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河南城记 > 正文

平顶山精准化解问题楼盘 创新模式盘活“死棋”

平顶山精准化解问题楼盘 创新模式盘活“死棋”
2020-09-28 08:26:21 来源:人民网

平顶山精准化解问题楼盘 创新模式盘活“死棋”

俯瞰平顶山左玉昆 摄

平顶山市新华区居民陈国富,这几天一有空就到明锐花苑项目工地督工。8年前订购的“学区房”,在停工5年多后终于“满血”复活。

不止明锐花苑,平顶山有300多个项目因多因素成为问题楼盘,由此引起大量群访。

新官也要理旧账,不能把历史问题变成新的历史难题。2017年6月,平顶山市成立专班推进问题楼盘化解。

尊重市场规律,善用法治思维,创新设立“府院结合+不良资产处置平台”模式。3年来,平顶山市通过问题楼盘化解,完成挂牌土地出让金48.98亿,开复工面积1529.76万平方米,盘活不良资产1083.5亿元,2019年涉及问题楼盘的信访量较2017年下降87%,2.6万名拆迁户和购房户搬进新家。

强化为民宗旨,解决民生诉求。平顶山市委书记周斌说,通过化解问题楼盘,实现了救活一批企业、化解一批矛盾、涵养一批税源、造福一方群众的综合效益。

平顶山精准化解问题楼盘 创新模式盘活“死棋”

湛河区绿馨花苑烂尾楼平顶山市委宣传部 供图

以人民为中心 成立专班化解问题楼盘

8年来,陈国富和100多名拆迁户、购房户记不清多少次信访。眼看着楼停了、草长了,开发商不干了,政府部门不管了,司法部门也不愿碰。

平顶山市住建部门调研发现,问题较大、矛盾集中、实施难度大的楼盘,主要集中在城中村旧城改造项目。从2005年开始,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平顶山市启动城中村旧城改造。

然而,问题楼盘的出现,带来一系列后遗症,造成群众回迁难、办证难,安居难、流通难,交易难、融资难,入户难、入学难,合法利益受到严重损害,成为近年来群众反映十分强烈的民生难题。

在平顶山发展爬坡过坎的关键时期,拿什么稳增长?靠什么打牢“综合实力重返全省第一方阵”的基础?做大投资底盘、扩大有效投资无疑首当其冲。从稳增长角度来看,房地产业对大量上下游产业具有高度关联性与拉动效应,在现阶段经济中的支柱作用显而易见。有人测算,每增加1亿元的住宅投资,其他23个相关产业相应增加投入1.479亿元,带动相关产业60多个。

因此,问题楼盘已成为平顶山市城市建设和转型发展道路上的“拦路虎”“绊脚石”,躲不开、绕不过、拖不起,不化解没有出路,化解慢了会贻误战机,付出的代价将更大。

据统计,平顶山市2017年涉及问题楼盘赴京省市上访共发生94起1994人,涉楼盘信访量占全市信访总量的三分之一。平顶山市仅三个区政府成立工作组、指挥部81个,参与化解问题楼盘工作的干部职工1200余人,极大占用政府资源,严重影响社会稳定和各项工作的正常开展。

民有所呼,我有所应,直面矛盾,强化担当。2017年6月,针对305个问题楼盘,围绕“回迁难、办证难”,平顶山市抽调专人成立专班推进问题楼盘化解。

以“尊重历史、依法依规、先易后难、重在盘活”为原则,算好“经济帐、社会帐、民生帐、政治帐”,遵循“五个一点”的工作思路,即“政府拿点儿钱、开发商让点儿利、各级部门担点儿责、各级干部出点儿力、老百姓受点儿益”,平顶山市吹响了打赢问题楼盘化解攻坚战的“号角”。

平顶山精准化解问题楼盘 创新模式盘活“死棋”

湛河区绿馨花苑交房平顶山市委宣传部 供图

科学制度设计 坚持“一把尺子”量到底

一间大办公室,34名从全市抽调的工作人员,这个临时搭建的“草台”班子,肩负起了“扛炸药包”的重任。说起当年的艰苦岁月,平顶山市城市管理局局长、市问题楼盘信访突出问题化解攻坚办副主任彭涛依然觉得甜蜜。

推进过程并非坦途。平顶山市市长张雷明强调,涉及问题楼盘的议题随时可以上会,涉及问题楼盘的文件随时可以审批。

问题楼盘涉及面广、问题复杂、种类繁多、各种利益交织,化解问题楼盘需要战略的眼光和系统的思维,平顶山市问题楼盘化解紧紧抓住“制度设计”这个关键,坚持“一把尺子”量到底。

先出台政策,后对应具体楼盘。经过海量调研、上百次修改、历时近四个月,平顶山出台问题楼盘化解工作的实施意见和处置办法。一些多年悬而未决的疑难问题有了明确答案,开发建设单位不再一味“啃”政府,而是积极寻找资金和合作伙伴化解,甚至主动要求退出台帐。

分类施策、批次化解。把全市所有的问题楼盘都归门别类,无一遗漏。拒绝单独审批,避免会议纪要,不搞例外行事。按照先易后难,分批次化解,有条不紊,稳步推进。

主动服务,拒绝开发商跑要政策。区政府主动作为,由过去开发企业找政府变为政府找开发企业,变“这是开发商的事儿”为“这是我的事儿”。

“尊重历史,实事求是。”对于制度无法解决的问题,就用用改革的办法、创新的思维,实施流程再造,突破瓶颈制约,积极妥善解决。

对未批先建问题楼盘,平顶山市出台了“房随地走”政策,对没收违法建筑物的处置,由国土行政主管部门没收违法建筑物和其他设施,经评估后随土地一并出让,所得价款单独核算上缴财政。

对超规划建设且无法采取改正措施消除影响的楼盘,要求限期拆除,或没收实物和违法收入;群众已经入住、不具备没收和拆除条件的,依法对违法企业罚款后作现状认定,并按规定征缴土地出让金。

对因工程款纠纷不能竣工验收、但已经建成且群众已入住楼盘,先由政府部门协调解决,协调不成的,引导进入司法程序,开发企业依鉴定报告申请办理产权登记,不影响入住群众办理不动产登记。

对资金链断裂的楼盘,一方面用政府“有形之手”引导市场,做好宏观调控;另一方面用市场“无形之手”调节配置房地产资源,实现优胜劣汰。

平顶山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党组书记、局长黄建军说,一系列严谨高效、科学实用的制度设计和创新思维,保证了在每一个阶段、每一个关键环节,平顶山问题楼盘化解工作能够沿着正确的路线稳步推进,不走样、无偏差。

“不良资产处置平台+府院结合” 创新模式盘活“死棋”

负债3亿元,净资产1亿元,涉及43户拆迁户和141名购房户。停工5年多的明锐花苑一度让陈国富等债权人绝望。

招商引资、政府注入资金盘活,新华区政府多次试图让“癌症”楼盘复活。但是,没有企业接盘,政府也没有巨大财力“填窟窿”。

类似明锐花苑项目大多“官司缠身”。彭涛介绍,在化解问题楼盘初期,考虑到这些问题楼盘涉法涉诉,政府部门无法进行干预。

但随着工作深入,2019年,平顶山市认识到化解工作需要再突破,涉法涉诉问题楼盘数量多、危害大,是随时可能引爆的“雷子”。遂将20个资金亏空量大、法律诉讼多、信访量大的楼盘送进了“ICU”,开始了重点整治。

平顶山精准化解问题楼盘 创新模式盘活“死棋”

资不抵债,为何不“一破了之”?

这与“重在盘活”的原则背离,也不利于社会稳定。彭涛举例说,×××项目债务合计7.8亿元,通过估算现有资产价值2.9亿,有近5亿元的债权不能清偿。如果直接破产清算,购房人债权只得到6.3%的清偿。购房群众、工程建设费用、其他的普通债权不能得到清偿,不利于社会稳定和债权人的利益最大化。

“府院结合+不良资产处置平台”,这是平顶山探索疑难复杂问题楼盘化解找出的新路径。

利用不良资产处置平台盘活做大现有资产。由有经验的专业机构接手问题楼盘项目资产,摸清底子、理清债权债务关系,撇清原有复杂债权债务,盘活现有资产。同时将盘活的资产分若干个资产包,向外公开招标,政府融资平台做兜底处理。

发挥公安优势进行刑事立案侦查。追缴开发企业从建设项目上挪走的资金,为问题楼盘化解提供资金支撑。

利用法院力量进行破产重整,把所有债权人纳入重整程序中,突破诉讼多、抵押、担保、保全等法律障碍,消减和优化债权债务结构。

目前,平顶山市列入台账的疑难复杂问题楼盘17个,13个已进入了破产或预重整程序。

激活“一子”全盘活。如今,走进平顶山市信访大厅,“问题楼盘”窗口几乎“无人问津”。随着问题楼盘的化解,土地规划住建人防消防等行政审批手续逐步办理,开发建设单位的资金、人才快速回流,大量楼盘恢复施工,“鹰城”在高质量发展道路上阔步前行。

(责任编辑:耿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