。

吴岩说,在美国科幻文学的黄金年代(20世纪四五十年代),很多科幻创作的背后都有国家资助,其目的当然不是为了推出几部科幻文学作品,而是为了吸引更多人才投身科学研究,推动本国科学事业发展。最近国内的一个研究也认为,科幻事关未来定义权,实际上就是对未来的一种文化影响力。我们中国想要发展,是否也应通过文化去影响未来,这一点应该认真考虑。

颇让吴岩欣慰的是,从北京师范大学到南方科技大学,他开设的科幻大课始终深受欢迎,每堂课都有上百学生。除了开设科幻课程,他还在南方科技大学创办了科学与人类想象力研究中心,研究怎样以不同的方式激发人们的想象力。这个中心除了创作科幻小说,研发科幻文化产品,还进行了一系列想象力和科幻方面的基础研究。

在吴岩看来,中国的科幻文学现在处在很好的发展机遇期,从政府、知识精英到读者都非常支持,平均每年有几百种新作品出版,但像《三体》一样优秀的作品还是偏少。针对这个现象,他认为应该让孩子们从小就认识到,科幻文学艺术领域是无限宽广的,道路也是多样的。为了培养青少年的想象力和创新能力,他和团队编制了一套《科学幻想:青少年想象力与科学创新培养教程》,他相信人的想象力是可以慢慢培养的。(作者:光明日报记者 党文婷 严圣禾)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责任编辑:姜伟)

为您推荐

河南:无偿献血的新冠肺炎康复患者可享3000元人道关怀金

2021-12-09河南 无偿献血 新冠肺炎 康复患者 3000元 关怀金

@郑州人 互联网新媒体创意短视频制作大赛火热进行中

2021-12-09互联网 新媒体 创意短视频 制作大赛

敲黑板!郑州受损报废车购置新车补贴延至12月31日

2021-12-09郑州 受损报废车 新车 补贴

提醒!驻马店发现38名新冠密接者,5人活动轨迹公布

2021-12-0938名新冠密接者 驻马店 活动轨迹

九三学社河南省科学院委员会专家到河南省财政金融学院传授食用菌课程

2021-12-08河南 健康 食品生物 河南省财政金融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