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南阳 > 人物 > 正文

内乡民警朱峰:不忘初心坚守平安路

内乡民警朱峰:不忘初心坚守平安路
2019-10-11 16:42:34 来源:中华网河南

朱峰,男,1963年10月生,中共党员,1981年入伍,1985年参加公安工作,现任内乡县公安局交警支队副大队长,主检法医师。自参加公安工作以来,朱峰认真履行职责,工作积极主动,舍小家、顾大家,先后荣获“全市优秀人民警察”“全市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先进个人”等10余项荣誉称号,2018年被南阳市公安局荣记个人三等功。

三十五年的岁月沧桑、三十五年的雨雪风霜、三十五年的从警生涯、三十五年的保驾护航。时光荏苒,有人一肩霜雪、风雨兼程,即使没有鲜花掌声、依然铿锵前行。

今年56岁的朱峰用自己的三十五年诠释了“奉献”。他1981年参加工作,1983年成为一名共产党员,先后在刑侦大队、交警大队工作。三十多年来,朱峰同志一直扎根事故处理一线,为每一起交通事故抽丝剥茧,默默奉献。他没有惊天地动的业绩、没有大案要案背后跌宕起伏的传奇故事,但是他老骥伏枥、扎实工作、不求名利的精神却源远而流长。

作为全局为数不多的主检法医师,朱峰担负着全县交通事故死亡人员的尸体检验、拍照等工作,不知有多少个交通事故都是在他的抽丝剥茧中,还原了交通事故的真实面目,不知有多少个交通事故都是在他的寻寻觅觅下,找到了交通事故逃逸的真凶。在三十年的事故处理中,朱峰破获死亡逃逸案件90余起,伤人逃逸案件300余起,其中遇到最为疑难的案件是2019年“4.15死亡逃逸案”。

今年4月15日凌晨5时30分,事故中队接到县局110指挥中心指令:一辆由东向西行驶的半挂车,在312国道湍东镇东王沟村路段,与一横过公路的步行人相撞,造成行人当场死亡,事故发生后,肇事车辆逃离现场。

接警后,朱峰带领值班民警立即赶赴现场,开展现场先期勘察工作。经细致勘察发现,现场仅有几片红色和黑色车辆散落物,事发时正值黎明前,路上行人稀少,没人能提供其他更有价值线索,侦破工作面临严峻考验。

案情重大,朱峰立即兵分两路开展侦查工作,一路围绕事故现场遗留车辆脱落物进行勘查比对,调查走访现场附近工厂企业以及汽车修理厂;一路调取相关监控视频资料,搜寻摸排肇事车辆行驶轨迹,全方位获取破案线索。经多名维修师傅确认,事故现场遗留的散落物为东风天龙半挂牵引车所属物。

确定逃逸车辆型号后,另一路人员调取事发路段监控录像,对事发时间段前20分钟内,所有经过附近监控口该车型的车辆信息逐一进行排查判断,发现一豫R重型半挂牵引车事发前通过杨集卡口后,而在事故现场西卡口轨迹消失,该车辆的嫌疑陡然上升。

朱峰随即调取该车信息并与车主电话联系,车主却说:他本人及车最近都在湖北钟祥。而根据县局研判发现,该车主、车辆都在邓州境内,车主明显在隐瞒着什么。

为防止嫌疑车辆继续潜逃,4月16日中午,朱峰立即赶赴邓州。在技侦部门的配合下,在邓州市陶营高速路口,将犯罪嫌疑人王某连人带车查扣,经碎片比对此车正是肇事逃逸嫌疑车辆。

到案后王某供述,事故发生后,他利用熟悉道路的优势,借着夜色,左右迂回,有意避开道路监控,把车开回邓州,在一家修理厂修复了撞坏的部位,企图销毁事故痕迹。当他修好车准备上高速时,做梦也没想到内乡交警就出现在他面前。

如今,这位和事业一起成长的老民警一如既往的在事故处理一线上,奔走在各个交通事故现场,他和其他年轻小伙子一样,出警、勘察现场、抓捕嫌疑人,丝毫没有考虑到自己即将到了退休的年龄。

工作上,事故当事人纠纷、矛盾调解、当事人复议投诉、咨询等随时随地都可能发生的事情看似小事,如果处理不好,不但会造成积怨,还可能转化为恶性事件,影响交警在百姓中的形象,更影响群众对交警工作的满意度。三十多年来,无论事大事小,只要是群众的事,他都当做自己的事尽心处理。他一直对同事讲,当交警就是要为群众服务,用良心干事。

朱峰作为交通事故处理岗位的老同志,深知交通事故处理工作政策性、专业性、法律性很强,必须掌握专门的业务知识和技能,为此他主动承担起了中队的交通事故处理业务的培训工作,手把手地教新同志如何拍摄证据照片、如何询问当事人事故经过、如何测量事故现场和绘图、如何填写各种事故法律文书。因为十分注重交通事故的防范工作,他把自己多年来积累的事故处理和防范经验毫不保留地传授给中队民警。他为人热情善良、朴实内敛,同事们都喜欢称他“老朱哥”,谁在工作上遇到难题,他都会耐心细致地解答,谁家有事他都跑前跑后地帮忙。从他的一言一行中,能够看出来他真心爱自己所处的这个团队、爱自己的工作岗位,大家都说他身上有满满的正能量。

有父有妻有儿子的他,欠父亲的一份孝顺,欠妻子一份疼爱,欠孩子一个陪伴。在儿子出生时,他鲜少有陪伴,在儿子小时候,他就告诉儿子:你是警察的孩子,要比其他小朋友都坚强。孩子长大后说:我以后不要当警察,不然会像爸爸一样,连陪我和妈妈的时间都没有。

多少个夜晚、多少个周末假日,作为人民警察,他舍弃了与至亲至爱的家人陪伴,承担着职责、承受着愧疚。呆在家里的时间,还不及呆在中队的百分之十。妻子埋怨他:家是他的“过路店”了。

今年5月,一张诊断证明书让他十分纠结。原来早在2018年他的心脑血管病就十分严重,这种情况发生在不少中年人当中,原本只要注意休息、不过度操劳,便能慢慢痊愈。但是由于对工作的责任,由于当时的形势需要,他并没有谨遵医嘱,而是毅然回到了自己日日夜夜坚守的工作岗位上。直到2019年8月的一天,时值“除隐患,防事故,保大气”专项行动正值关键时候,这天早上起床的他,一下床忽然觉得半身失去了知觉,甚至连走出宿舍都要靠扶着周边桌椅,再稍稍缓和之后,走路仍然一瘸一拐,同事看到这一幕,就问他怎么了,他却说没事,走走就好了。与他共事多年的同事深知其中的原因,于是执意将他送到了医院检查,检查结果显示血压已经到达180mmHg,再不及时治疗,甚至会影响到今后的走路和正常生活。

在大队领导和同事的“监督”下,他安排好了一切工作后,终于接受了住院治疗。但即使是在住院期间,他的心思却没有一刻没有离开过工作,大家每天都收到他发来的微信、打来的电话,询问工作情况、询问单位近况,每当手机铃声响起,大家都戏称:“老朱又来了。”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的工作虽然不像刑警轰轰烈烈、不像特警那样光彩照人,但他正是将朴素的大爱浸润在琐碎的细节之中,沉静有为、润物无声,点点滴滴承载着平凡而又壮丽的警察人生。(杜明 曾照云)

(责任编辑:王怡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