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南阳 > 人物 > 正文

战歌嘹亮今犹响 铁血丹心护家国——记河南省新野县抗美援朝二级甲等残疾军人薛胜堂

战歌嘹亮今犹响 铁血丹心护家国——记河南省新野县抗美援朝二级甲等残疾军人薛胜堂
2020-03-20 16:18:56 来源:中华网河南

战歌嘹亮今犹响 铁血丹心护家国——记河南省新野县抗美援朝二级甲等残疾军人薛胜堂

七十载,在历史的长河中宛若一朵转瞬而逝的浪花,许多记忆也会灰飞烟灭,随风而去。而对于抗美援朝的抗战英雄而言,虽然他们已经是耄耋之年,或是卧榻病床,可是对这段举世瞩目的战争,仍然会豪唱入朝战歌,仍然记忆那么清晰,提起失去的战友,仍然禁不住热泪奔流。

阳春时节,在百里平川的新野大地,一行行绿柳迎风飘舞,连片的油菜花仿佛金黄的地毯铺满大地,粉红的桃花如锦如霞,疑是九天飘落的彩色云朵。在河南省新野县城东30公里的施庵镇薛庄村,我们在一户普通的村医家,见到了参加抗美援朝出国作战、被评为二等甲级残疾军人的薛胜堂。从老人断断续续的回忆中,还有从他以前对家人的讲述中,我们了解到那段艰苦卓绝的战争片段……

战歌嘹亮今犹响 铁血丹心护家国——记河南省新野县抗美援朝二级甲等残疾军人薛胜堂

红色家庭孕育秀才郎,塘沽起义变身侦查“尖刀”。

现年94岁的薛胜堂,出生在新野县施庵镇一位普通的农家。和蔼和亲的父母,勤劳能干,一边操持着农田,一边精心养育着他们五个兄妹。虽然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可是这个家庭却是一个思想进步的红色农家。父亲薛振华,是当时共产党的地下交通站站长,负责新野施庵镇到唐河郭滩镇万金山村段的联络、情报传送以及联络人员的后勤供给。他的二哥薛胜芳,也是一名地下党员。在解放邓县的时候,他曾向亲朋好友筹借3000多块大洋捐献给解放军,作出一名普通党员应有的贡献。聪慧好学的薛胜堂,在父亲的大力支持下,完成了初中学业,成为方圆数十里出名的乡间秀才。

薛胜堂在24岁那年,他徒步去施庵镇曾营村的二姐家走亲戚。行至半路,从后面过来几个外地口音的人,其中一个走到他面前,打躬作揖问道:“老乡,我们是外地来寻亲的,迷路了,请问个道!”热心的他扭身去给他们指点路线,突然脑后被重重一击,昏倒过去。等他清醒过来时候,却看到身边是身穿国民党军装的部队,他此事明白过来,前方战事吃紧,兵力不足,他是被国民党拉壮丁了。可是随着在部队的经历,他发现国民党部队的所作所为越来越人心向背,不是他所想象的队伍。后来在塘沽起义之后,他们加入了共产党领导的解放军部队47军104师,由于他作战勇敢,机动灵活,很快被任命为侦查营的班长。带领战士们深入险要和前沿,为部队刺探很多有价值的情报和战况,成为104插向敌人阵地的一把“尖刀。”

战歌嘹亮今犹响 铁血丹心护家国——记河南省新野县抗美援朝二级甲等残疾军人薛胜堂

转战湘西力战险恶,剿匪灭患还原一方平安。

根据上级的指示,他所在的部队转战到湖北湘西进行剿匪活动。湘西境内沟壑纵横,溪河密布,峰峦起伏,洞穴连绵。有10多个县与鄂、渝、黔、桂四省交界,历朝皆属统治薄弱区域。湘西土地贫瘠,交通闭塞,自然灾害频繁,经济文化十分落后,自宋以来,匪患未绝,历代都被视为荒蛮之地。到这里后才发现这里的地势险要和匪情严重。这里的山民称“天无三日晴,地无三里平”,在那里全民皆匪,土匪凭借天险和地理情况熟悉,凶狠残暴,烧杀抢劫,随时可以见到挂在树枝上的砍割掉的解放军的四肢,可以见到横尸在河沟边的妇幼老少......

那是1949年的一个深秋,满山的丛林已经卸去了夏季的盛装,起伏绵延的大山裸露出一块块黑黝黝的肌肉,满潭的秋水偶然被秋风吹起层层涟漪,散发出阵阵寒意。他和警卫营奉命保卫隐藏在山林中的粮库。突然部队前哨发现离粮库200多米的地方,丛林中突然发出惊吓的鸟鸣,凭着侦查兵的敏感,他发出了战斗指令。果然不出所料,从守口前方不远处,包抄上来一群黑压压的、服装各异的土匪队伍,手持武器,向粮库围攻过来。土匪哪里知道,解放军早已做好了准备,守卫阵地的战士手持重武器在等着他们。随着他的一声号令,守卫的解放军战士,发起猛烈的反击。一时间,震耳欲聋的排击炮声、重机枪声、手榴弹声响成一片,被击中的匪徒发出惨烈的嚎叫。他站在重机枪手面前,边瞄准射击边指挥着,子弹嗖嗖的从头顶和身边穿过。突然他的耳朵感到一阵发烫,手一摸是鲜血。这时他震惊的发现,从他耳朵嚓过去的子弹又穿过后面的战士肩膀,又打向身后石头,遭撞击反弹后,又击伤了一名战友的腿部,好险呀!经过一阵激烈的战斗,匪徒抵不过解放军猛烈的武器反击,打死打伤的不计其数,两千多名匪徒在200多名英勇解放军战士的还击下,落荒而逃。而解放军仅仅只伤亡2、3名。就这样他们不顾山高水险,无论白天黑夜,穿行在密林中、乱石堆中,围剿了土匪老巢,抓到了匪首,起到了很大的震慑作用,匪情得到遏制,湘西这片美丽的土地逐渐回归它的平静安宁!

战歌嘹亮今犹响 铁血丹心护家国——记河南省新野县抗美援朝二级甲等残疾军人薛胜堂

入朝战歌豪放嘹亮,英勇抗击还原山河安宁。

“雄赳赳,气昂昂,跨国鸭绿江。保祖国,卫和平,就是为家乡......”虽然已经距抗美援朝战争爆发70载,虽然这位耄耋老人九旬高龄,甚至在回忆的过程,也是一个个零落的片段,可是提起入朝作战,这位手执拐杖的老兵却执意站立,高唱入朝战歌,仿佛回到那个难忘的岁月。

在湘西剿匪不久,他所在的部队随着上峰的命令,跨过鸭绿江,成了第一批入朝作战部队。这是战争史上的一次不对等战役,美军是一支从头顶武装到牙齿的部队,飞机、大炮、重型机械,还有跟随的装备精良的联军。而新中国刚刚建国,百废待兴,部队武器装备和供给条件有限。战士们每人配备一个可以扎口的布袋,里面装有有限的炒面,布袋就随身带在腰带上,很多时候就是手持钢枪,一把炒面一口雪。战争是残酷的,到处是火海,呼啸的敌机,隆隆的炮声,还有随处可见的伤亡。很多战士被炸伤失去了腿脚,晚上疼痛的大喊大叫。在一次战役中,敌机朝他们所在的阵地,投放一桶桶装有病毒的罐头。富有经验的薛胜堂告诫战友们,有危险一定不要吃,就在他劝阻大家的时候,一名年轻的战士实在耐不了饥饿,偷偷品尝了有毒罐头,他发现后,赶忙怀抱着战友,拿起水壶向他口中灌水,可是这位年轻战士很快口吐白沫,眼睁睁在在他怀里闭上眼睛。

在入朝后,他们侦查营担负的任务更多的是敌情搜索。在一次下午,他带着20多名战友去执行任务。他们手持钢枪,眼睛像雷达一样,机警的搜索这前方。突然发现前面山坡里面让人惊诧的一幕:有40来个美军,竟然在地下铺上毯子,叼着吗啡,吃着罐头,嫣然像休闲旅游一般。随着一声令下,子弹密集的向敌军扫射而去,剩余的几个敌军落荒而逃。讲述到这里,老人呵呵笑道:这美国佬就是“老爷军”,战争胜利是肯定属于我们的!

1951年的6月,他所在的部队警卫营负责押运弹药,车上装满了几千斤的物资,被战马拉着。他和战友们在用绳子刹紧物资并检查后,开始等车。他让战友们先一个个上车,他作为班长留在最后准备上车。正在这时,一辆敌机从上空远方呼啸而来,超低空的经过他们并投放炸弹。拉车的战马受到惊吓,一声嘶叫,将他掀翻在地。这辆满载沉重物资的车辆轱辘从他的腰上碾过,他在感到撕裂般的疼痛后,失去了知觉。当他醒过来时,得知腰部严重受伤,肋骨也断了,幸亏的是缠在身上的弹夹成了他的“救命符”。

战歌嘹亮今犹响 铁血丹心护家国——记河南省新野县抗美援朝二级甲等残疾军人薛胜堂

病榻之上自学中医,惠及乡邻薪火相传。

在他负伤之后,在部队的医院治疗了三年多。1954年元旦,他被转回新野老家。回到老家之后,他常年在病榻之上。组织部门带他到全国著名的洛阳白马寺骨科医院治疗,给他送去了更多的温暖。在卧床期间,这位老兵也不甘示弱,他让家人给他买来不少中医书籍,认真翻看,认真揣摩,然后买来不同的中药料进行调理。奇迹竟然发生了,在他的自行调理下,几年之后,竟然伤情逐渐减轻,直至能下床行走。这点燃了他对中医的极大热情,自行钻研、自行摸索,拜师学艺,在八十年代,他成为一名村医,他的足迹遍布家乡的角角落落,为乡亲们服务了近20年。在他的感染和影响下,孙子薛红奎也成为一名村医,传承他的不屈的革命意志和为群众服务的不朽精神!(供稿:河南省新野县退役军人事务局 作者:张九鼎 彭楠 图片:王龙军)

(责任编辑:陶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