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南阳 > 新闻 > 正文

打开天津大门 参加三大战争:藏功乡野守初心的97岁老英雄解建业

打开天津大门 参加三大战争:藏功乡野守初心的97岁老英雄解建业
2019-08-14 22:50:58 来源:中华网河南
 

(视频来源于河南省广播电视台)

老英雄解建业的故事是月前才逐渐走进公众视野,在河南省南阳市卧龙区王村乡方营村一家普普通通的农家小院里,记者终于见到了这位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等多次战役的97岁复员转业军人解建业,也逐步走进了这位看似普通实际上却相当传奇的老兵的一生。

战争年代,他陷阵当先,身经百战,多次负伤,断过三根肋骨,至今头上还有一块弹片;和平时期,他为支援国家农业建设勇于担当,两次放弃留城机会,毅然解甲归田,奉献桑梓;20年军旅情,一生强国梦,他时刻走在最前线,用一腔热血书写着铮铮的爱国之情……

战争年代,屡屡陷阵当先

1939年,刚刚17岁的解建业被国民党抓了壮丁。当时正是国共合作时期,听说国军和新四军正在联合抗日打鬼子,解建业就留了下来,被编入国民革命军第13军89师。

此后的5年,解建业曾三次参与对日作战。他所在的部队驻扎在信阳时,新四军的一支部队也在信阳西茶山驻扎,两地相距不到1公里。当时,他常到新四军驻地看新四军战士唱歌、演戏,有时候就在新四军连队吃饭,对共产党领导的队伍有了一定的认识和了解。

1945年12月29日,已升为班长的解建业在东北通辽带领全班战士弃暗投明,被编入解放军某部机枪连,解建业任班长。当时班里就一挺重机枪,上级领导就让他担任机枪手。

1946年,解建业参加四平保卫战,他不仅受到表彰,还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解建业说:“日本人谁不恨,谁都恨,日本人来了,人民就不安生了,你不打他,他打你,打跑他了就不欺负整个中国人民了,你是为人民服务,那就不讲死了,不讲害怕,枪一响就光知道向前冲了。”

1947年5月,我军在东北发动攻势,歼敌8万余人,在怀德战役中,一次敌人来袭,炮火攻势猛烈,呼啸的枪声,让8名入伍不到一个月的新兵不知所措,打着打着就聚在一起。作为班长的解建业发现情况后,冒着枪林弹雨把8名新兵分开。

危机才刚刚化解,他又听到机枪手抱头痛哭起来,原来一枚炮弹落在机枪手脚边坑槽,眼看炮弹就要爆炸,解建业一个箭步就冲了出来,一脚把机枪手踹开,爆炸后的弹片划伤解建业脑袋,还炸伤了他的腰部,肋骨断了3根。

之后解建业在床上躺了4个月不能翻身,只能让人喂食。解建业一边说着,一边掀开衣服给记者看他70多年前留下的伤疤,如今右肋部还有碗口大的紫色疤痕,他说头部残留的弹片,每到阴雨天都隐隐作痛。解建业说:“我那时是班长,班里8个新兵8个老兵,8个新兵没有战斗经验,打仗时聚在一起,要是炮弹来了,这8个人就都牺牲了,我一个一个的把8个人拉开了,结果炮弹落在机枪手他脚坑,我把机枪手踹开,炮弹爆炸了,炸伤了我的腰部,8名老兵8名新兵没伤亡。伤口没长着,我着急啊,又上前方来了。”

伤好后,解建业被提升为机枪排排长。从此,他带着这六七十个弟兄,从东北打到华北,又从华北打过长江,参加了辽沈、平津、淮海和解放大西南战役。

打开天津大门 参加三大战争:藏功乡野守初心的97岁老英雄解建业

平津战役中,解建业作为突击队员,在出发前写下了决心书。当时在炮火的掩护下,他们突击队员架起几十个云梯强攻。经过3天3夜激战,攻下了天津城,但他所在的排有十几位战士壮烈牺牲。老人拿出一个红色的小本,上面记载着他那次立大功受奖的大致情况。他和部队一路追击国民党逃兵,在湖南武冈打了一仗,一个排俘虏敌人200多人,缴获步枪23支,轻机枪一挺,没伤亡一名战士。他也从排长升为副连长,但仍担任机枪手。

长沙和平解放后,解建业所在的部队稍作休整,又南下广东、广西,在十万大山参加剿匪。那个时候,几乎每到晚上,国民党残余势力、土匪就会疯狂反扑,所以,那时几乎是夜夜打仗。解建业说:“那仗一打必有伤亡,小部队伤亡,大部队安全,就是说人民安全。“

朝鲜战争爆发后,解建业又跟随部队跨过鸭绿江。在朝鲜,解建业参加了三大战役:云山战役、清川江战役和横川战役。

在清川江战役中,解建业遭遇一生中最惊险的一次战斗,部队伤亡非常大。解建业说,一天夜里,他带着战友向敌人占据的山头摸去。那天非常黑,伸手不见五指,战士们之间只能以击掌为识别信号。走着走着,突然脚下一软,踩到一个敌人。解建业倒地,和敌人抱在一起。一个战友听到声音,赶来用匕首将敌人刺伤,解建业反手杀死了敌人,才得以脱身。天亮时,他们攻占了12个山头。敌人的飞机、坦克疯狂反扑,他们坚守了1天1夜。

“那一仗,我们全排70多人,牺牲了50多名战士。” 解建业回忆,眼瞅着那么多好兄弟倒下,再也见不着了,战斗结束后,活着战士哭了好半天,难受得饭都吃不下去。

打开天津大门 参加三大战争:藏功乡野守初心的97岁老英雄解建业

97岁银发老人精神矍铄,记忆力惊人的好。当记者提出想看看老英雄解建业珍藏的军功章,解建业的三儿媳赵国侠快步走进卧室,拿出一个小布袋。解建业用严重变形的手慢慢地打开,几个泛黄的小本本和8枚军功章展现在记者面前。在家人的帮助下,他小心翼翼地将军功章戴在胸前,脸上顿时充溢着骄傲和自豪。

和平岁月,时刻勇于担当

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解建业转业到东北监狱和附属工厂当了两年管教干部。1958年,国家鼓励工人回乡支援农业生产,解建业响应党的号召,回到河南南阳老家卧龙区王村乡方营村当农民,并主动放弃了一月85块的工资,当时他的固定收入只有24元的伤残抚恤金。

“人民出钱让我们当兵,让我们当干部,我是共产党员,我少花了钱,人民群众就会少掏钱,从那以后我不要工资了,光要点残疾补贴的钱。” 解建业说。当时的南阳县政府给解建业开出了丰厚的条件,希望他能留在县城工作,但他决心要回到农村支援农业生产,两次放弃留城机会,这一干就是60多年。

“1958年上级号召,没有战争了,农业是第一战线,毛主席号召之后,我说回农村算了,南阳县人家给我安排,给我两间房让我住着,让我别回家,安排工作我不干,参加农村参加劳动是光荣的,我要回家,上农村。”解建业说。

回到村里以后,解建业被选为村支部书记,他带领群众平整土地,兴修水利。那个时候农村生活十分艰苦,连个架子车都没有,解建业每天都是第一个起床到村口敲钟,集合完劳力后他和群众一样参加劳动,用铁锨挖、用大筐挑,这样的辛苦劳动,解建业每天只能得到9分的工分,因为战争落下的伤残,他不能像壮劳力那样拿10分,加上当时有5个儿女需要抚养,解建业家的日子都是紧巴巴的,每年年底算账时都要“倒找钱”。

就这样解建业硬是用3年时间和邻村一起修通了15公里的干渠。卧龙区王村乡方营村村支书高玉祥感慨道:“大干渠把彭李坑水库引过来以后我们这儿的穷面貌改变了,变成鱼米之乡了,农民得到了相当大的好处。”

大队支书当了四、五年之后,方营村里有个9组因为种种矛盾工作上不去,解建业就主动去了9组当组长。高玉祥:“兼任9组组长的时候,带领老百姓学习、开会,讲一些爱国家爱集体的事迹,来感化老百姓,当时生产队的面貌逐步的改变了。”

后来,回乡知识青年多了,他又主动让贤,辞去职务,当了一名普普通通的农民。他说,“我文化程度不高,应该让有知识的年轻人带领大家过好日子!”

20年军旅情,一生强国梦

17岁当兵,从农民变成战士,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从班长到连长,经历无数生死,立下不少战功,战争结束,带着满身伤痕,毅然放弃高薪回到农业第一线,哪里困难到哪里,从村支书到生产队长再到普普通通的农民,一辈子牢记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要为人民服务……当记者问他后悔不后悔,解建业说:“你是个党员,党的号召,你后悔啥?不后悔,我为人民服务,我还有啥亏的,做啥都不亏啊。”

常年艰苦的作战环境让老人右手指尖严重扭曲变形,3根手指后来就再也伸不直了,最终他被评定为8级伤残。解建业说:“打仗的时候东北冷啊,这个手这样攥着,这个手扣扳机,时间长了,冻了,人一老,毛病出来了。”

解建业老人养有三子二女,一个儿子种菜,一个儿子在外打工当泥水匠,小儿子在家务农、打零工,儿女们都像父亲一样踏踏实实、本本分分。一个月前的一场重病,让一向硬朗的他变得步履蹒跚,听力也严重下降,采访时,甚至需要他的三儿媳妇赵国侠当“翻译”才能沟通。

而当问到这位老党员对政府、对组织有啥要求,仍是他说了一辈子的话:“只要有活干,有饭吃,小车不倒只管推,不给国家添麻烦。”

打开天津大门 参加三大战争:藏功乡野守初心的97岁老英雄解建业

20年军旅生涯,还受过重伤,如今只能领每月1200元的伤残补助,老人却已经非常满足。不久前,老人因脑梗住院花费近2万元,按新农合的有关规定报销了6000多元。有人劝他去找民政上申领补助,他说,“我还存了几个钱,还掏得起,这比以前已经强多了。”赵国侠告诉记者,“他说,咱是老农民的儿子,咱就要干老农民的事儿,咱堂堂正正做人。有困难了不让给政府提,也没有啥要求,从来没有后悔过 。”

高玉祥告诉记者,村里这些年召开的党员会、活动啊啥的解建业几乎没缺过,经常参加。在党员会上,他经常教育年轻党员都要向党看齐,向支部靠拢,在群众中起带头作用。不向国家伸手要任何东西,不要任何利益。“他这种精神也使我感动,我们都以他为榜样,他这种奉献精神,也让我们村里全体的党员干部和群众都收到很大启发,都赞扬这样的老革命!”高玉祥说。

“现在人民解放了,安安生生的,一年比一年好,现在国家富了,人民也富了,心里满意得很。”解建业说。(杜明 方业鑫 孟俊浩)

(责任编辑:王怡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