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南阳 > 法治 > 正文

未成年人死亡谁之过——卧龙区法院巡回审判走进南阳师院法学院

未成年人死亡谁之过——卧龙区法院巡回审判走进南阳师院法学院
2019-12-16 12:45:07 来源:中华网河南

理发店未成年员工与店老板、其他员工深夜一起在KTV喝酒、唱歌时,突然发生休克昏倒在地,后经120急救中心抢救无效死亡。KTV与同行人员对他的死亡是否应当承担责任?如果有责任,那各自应当承担多少?2019年12月12日上午,卧龙区法院民一庭走进南阳师院法学院,对这起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案件进行巡回审判。

未成年人死亡谁之过——卧龙区法院巡回审判走进南阳师院法学院

2019年6月17日凌晨12时许,某理发店老板王某在市区某KTV订了一个包间,和徐某、刘某甲、郭某、李某、张某、马某、曹某、魏某在微信上相约一同到此唱歌、喝酒,在众人娱乐时,刘某甲突然休克昏倒在地,其他同行人员立即将刘某甲抬到大厅实施抢救并报警,经120施救至南阳市第二人民医院抢救无效后死亡。经某专业司法鉴定中心鉴定,确定刘某甲是因饮酒并发心肌断裂、肺水肿、脑水肿等急性呼吸功能障碍导致死亡。

事发时刘某甲未满16周岁,生前在王某和徐某合伙经营的理发店打工。对于其死亡,刘某甲的父母遭受了巨大打击,认为某KTV及王某等同行的8人都应当对刘某甲的死亡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因与多名被告协商无果,刘某甲的父母遂将某KTV及王某等8人诉至卧龙区人民法院,要求共同赔偿刘某甲死亡赔偿金等各项损失共计499437.61元。

经法庭调查、举证、质证、双方辩论等法定程序后,双方当事人对案件事实均无争议,但对赔偿数额最终未达成一致意见,主审法官对该案当庭宣判。

法院审理认为,受害人刘某甲出生时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经过法络四联症手术,出院后,虽然其心功能为一级,但仍然需要注意并发症的发生,要定期去医院复查,按时服药。且在尸检时,检出刘某甲乙醇含量为66.7mg/100ml。经专业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刘某甲符合法络四联症术后因饮酒并发心肌断裂、肺水肿、脑水肿等致急性循环呼吸功能障碍而死亡,饮酒考虑为死亡的辅助因素。刘某甲明知自己有心脏病,还大量饮酒,其本人对自己的死亡有过错。原告父母明知刘某甲为未成年人且患有心脏病,在其夜不归宿的情况下也不询问,对其进行管束,没有履行好自己的监护责任,也没有证据证明在刘某甲手术后对其病情进行定期或不定期复查、服药。因此,原告父母对刘某甲的死亡后果也有过错。南阳市某KTV没有履行好法律规定的对未成年人保护义务,且在有两个未成年人进入KTV的情况下,没有要求其出示身份证件,并向所在的包间内送酒。因此,南阳市某KTV有过错。王某、徐某共同出资开办了某理发店,系个体工商户,刘某甲在该理发店从事给客人洗头工作时,不满16周岁。且在KTV娱乐期间,没有证据证明刘某甲在饮酒时王某、徐某对其进行劝阻。因此,王某、徐某存在过错。郭某、李某、张某、马某、曹某作为成年人,在刘某甲饮酒时,未进行劝阻,因此,均存在有过错。魏某在事故发生时不到14周岁,属于未成年人,本身就属于法律保护的对象,对事物认知较差。因此,不宜认定其有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根据各当事人的过错程度,法院认定,受害人刘某甲及其父母过错较大,自己承担60%的责任;剩余40%的赔偿责任,南阳市某KTV承担20%;王某、徐某各承担5%;郭某、李某、张某、马某、曹某各自承担2%。

法院确定,刘某甲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共计计669,557.8元,精神抚慰金10000元。遂判决南阳市某KTV向刘某甲的父母支付赔偿金133,911.56元、精神抚慰金5,000元;王某、徐某每人各支付赔偿金33,477.89元、精神抚慰金1,250元;郭某、李某、张某、马某、曹某每人各支付赔偿金13,391.16元、精神抚慰金500元。(杜明 丁清凌 王庆善)

(责任编辑:王怡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