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南阳 > 法治 > 正文

从防控网格想到诉源治理——南召法官志愿者在疫情防控中的思考

从防控网格想到诉源治理——南召法官志愿者在疫情防控中的思考
2020-02-21 12:30:37 来源:中华网河南

近两年来,“网格治理”常被提起,也常见诸媒体。较早使用这个新词的是公安系统。一些地方的公安机关在综合治理、平安建设中,把城镇的街道、居民点按照所属辖区或道路、街道,划为相对独立的“网格”,每一个网格中派驻警员和综治人员,以网格为单位进行治理。这种网格打破了城镇社区、村组、居委会的传统辖区,以方便管控为原则,一个网格可能包括一个小区或数个小区。在今年元月下旬召开的河南省市域治理动员大会上,就有一些市县介绍这方面的做法和经验。

换句话说,在下一步的市域、城镇治理体系建设中,“网格管理”将成为主要手段。在网格治理中,辅以村民自治、信息化手段运用,城镇户籍改革,网格自治组织的建立等,网格治理将成为市域治理、城镇管理的重要抓手。

如何进行网格治理?仅靠人为的把社区、街道化为块块,形成“网格”,这只是形式上的做法。要想真正对网格中的居民、事务进行治理,必须从网格的基础建设做起。

以我们疫情防控值守的闫沟村龙凤宫附近第十六网格为例。在这一网格内,散居着来自全县各个乡镇的475户,1900余人。他们来自不同乡镇、村组。属于闫沟村的“土著”居民仅有三户19人,其余居民均是“外来户”。那些外来户的土地、老房子仍在原籍,农忙回家耕种,农闲外出打工,在城里既不归属哪个村组,也不归属哪个社区。属“漂泊人群”,游离在城乡之间。他们在县域找不到组织,找不到归属,临时杂居在小产权楼房或自建的独院中。这些楼房及居住片区无保安、无物业、无人过问、无人管理。他们彼此不熟悉,不来往,如同生活在一个陌生世界里。当问他们“邻居姓啥、名谁,从哪里来时”,多数回答是“不知道”。他们之间常常发生纠纷,一旦形成纠纷,因找不到共同的“组织”来协调,往往使矛盾升级,影响一方的稳定。

像这样的网格该如何治理呢?以我直观认为:第一,他们应当归属到属地基层组织。他们可以把土地、林地、老屋保留在农村,将户籍迁移到城镇所属的居委会、村、组。首先使他们获得城镇的身份,从而解决他们就医、就学、医保、社保、就业等后续问题。如若困于户籍改革滞后,一时半刻不能将户籍迁入城镇,至少也当以“居住地”为原则,建立社区或网格,选出临时的自治组织或“网格长”,帮助这些特殊人员解决日常矛盾、困难,回应国家重大事件的号召,使他们成为社会治理体系内的成员,而不再是“游离”群体。第二,每一个网格必须建立起自治组织,推行自治为核心的管理模式。政府加以引导和规范。第三,必须进行综合的、全方位的建设和治理,而不是简要的划地为牢、人为切块。不然,网格化治理只能是各级官员想象中的、虚拟中的网格。这对社会治理目标的实现毫无益处,甚至是花拳绣腿,劳民伤财,形式罢了。

由社会治安、平安建设中的“网格化管理”联想到当前全国法院开展的诉源治理。“网格”治理为诉源治理提供了良好的基础和借鉴。设想是:将诉源治理融入网格工作。

为了落实“把非诉讼纠纷解决机制挺在前面,从源头上减少诉讼增量”的要求,全国不少地方的法院已经着手开展诉源治理方面的探索和实践。浙江省台州市路桥区法院在2019年9月份就推出了基层人民法庭辖区开展诉源治理融入网格工作的尝试。人民法庭与当地司法、信访、综治、居委会共同构建“网格”内的诉源治理共同体。大致的做法是:由法院和乡镇党委、政府共同出台《关于在人民法庭辖区开展诉源治理融入网格工作的实施意见》,共同打造“无诉村居”、“无诉社区”。辖区党委政府对行政村和城镇中的网格进行前期划定,政府向每一村居、网格派驻政府信访、综治、司法工作人员,法庭派包片法官,设网格长。在网格长的组织下不定期的排查网格内的纠纷、矛盾,并接受网格内居民的纠纷投诉,将矛盾登记在册,通过专门的网络系统发送给人民法庭,人民法庭审查是否适宜网格调解。适宜的,通过网络将诉状及证据复印件发送给各综治办专门人员,由乡综治办组织网格自行调解。网格调解成功需要司法确认的,人民法庭依法确认,送达确认文书。网格调解不成功的,由法庭派驻的包片法官参与网格调解,调解成功的,予以销案,仍然调解不成功的,由派驻网格的法官就地简单开庭做出裁判。

通过以上方法,达到四个效果:一是通过网格自查、居民投诉,及时发现网格居民的各类矛盾,有效避免和杜绝简单纠纷的升级、复杂和民转刑出现。把矛盾发现在萌芽状态。二是充分发挥网格自治,把大部分纠纷消化在网格内部(通过发挥网格长、政府派驻人员、法庭派驻法官的共同调解)。力争实现无诉网格和无诉村居。三是人民法庭的工作关口前移、下沉到网格,深入了解网格的纠纷发生背景、社情民意,对极少数无法和解的纠纷快速做出裁判,真正发挥人民法庭的前沿阵地作用、人民法院的窗口作用、诉源治理的排头兵作用。四是建立起法庭——乡镇——网格(或村居、社区)的信息平台,让各类纠纷在平台上快速流转、化解、销案,让信息化服务于人民法院的诉源治理。

那么像龙凤宫口第十六网格这样的社区如何进行诉源治理呢?在当前城镇户籍改革尚未开放,大批居民还无法将户籍从周边农村迁入县城之前,可考虑以“居住地”为原则,建立网格和网格自治组织。在闫沟村委的主持下,划出网格边界、区域,在网格内的居民登记造册,通过选举或指派,确定网格长及管委会。城郊乡政府派驻包片乡干,法院城区法庭派驻包片法官。形成“网格自治组织——乡村包片干部——包片法官”共同形成的诉源治理队伍。建立“三方”网络平台。按照上文的设想进行“矛盾预警、排查、初步化解、网格调解、法官参与调解、法官就地裁判”实体性工作,最终达到齐抓共管、网格无诉或少诉,网格平安乃至区域平安的诉源治理目标。

当然,诉源治理是中央层面提出的司法改革战略目标,也是总书记倡导的平安建设路径,需要从基础抓起,需要法庭、乡镇政府及部门、村“两委”、网格居民的共管共治,更需要前期的顶层设计。

(供稿:南召法院余承品)

(责任编辑:王怡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