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南阳 > 文化 > 正文

父若佛

父若佛
2020-06-18 17:44:09 来源:中华网河南

百善孝为先。在中华上下五千年的文明史中,无论时代如何激荡变迁,传统文化始终保持强大的生命力,并薪火相传愈久弥坚。孝善之举如同闪闪发光的金子,散发着独特的魅力。

中原的初夏,天气已经变的炙热。地处豫鄂交界处的百里平川——新野,广袤的田野里,刚刚经受了一场丰收的洗礼,秋庄稼在你追我赶的节节拔高。城区内百花竟艳,万木葱茏,玉带般的白河把城区轻轻相拥,让这个新城更加温情迷人。

驱车从白河大桥西向南5分钟路程,在白河西侧上港乡香桥村的一个洁净安逸的农家小院里,我们见到卧床不起多年的88岁高龄老人薛文臣,他的二儿子和几位女儿正在精心照料着他。老人清醒矍铄、衣物干净,满意的笑容,似乎在赞许些什么。

“老父亲是家里的一尊佛,何必出门磕头烧香求佛!”精心照料老人一万多个日日夜夜的二儿子薛国胜,朴实无华,把父亲当成家里的一尊活佛供着,虔诚的照料护理,无论寒暑易节、风霜雨雪,演绎着尊老孝老的真情篇章。

热心老人突患急症

在新野北部的河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区——凤凰山,向东南5公里处,白河、沙河、老河沟三条河流在此交汇,形成一片开阔的水面。水面的东部坐落着一个村落,因古时建寨,形成了三河寨村。这里的村民民风淳朴、勤劳耕作。薛文臣就是出生在这个村子的普通农民。年轻的时候,他性格开朗,精通乐材,是村里宣传队的骨干。一把大弦拉的让十里八村的乡亲都喜欢,还有犹如行云流水轻松欢快的板胡,时常让村里充满了欢声笑语。他更性格耿直,乐善好舍,十里八村谁家有婚丧嫁娶的事情,他都主动到场张罗,遇到哪家有困难,总伸出援助之手,是个远近有名的热心肠的人。他与老伴李书韵先后生下七个子女,孩子们都是在深受父母影响下的环境中逐渐长大。

2004年,老伴去世。几个女儿都外嫁成家,大儿子忙碌于上班,小儿子在外地打工,他就跟随在本地务工的二儿子薛国胜一起生活。薛国胜,为了更好照顾父亲,看病方便,并不富裕的他2006年在白河西的上港乡香桥村的偏僻地段花费2000元购买一处农村地皮,建起了几间平房。2016年4月,刚刚从干完活回到家的薛国胜,突然发现父亲变得神志不清、语无伦次,并且也不能行走。他赶忙把父亲送到附近卫生院诊疗,十多天后效果却不很明显,无奈之下送到县第一人民医院治疗,诊断为前列腺病症后动手术。在住院期间,他的几位在家的子女,都轮流陪护父亲,几个闺女白天,几个儿子晚上,就这样近半个月后出院,回到二儿子的家里。

万余日日夜夜精心呵护

出院后,老人的护理任务对于几个都有家庭的子女而言是一个严峻的考验,卧床不起的他身边更是随时离不开人。薛文臣由于前列腺手术的后遗症,造成大小便不能自理,便从膀胱内安放一个导尿管向外排泄小便,炎症一大,就会被石化石堵塞,造成体内积水肚子膨胀,每隔七、八天都需要去医院更换一次导尿管,无论刮风还是下雨,无论白天还是深夜。由于长期卧床,缺乏运动,体内积物,每一周得需要一次药物排泄大便。这个艰巨的任务,就落在了二儿子薛国胜的肩上。

薛国胜有一子一女,儿子未婚,也正是家庭经济困难的爬坡期。但是为了照顾老父亲,他义无反顾的承担下这个重任,每天他负责父亲的一日三餐,喂茶吃药,面对父亲的倔强不肯配合吃药,他总变着法子逗父亲开心,一开心就把药物吃了。他为父亲精心准备纸尿裤,减少小便弄湿衣被,夏天的时候他每天定打不饶的为父亲翻身、用柔和毛巾为父亲擦净身子,对待父亲像呵护孩子一样。每天4点多他便早早起床为父亲清洗被大便沾染的衣、被、床单,让老父亲每天都能干干净净、舒舒服服。

对于知天命的一个男人而言,护理照顾更是一次次耐心的考验。2017年的冬天,寒风扯着尖哨,漫天的雪花飞舞,晚上3点多,正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薛国胜被父亲的大喊大叫惊醒了,他一轱辘子爬起来,来到父亲身边,看到父亲捂着下腹,凭着经验他知道父亲的尿管又堵塞了。情况紧急,岂敢耽误一刻?他赶忙喊起邻居,将电动三轮车推到屋外,他将父亲用被子包裹好,用力将父亲抱到车内。天寒地冻,路面冻的像滑冰场一样,电动车一加力就打滑,薛国胜让邻居掌握方向,他在后面躬身推着。一步、两步......就这样在一个多小时的风雨途中,最终到达县医院,经过40多分钟的努力,有用同样的方式返回家中,回到村里时候,天色已经放亮。村民们谁也没有料到,在这个风雨之夜,发生的这对普通平民父子的难忘一幕。

在多次的去医院为父亲更换导尿管中,细心的薛国胜,用心的观察所用消炎药物和操作细节,反复琢磨,自己学会了为父亲更换导尿管。有一次,他到医院去,有另外一位医生,关切的问他:这么久没来医院了,你家父的情况到底咋样了?他哪里知晓,这位看似五大三粗的农村汉子,竟然学会了更换导尿管的细致活。他在为父亲的照顾中,总不厌其烦。冬天的时候,父亲尿频,导尿管经常被弄开,将衣被弄湿。吃药物排泄大便的时候,经常将被、单和衣物弄脏。细心的薛国胜,为父亲多准备几套衣被,睡觉时候为父亲穿上柔和的纸尿裤。夜间总起来几次查看父亲的情况。早上4点多,就早早起床,为父亲更换弄湿的易被,先用大盆子泡水冲洗,烘干,让父亲盖的暖暖和和,穿的干干净净。

就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自2004年母亲去世后父亲跟随他至今,一万多个日日夜夜,这位普通汉子像小时候父亲呵护自己一样,用心照顾着父亲。

两次将父亲从死亡线上挽回

“父亲的病我最清楚,这得我护理。没钱以后可以再挣,父亲却独一无二。我要把父亲每天像佛一样供着,养着,陪他走到生命的最后一程!”薛国胜这位朴实的农家汉子道出心声。

他的家庭并不富裕,为了父亲能安度晚年,2017年他举债10多万元,将以前的旧平房进行了新建。房屋虽然建起了,可是债务和儿子的婚事却也是他的一桩心病,人到中年,负重前进呀!他多年来一直在工地干活,懂技术,干活也踏实。先后有山西省文九县的建桥工程工地、泌阳天然气安装工程工地等以前的亲戚和工友打电话,邀请他去外地务工,并且月薪都在万元左右。可是,接到电话,他毫不犹豫的都谢绝了,他深知在亲情和金钱的选择中,父亲是无法替代的。由于在家精心照料,两次将父亲从死亡线上挽回。

今年来,先后有两次他都突然发现父亲坐着坐着突然头一扬、手一耷拉,面无表情,呈现出休克状态,他和妻子赶忙为父亲喂糖水,轻拍拍打背部,用热毛巾轻敷头部,十多分钟后父亲又恢复正常。有一次恢复过来的薛文臣竟然轻快的唱起自编的歌谣:“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俺儿待俺不一般。儿孙孝顺家有富,积德行善往下传……”

薛国胜的几个姐姐和兄妹也都关注久卧病榻的老父亲。大姐、三姐、四姐经常带着水果、牛奶前来弟弟家看望老父亲,二姐虽然居住北京,每年会专门回来,为父亲购置新衣、轮椅、营养品。大哥虽然有病,总让孩子前来看望爷爷。在江苏打工的弟弟,总不忘父亲病情,电话一直嘱托二哥好好招呼父亲。薛国胜的爱人鄢玉梅,也是远近闻名的孝顺女,总和丈夫争着为公公端饭喂茶,更换被衣。薛国胜的女儿薛珊在父母的影响下,带着小孩住在父母家,替父母照顾爷爷,薛国胜的儿子薛伦,从外地回来总会为爷爷带回剃须刀、健康营养品……

父若佛,一孝引来百善开。优良家风在这个家庭持续传承,在百里平川的大地升腾蔓延,中原大地! (供稿:张九鼎 王红杰)

(责任编辑:王怡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