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吃喝玩乐 > 消费 > 正文

网游中的"婚恋诈骗":用"婚托"模式推广"三无"游戏

网游中的"婚恋诈骗":用"婚托"模式推广"三无"游戏
2020-04-28 09:03:52 来源:中国青年报

“这游戏我真的玩不起了,求你放过我吧。”发出微信后不到1分钟,29岁的苏州小伙张昊就发现自己被女友拉黑了。

他并不知道,屏幕那头的“女友”麻利地在客户列表中将他标注为“劣质客户”,转头便向别人喊起了“老公”。

近日,在江苏省太仓市人民检察院办理的墨氏集团新型网络诈骗案中,犯罪嫌疑人正是以情感诈骗为主要手段,充当“三无”游戏“掮客”,设置话术陷阱,不断实施诈骗。

所谓“三无”游戏是无经营许可、无游戏备案、无法公开下载的游戏。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中发现,原本这类进不了市场的游戏,毫无生命力可言,然而每年都会有不少年轻玩家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将大量金钱“砸”向其中。

两个月烧钱6万余元

2017年9月,张昊在玩网游《英雄联盟》时认识了自称“林可可”的女孩并互加微信。在翻看“林可可”的微信朋友圈后,张昊发现对方是一名长相甜美、家境优越的在校大学生,随即产生好感。两人聊了不到半个月,便确定了恋爱关系。

2018年7月,“林可可”突然让张昊陪她玩一款名为“剑动九天”的新手游。张昊发现,这款游戏制作十分粗糙,可玩性很差,且无法从手机App商城中搜到,只能通过对方发来的链接进入。

张昊还发现,“剑动九天”要比普通网游更“烧钱”——很多常规操作都需要充值才能完成,连游戏角色“结婚”都有199元至9999元5个档次。

张昊为博取女友开心,先后充值了4万余元。两人不仅在游戏里“结了婚”,还生了个“孩子”,创建了含有两人共同名字的“帮派”。

随后,“林可可”又向他推荐了跟“剑动九天”相似的一款手游“舞寒星”。两个月下来,张昊向这两款游戏充值6万余元,不仅花光了多年积蓄,还欠了两万余元的网络小额贷款。直至突然被对方拉黑,他才意识到可能遭遇诈骗并报警。

用“婚托”模式推广“三无”游戏

太仓市公安局于2018年12月在江苏常州将扮演“林可可”的犯罪嫌疑人罗兵(化名)和其他8名犯罪同伙抓获归案。

审讯中,罗兵等人供述出了其“幕后老板”——重庆墨氏诈骗集团头目唐怡敏(化名)。据介绍,该集团在重庆、无锡、常州设立多个诈骗窝点,以游戏推广为名长期从事电信诈骗活动。

今年3月26日,太仓、重庆两地公安机关联合行动,一举将以唐怡敏为首的电信诈骗团伙一网打尽,现场抓获涉案人员78人。一条以婚托模式推广“三无”游戏、涵盖“制作-运营-推广”的黑色产业链浮出水面。

唐怡敏向警方交代,每年游戏行业内都会有一批网络游戏无法通过审核,其中部分有“圈钱”功能的游戏会被游戏平台以低价收购。这类游戏平台往往是知名度不高的小平台,为了避免被相关部门发现,平台方并没有将游戏入口放到网站上,而是以“链接邀请”的方式在后台偷偷运营。

2017年年初,经营一家网游代练工作室的唐怡敏,经朋友介绍,认识了重庆玖悦游戏平台负责人胡杰(化名)。胡杰告诉唐怡敏,手里一批没有资质的游戏,可以给出高达70%-80%的返点回报,玩家在游戏中充值100元,推广方可以拿到提成70-80元。

在经济利益驱使下,双方签下合作协议,注册成立了墨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墨洪公司”),专做“三无”游戏推广。

唐怡敏开发出“婚托”推广模式:让推广员冒充女性身份在正规网游中搭讪男性玩家,以“谈恋爱”的方式骗取对方信任,随后发送平台生成的游戏链接,将对方拉至“三无”游戏中,并通过话术怂恿他们充值消费。

为方便管理员工,墨洪公司将员工分为“股东”“高管”“组长”“推广员”等层级,制定业绩考核指标,明确部门分工。

公司总经理负责日常管理工作,组长对推广员进行话术培训;人事部负责在求职网站上招聘“游戏推广员”,并对推广员的QQ、微信账号进行“美女包装”;推广部负责实施整个诈骗行为,女性员工通过发送语音、接听电话、视频等方式为男性推广员的诈骗行为打掩护……

墨氏集团在游戏推广圈内的名气越来越大,合作的非法游戏平台和游戏数量也逐步增多。

诈骗模式不断演变

推广员会将消费能力强、信任度高的玩家,列为“高级客户”,并转至组内公用微信账号,由组长直接对接,组长在游戏外编造各种理由骗取玩家钱财。这种直接诈骗的方式被圈内人称为“做外贸”。

太仓市人民检察院承办检察官李会介绍,该案另一名受害人朱某在与推广员“交往”的一年多时间里,先后被对方以“约见面”“父母生病”“要生活费”等理由,骗走约3万元。朱某提出分手,推广员为了让其继续转款,使用从网上搜到的割腕等视频照片相威胁,逼迫朱某再次转账两万余元。

2019年年初,常州墨枫公司和重庆玖悦游戏平台先后被公安机关查处后,唐怡敏意识到继续从事“三无”游戏推广风险很大,于是便着手改变诈骗模式。

唐怡敏设立直播推广部,在青鸟直播等小众直播平台上寻找女主播进行合作。推广员在采用“婚托”模式与游戏玩家发展为男女朋友后,谎称正在做主播,要求对方到指定直播间观看并“刷礼物”。

为了增强客户的信任度,推广员会在直播中冒充主播,与客户进行微信聊天,主播也会配合推广员的话术怂恿客户充值“打赏”。双方会按协商好的比例,将直播收入分成。

据警方介绍,至案发时,墨氏集团已采用“拉直播”的方式诈骗十余人。

今年2月5日,太仓市人民检察院依法以诈骗罪对35名墨氏集团成员提起公诉,涉案金额高达200余万元。

李会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从去年开始,苏州地区发现墨氏集团的新型电信诈骗模式,目前全国各地已出现多起类似诈骗案件。较之传统的婚恋诈骗,在此类案件中,犯罪分子通过“婚托”方式将受害人引入游戏“陷阱”骗取钱财,因“三无”游戏在网络上无法查到,故诈骗行为具有很强的隐蔽性。犯罪分子与游戏平台相互“勾连”,为了规避法律风险,他们试图利用游戏充值这种形式合法的交易方式,将诈骗钱款“洗白”。

李会介绍,大多数推广员既是被告人又是被害人。他们大多在17-24岁之间,刚从学校毕业不久,缺乏社会经验,没有经济基础,急需一份稳定的工作。墨氏集团正是抓住了他们急于求职的心理,在大型求职网站公然以“游戏推广员”名义招聘,并设置极低的入职门槛以及提供免费食宿等条件。员工入职后,公司会刻意隐瞒其运作模式的非法性,一边对他们进行精神“洗脑”,一边以“离职领不到薪水”等理由绑住他们,从而使这些年轻人沦为他们骗钱的工具和帮凶。

对此,李会建议,有关部门应加大对游戏推广市场的检查力度,严格规范行业运作标准。求职者也应提高鉴别能力,如发现就职单位存在非法行为,应在保护好自身的情况下,第一时间向公安机关报案。

(责任编辑:孟翔宇)

为您推荐

春节返乡须持核酸阴性证明:“返乡”如何界定,须尽快出细则

2021-01-21滔河乡天气预报 滔河乡白亭村书记 滔河乡直小学 滔河乡石庙湾村 滔河乡书记 滔河乡中 滔河乡第一初级中学 孔家峪村 西穆家峪村怎么样 孔峪村的由来 林州市孔峪村 临淇镇孔峪村 泰安市宦家峪村开发 泰安市宦家峪村书记 李家峪村社区服务站 聂家峪村第一书记 沂源县苏家上峪村 思源社区 思源社区 思源社区广安论坛社 广安思源社区 兴义思源社区 于都上欧思源社区 思源社区论坛 思源社区在哪里 思源社区怎么样 思源社区直播 思源社区app 黄桥村 黄桥村 黄桥村在哪里 黄桥村宅基地平移图片 黄桥村公交站 黄桥村委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