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china.com

河南
当前位置:文化 > 文学 > 正文

湍急江流中,一位教师的“最后一课”

湍急江流中,一位教师的“最后一课”
2021-12-24 14:46:54 来源:光明网

那惊鸿一跃,让无数人的心揪成一团

2021年6月1日,欢乐的儿童节。一天的喧嚣散去,傍晚7点左右,一条一分多钟的短视频突然传遍网络:从江岸延续到江面,十余个人手拉着手站成一排,宛如一条长长的“链条”。“人链”延伸入江水的那端,正在接应一场紧张救援:一个小黑点上下浮动隐约可见——是落水者;旁边,另一个小黑点使劲靠近他抓住他——那是第一位施救者。生命的接力旋即开始,落水者经过第一位施救者的全力托举,被传至另外两位施救者,一番艰难搏击,落水者终被传送至“人链”,进而获救。与此同时,第一位施救者在视频中的身影时隐时现,渐渐消失……

这段用手机拍摄的短视频,画质并不清晰。可人们急切的呼喊和真诚的祈祷清晰地令人汗毛直立,成为画外音。

这段短视频,也是人们第一次认识王红旭的方式。

很快,事实部分还原。人们知道了,2021年6月1日下午约5点40分,重庆市大渡口区万发码头长江有一对小兄妹意外落水,女孩5岁,男孩6岁。险情发生时,一个小伙子第一个冲下水救人,他与同伴先救起小女孩,来不及喘息和思考,又奔向小男孩,与冰冷无情的凶险江水持久搏击……从傍晚开始,网络为那个重庆汉子沸腾,国人为那个巴渝好人点赞,万千民心牵挂着那个热血男儿。

关于这个小伙子,人们最初仅知道他是大渡口区的小学体育老师。而在得知这一简单信息后,同为体育老师、也是王红旭好友的张杨却马上有了不祥的预感。他本能地拨通了那个极熟悉的电话号码,彩铃响起,一声,两声,三声……旋律重复一遍又一遍,但那声亲热的“喂”始终没有出现,直到电话自动挂断。急了眼的张杨四处找渠道查证。

“就是王红旭,大家正在紧急搜救他……”很快,张杨的直觉被印证。他立刻奔向江岸。

像张杨一样奔向事发地的人还有很多,亲人朋友们与现场目击者会聚江边,一夜未眠。

他急着下水救人的时候,来不及脱下衣裤,家里钥匙还揣在兜里呢。他哪里舍得这个家呀!指不定,一会儿就回来了。听,门锁转动的声音传来,儿子小团团奶声奶气:爸爸回来了!妻子希希怀抱着散发他身上熟悉气味的衣物,低头啜泣,他上前温柔地唤醒她:亲爱的,我回来了,你别哭。他微笑着,走到父母跟前:儿子回来了,二老放心吧。

亲人朋友这样祈祷着。

“他就那么冲过去了。我一度以为,他是两个落水小孩的父亲,但他不是,他只是个路过的陌生人。”“他的妻子和儿子就在岸边呐!”与王红旭一样陪着孩子来过儿童节的路人们将惋惜之语一遍遍地重复着。他的妻子大哭着往江里奔要找回他,他的小儿子抱着崩溃的妈妈,他的老母亲跌跌撞撞赶来,甚至难过得无力走下码头那几级台阶……“老天有眼,让好人回来!”江岸边的叔叔阿姨们绝望地哭喊。

那一夜,太多的牵挂,来自更多与王红旭素昧平生的网友——

好人一定能够平安!

谢谢王老师,为我们的社会,为我们的世道人心,为我们的孩子,做了一回榜样!

…………

此后的二十个小时,所有人都怀着希望,等待着。

奇迹没有发生。6月2日下午4时许,王红旭的遗体,在距事发地点不远的江底被发现。“他的手臂紧紧抱在胸前,交叉着,分明是拼了命的姿态。”看见遗体,张杨几近崩溃,“老同学深爱生命珍惜生活,最后一刻,还在努力想要搏回一条生路。他只有35岁呀!”

“红旭,你在哪里?红旭,你快游回来啊!”妻子嘶喊着,想要冲向江中,幸好被人们拉住。

3岁的团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哭喊着:“爸爸,爸爸,你快回来!”

可惜,那段市民随手拍下的视频,是王红旭留给这个世界最后的影像。

英雄的诞生,在热血沸腾的一瞬。

或许,王红旭在人们的惊呼声中飞奔入江的一刹,除了救人没有更多想法。就像另一位救人者、同为体育老师的许林盛所说:“看见孩子在跑道上摔倒了,我们要做的,就是立刻冲过去看看他有没有受伤。除此,再无其他。”

这一瞬间发生的英雄故事,在点击率不断飙升的同时,所有与之关联的细节、点滴、场景,亦慢慢合拢、还原,渐渐塑成一尊“时代楷模”的立体之碑。

那十二字家规,是三代教师对师道的坚守

这里是重庆市万州区的余家镇。那条小河延伸得很远,像细小却绵长的血管,输送长江水,默默滋养大片坡田土地。

绵延的小河,古朴的石跳墩,余家镇悄悄在时代变迁中保留了自己血脉中的传统。1986年12月6日,王红旭出生在余家镇消水村一个教师世家,祖父母、父母、夫妻三代六人都是教师。祖父立下家规:教良心书、教清廉书、教公平书。在四周弥漫的书香气息中,王红旭一点点长大,初中就离家到万州城念书。也是在初中,王红旭生过一两次大病,从此深觉强身健体之重要,就此爱上了体育。2004年,王红旭考入重庆师范大学体育系体育教育专业。2009年8月,他正式成为育才小学的一名体育老师,从此育才小学有了一位人见人爱的“旭哥”。

“旭哥”,是同事们对王红旭的昵称,因为他体格壮、身手好,热心肠、爱张罗。“旭哥”走后,同事们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他是个好人,更是个好老师。”

夜深人静,父亲与儿子促膝长谈。父亲王平告诫儿子,如今教学改革是教育发展方向,一定要虚心向领导同事请教,主动学,不断积累经验,“更重要的是,好好待学生。你要想着,如果我是这孩子的父亲,我该怎么做。”父亲说的话,儿子深深记在心里。

2009年10月,刚入职不久的王红旭突然接到区里新教师赛课的紧急任务,并且抽到了“快速起跑”这样一个相对枯燥难教的课题。教学经验不足,就不断揣摩,一份教案修改十几二十遍;普通话不够标准,仪态不太好,就对着镜子一遍遍练;为了让学生体会起跑一瞬间力道迸发的感觉,拿木头自制了起跑器。最终,王红旭拿到了二等奖。有了这次赛课经历,王红旭在教学之路上突飞猛进。比如,他设计了很多新颖的游戏以训练学生的快速反应能力和协调性。在这些游戏里,老师和学生的心也越贴越近。

体育一直是育才小学的长项,奥运冠军李雪芮、武术世锦赛冠军汤露等运动健将都毕业于这所小学。作为学校训练队的带队老师,王红旭并非从一开始就得心应手。2009年区中小学生运动会,王红旭初次出战,他带领的“乙组”遗憾地铩羽而归。王红旭找来《体育教学》《田径训练》等专业书籍,一边抓理论学,一边虚心请教市区的优秀教练员,年轻教师的训练水平逐渐提升。执教12年,王红旭先后荣获市、区优秀教练员称号4次,区优秀指导教师5次,所带班级多次被评为区级、校级优秀班集体。

“危急关头,牺牲自己救人值不值得?”这样的话题,父亲王平曾与王红旭探讨过。父亲知道,儿子一直有颗为他人付出的热心,更何况他现在还是一位人民教师。

“危急时候还考虑什么值不值得,救人最重要。”儿子的回答掷地有声。

确实,这并不是红旭第一次救人。

大学暑假,他曾和同学一起去游泳馆兼职。一次,他发现深水区有人溺水,毫不犹豫地跳入水中。还有一次,暑期休假,他带着儿子在外玩耍,旁边的一个小孩磕伤了脑袋,他也是一把抱起受伤的孩子,驱车送往附近医院。

一件件看似鸡毛蒜皮的小事,铸就了英雄的灵魂,直到他突遇危机时纵身一跃,这无畏的灵魂瞬间奔腾而出,划过漆黑的夜空。

那个“三好男人”,温柔地守护着身边的一切

妻子陈璐希的朋友圈,满满记载着一家三口的幸福日常:秀恩爱、秀生活、秀现在、秀未来。

2012年7月从重庆师范大学“优招”入校的陈璐希,教语文兼当班主任,碰巧与教体育的王红旭搭档。那时,班里有个特别活泼好动的小罗同学,课堂上不但自己做小动作,还把头扭来扭去,找周围的同学说话。为不影响其他同学,陈璐希就让小罗同学站起来。第二天放学,陈璐希站在学校门口目送孩子跟着家长离开,小罗同学的奶奶突然冲过来,一把抓住她,质问道:“你凭什么让我孙子罚站?”刚刚走出大学校门的新老师陈璐希尴尬难堪,手足无措。闻讯而来的王红旭拨开人群,三言两语便化解了老人的怒气。他把委屈得直掉泪的陈璐希拉到一边,劝慰道:“不要难过,你要理解老人和孙子之间的‘隔代亲’。遇见这样的事情,一定要第一时间与孩子的第一监护人沟通。不信,你问问孩子父母,看他们知不知道这件事。”果然,小罗同学的父母并不知晓孩子在课堂上的表现,更不知晓一直帮带孩子的奶奶“找老师理论”的事情。在王红旭的提议下,陈璐希主动加强与家长的联系沟通,获取他们的信任,与他们一起帮助孩子转变学态度。一个学期之后,小罗同学的奶奶再次出现在陈璐希面前,笑意盈盈。

他一直默默鼓励她。她要参加赛课,一遍遍在教室里试讲,他站在教室外面听。夏夜蚊虫叮咬,他的腿脚满是红包,她看见,嗔怪道:“怎么不来教室里坐呀?”他答:“让你放轻松呀!”

他一直用乐观的态度感染她。他是个“多面手”,不仅仅是体育老师,还是学校的“人事员”,甚至做过财务工作,仿佛一块砖,哪里需要往哪里搬。为给80岁的退休老师更改社保信息,他一遍遍跑社保局;为帮助因摔伤行动不便的同事办理工伤报销,他一次次上门服务;为给老师们讲清职称申报表格的填写要求,他利用休息时间做PPT……

得知璐希怀上了孩子,王红旭在医院走廊里蹲下来,哭了,激动地哭了。

团团在妈妈肚子里,他就开始给孩子写日记。他买来胎心检测仪,隔着妈妈的大肚子,听孩子咚咚咚的心跳声。

孩子出生了,他照顾陪伴,给孩子冲奶粉,教孩子说话走路,带孩子玩耍。团团喜欢看爸爸戴着手指玩偶演戏说话,爸爸便给他整整表演了两个小时。相册里,父子亲密相处的画面随处可见,爸爸喜欢把团团背在背上,抱在怀里——在动物园的亲子空间,爸爸一只手臂抱起小团团,另一只手臂张开,五只小鸟便依次在爸爸的手臂上落定,团团高兴得咯咯直笑。

当了父亲,更能体会一个父亲的真实心境,“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在关键时刻作出属于父亲的选择。

有一阵,下午放学后一直有个小姑娘默默坐在操场边,看着训练场上生龙活虎的同学们。她的眉头微微皱起,眼睛透露出的却是向往与羡慕。

小姑娘叫谢林巧,刚读小学三年级。她是王红旭一眼看中的短跑好苗子,当初第一次看她跑50米,王老师便翘起大拇指夸她“节奏好”,并且立刻让她参加训练队进行专门训练。谢林巧热爱体育,训练成绩突飞猛进。但三年级开学不久,妈妈担心影响学成绩,强行要求女儿中断了训练。

小女孩的心事,在训练场忙碌的王红旭瞥上一眼便都知晓了。他走到静默坐着的谢林巧身边,微笑着,请她来给自己这个教练员当“小助教”。回到熟悉的训练场,小小的谢林巧迅速恢复了活力。她鼓足勇气,对王红旭讲出心愿:“王老师,我还是想回队里参加训练。”

“如果你真的想做一个专业运动员,愿意吃下训练的苦,那我去说服你妈妈。”王红旭弯腰,望着谢林巧稚嫩的小脸,向她保证,“这件事包在我身上。”

王红旭找到谢林巧的妈妈,告诉她,小谢同学是个很有短跑天赋的孩子,并且发自内心喜欢这项运动,如果让她坚持训练,假以时日,一定能在这条路上走得很远。王红旭还对谢妈妈说,放心,我一定好好监督您的女儿,让她学训练两不误。谢妈妈终于点头同意了。

谢林巧到底没有让王老师和妈妈失望。小学四年级,进了区里的田径训练队。2016年,在重庆市第五届运动会上,12岁的谢林巧获得女子100米跑、200米跑“双料冠军”,初中毕业后,考入重庆市最好的中学之一——巴蜀中学。

虽说,王老师永远一副暖洋洋的笑模样,说话率真又幽默,手中常常提着装满小食品的购物袋——那是给队员们的奖励。但在训练场上,他较起真来,大家还是怕的。有回跑50米,谢林巧离训练标准差0.02秒,王老师虎着脸硬让她跑到达标为止。那天,谢林巧一连跑了十次,最后大哭着达了标。“看,哭了才能突破极限嘛!”王老师在一旁咧着嘴大笑。

王红旭于学生,亦师亦父亦友。

那一支支白菊,寄托着对师者的感谢、对英雄的敬仰

几天后的清晨,人们送别英雄王红旭。

渝警骁骑开道,灵车从大渡口区宝山堂出发——前一天,即将读高三的谢林巧和部分队友在那里向恩师告别,并许下心愿:

王老师,谢谢您让我们找到了前进的方向,以后,我们也要当体育老师,当一个仁义、大爱、无畏的好老师。

灵车途经长长的钢花路,闻讯而来的市民站在路边,垂泪为王红旭送行。尽管,他们与他素昧平生。灵车过处,车辆停驻让行,鸣笛致哀。

时代呼唤英雄,时代需要英雄,英雄就在身边!

灵车驶向育才小学建设村校区外的主干道,师者王红旭将与朝夕相处的师生们告别。

老师和孩子们早已列队在校门前的人行道上等候了。这支队伍里,还有自发赶来的校工们,他们忘不了,那个经过花园向他们问好的王老师,那个在食堂打饭夸赞菜香的王老师。

更醒目的,是一支支白菊,学生们手中那散发着幽香的白菊。孩子们用零花钱买下的白菊,寄托着沉甸甸的哀思和感谢。

这些学生,有的熟识王老师——四年级的马越还记得第一次足球课的情形,也常常听见学校广播通知“请王红旭老师到体育场”,然后看见一个飞奔的背影。或许,那天他飞奔到江水中,留给大家的也是这样一个背影吧。

有的或许没有上过王老师的课,只是在操场上见过他——谢谢我并不熟悉的王老师,谢谢您用宝贵的生命,为我们上了最后一课!

王红旭生前,仍有心愿未了。

2019年10月25日,王红旭庄严地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2021年5月6日,王红旭被确定为入党积极分子。

如今,他被追认为中共党员并被评定为烈士。

“一个时代,只有英雄横空,才能奏响划时代的共鸣。英雄事迹为人所敬仰,英雄精神为人所效仿。王红旭老师以无疆大爱,生动地诠释了‘爱满天下’的真谛和内涵,他是家人的骄傲,育才的骄傲,新时代人民教师的骄傲,他永远在我们心中!”育才小学校长含泪总结。

2021年9月16日,父亲王平代替儿子站在了“时代楷模”的发布仪式现场。沉浸在巨大悲恸中的父亲明白,这是人们对正义和大爱的郑重褒扬,儿子用自己的义举,点亮了无数的心灯。

团团常常问妈妈,爸爸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妈妈告诉团团,爸爸化作了天上的星星,你想爸爸,就往天上看,最亮的那颗就是他。

幼小的孩子信了。好呀,妈妈,我长大要去开飞机,这样就能离爸爸更近些。

陈璐希一直默默收集与王红旭相关的各种新闻资料,也把朋友圈所有图片归档,“等到团团长大,我会告诉他关于红旭的一切。最重要的,我要让团团明白,什么是‘爸爸’。”

师之楷模,德耀巴渝。恢复了往日平静的长江,粼粼波光折射,点点金光闪耀。旭日初升之时,人们不会忘记那个义无反顾的身影……(作者:李燕燕,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光明日报》( 2021年12月24日14版)

(责任编辑:蔚广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