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地市新闻 > 正文

街道上的战“疫”:一个基层市场监管所的抗疫纪事

街道上的战“疫”:一个基层市场监管所的抗疫纪事
2020-02-18 17:31:06 来源:中华网河南

毛莹莹从小在新疆长大,她说非典那年她还在上高二,“学校全封闭管理,对非典没有多少感觉,没想到这次赶上了。”

“每天都有事,没有没事的时候。”隔着口罩,毛莹莹和同事们都笑了起来。

“有些小超市就一早一晚私自开门,还找人在外面放风,我们一过去就关门。”

街道上的战“疫”:一个基层市场监管所的抗疫纪事

县城允许开业的超市和水果店有16家,检查和提醒店主认真做好进出人员消毒、测温、登记,控制进店人员数量,是毛莹莹和所里同志每天必做的功课。

2月12日,农历正月十九,驻马店市最新公告,截至昨日全市确诊新冠肺炎病例128例。

早上八点多钟,从市局开车到遂平县城。拐过一条不宽的街道,灈阳市场监管所就在街道办事处的院内。院子门闭着,所长毛莹莹已经等在那里。

所里办公室在一楼的东侧。一进屋,看到几名同志都在,多少有些意外。“疫情防控期间,是不是有事你们才来?”“每天都有事,没有没事的时候。”隔着口罩,毛莹莹和同事们都笑了起来。

街道上的战“疫”:一个基层市场监管所的抗疫纪事

每天巡查前,所长毛莹莹都会给所里同志开个短会,交待一下重点,提醒大家注意自身防护。

灈阳市场监管所辖区是遂平县城的中心城区,仅食品药品经营门店就有1400多户,县委、县政府也在这边。县城七八万人口,疫情防控期间,允许营业的超市和水果店有16家,一多半都在这儿。

所里7名同志,两个80后,五个70后。一个多月前,所里的郭夏云刚做了甲亢癌切除手术,还在家休息。剩下6个人,85年的毛莹莹年龄最小。

问他们累不累,毛莹莹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每天开车下去巡查,从早上忙到晚上,转得头晕。”

街道上的战“疫”:一个基层市场监管所的抗疫纪事

疫情防控措施越来越严格,从2月11日开始,遂平县所有药店都要下架退烧类药物。

“已经有十九天没休息了”

谁也没有想到,这次的疫情蔓延这么快。年前的腊月廿八,县市场监管局召开紧急会议,宣布成立新冠肺炎防控领导小组,同时下发疫情防控用品价格提醒告诫书。第二天,武汉宣布封城。

“然后我们就是挨着药店贴通知,检查餐馆,要求他们对经营场所消毒,给员工和顾客测体温,不符合条件就强制关门。”毛莹莹说,当时还没有取消聚餐,餐馆、商店都在营业。

街道上的战“疫”:一个基层市场监管所的抗疫纪事

2020年2月12日,街边一家餐馆在开着门,所里同志立即下车查看。疫情还在发展,暂停营业成了切断病毒传播的重要手段。

驻马店距离武汉约300公里,武汉封城前有数万人返回,政府要求各县区想尽一切办法摸清底数。毛莹莹是副科级所长,平时就列席灈阳街道办班子会,这次理所当然地成为灈阳街道办疫情防控应急指挥部的成员。

按照办事处的统一部署,灈阳市场监管所还要负责辖区一个居委会的返乡人员摸排工作。

莹莹把所里同志分成两组,一组留在城区巡查,一组下村去排查。“我们有车,所以分了一个远点的农村居委会,一共635户,挨门登记造册宣传,看有没有从湖北、武汉、南阳、信阳的返乡人员。”

街道上的战“疫”:一个基层市场监管所的抗疫纪事

灈阳市场监管所执法人员对一家正在营业的药店疫情防控情况进行督导检查。

疫情仍在加剧,市场监管措施也在不断升级。禁止野生动物交易、取消聚餐活动、暂停所有餐饮经营、关闭所有经营场所、禁止销售退烧药……每一项任务都要不折不扣地完成。

“每天都要不停地巡查,检查食品药品安全和价格,监督经营场所消毒、登记,看看有没有偷着开门的,保障医院和卡点人员餐饮安全,还有处理消费投诉,提醒商家不能乱涨价……”副所长王奎林说。截至目前,他们关停的商户已有1360多家,其中强制封店的有35家。

街道上的战“疫”:一个基层市场监管所的抗疫纪事

2020年2月12日上午10:50,跟在所里的执法车后面,去往另一个巡查点。原本热闹的街道,如今异常空旷。

所里老郑把自己“隔离”了

郑明生今年50岁,在所里年龄最大。从初三开始,老郑就一个人搬到了老房子里。每天在街上巡查,家里除了老父亲,还有小孙女,他怕连累了家人。

如果不是疫情曝发,副所长王奎林可能正在家陪女儿。爱人在医院上班,两个人都忙,女儿从海南上大学回来,关在家里快一个月了。两个人每天回去,都是在楼下消完毒,换完衣服才敢上去。

2003年的非典,在他们印象中都没有现在严重。

毛莹莹从小在新疆长大,她说那年她还在上高二。“学校全封闭管理,对非典没有多少感觉,没想到这次赶上了。”从七八岁到上大学前,毛莹莹再没到过河南,每次都是父母带着弟弟回老家,高考时她坚持选了一所河南的大学。

街道上的战“疫”:一个基层市场监管所的抗疫纪事

疫情防控期间,保障食品安全也是巡查的重要内容,散装食品容易过期变质,毛莹莹他们在每个超市都会重点查看一下。

2010年,她考入遂平县食药监局,在这边安了家。“女儿不到两岁,家里公公婆婆带着,要不干不成活,半夜说走就走。”面对疫情,作为所长的毛莹莹顾不了太多,每次都是带头往前冲。

她说,昨天晚上八九点,他们还在街上处理一起举报。她的手机里有一段昨天的视频。昏暗的路灯下,执法人员刚贴完封条,店主骑着电动三轮车,僵持片刻,头也不回地摞下了一句话:“我明天还会回来。”

“除了几个大超市,小店面都要关,知道他们也不容易,没办法。有些小商店就一早一晚私自开门,还找人在外面放风,我们一过去就关门,顾客在里面挑。这些商店消毒不严格,关在屋里更危险。”说起每天碰到的情况,毛莹莹又生气又想笑。

街道上的战“疫”:一个基层市场监管所的抗疫纪事

2020年1月12日,与往常一样,出发前毛莹莹给大家简单安排一下今天的巡查重点,每个人的胸前都别了一枚鲜红的党徽。所里只剩下6个人,分成两组,这些天经常忙到晚上八九点。

街道上的逆行者

所里人员每天8点就要上街。出门前,毛莹莹简单讲了一下昨天的工作,对今天需要注意的问题给大家提了醒。

扎着马尾巴的毛莹莹虽然年轻,给人的感觉却很稳重扎实,说话简明扼要。

所里老郑和田周一组,开车去富强路、建设东路、文化路、金山路巡查。毛莹莹、王奎林、乔秋凤、高亮一组,负责巡查超市、药店、水果店,还要处理一起群众反映。

执法车在空荡荡的街道上缓缓前行,每个街道的路口都被红色横幅拦着。没走多远,路边一个半掩着的餐馆引起他们注意。

里面的女老板连忙出来,满脸笑容地解释:“没开门,没开门,你们放心,我是回来取点生活用品。”

毛莹莹让老板抓紧关门,不要被人误解。

街道上的战“疫”:一个基层市场监管所的抗疫纪事

2020年1月12日,餐馆女老板连忙解释,说不是开门营业,家里东西用完了,过来取一点。

她说,还有一些超市关停前存了新鲜的蔬菜水果,不让他们取走都放可惜了。还有的店想去调换快过期的商品,我们就要求他们早上6点前开门。

路对面的“老张水饺馆”也在开着门,情况一样。所里同志帮老板把东西装好,看着她关门落锁。

允许开门营业的那些店才是重点。在一家水果店前,店员正在给顾客测温、消毒。所里同志仔细查看了登记薄,提醒老板控制好进店人数,严格消毒措施,还有不要让顾客共用一个笔自己填表。

街道上的战“疫”:一个基层市场监管所的抗疫纪事

2020年1月12日,顾客在药店门前排队等候,灈阳市场监管所高亮提醒大家保持距离,监督药店严格做好测温、消毒、登记等防控工作。

药店没有要求关门,但还是关了不少。转过一个街道拐角,一家药店门前零零落落地站了十几个人。一看见穿着制服的执法人员,两个店员慌忙抬起桌子往店里搬。

“不用关,我们是正常检查,药店可以营业。”毛莹莹连忙制止。查看完疫情登记本,她和副所长王奎林到店里检查,询问店员退烧药是不是已按要求下架,又核查了几种药品的索证过票情况。店外,高亮他们正在要求顾客保持1.2米距离,零乱的队伍已变得整整齐齐。

街道上的战“疫”:一个基层市场监管所的抗疫纪事

2020年2月12日,遂平县天立元超市门前,商场工作人员全副武装。县局机关的同志被分派到各个网点值班,帮助维持秩序,他们只是一个口罩、一个红色的袖章。

人流最大的是超市。在天立元超市前,他们与县局值班的几名同事打了招呼。经理赶过来,报告说昨天巡查时提到的问题已解决。为了避免排队聚集,他们在地面上贴了红色的距离标示线。

街上行人稀少,所里的同志们却不停地从一个人多的场所,再赶往另一个人多的地方。

中午11点40分,水果店、药店才巡查完,中间核实了一个昨晚亮灯的专卖店,还剩下3家超市留到下午再看。

街道上的战“疫”:一个基层市场监管所的抗疫纪事

所里巡查人员正在询问猪肉进货渠道、价格变动,检验检疫凭合格证明也是每次必查。

毛莹莹很抱歉,说中午只能请吃泡面了。不愿意耽误他们中午休息,只是让老郑领着,去他“隔离”的房子看了看。

街口设着卡点,不让车子进出。测量了体温、登记完身份信息,我们才被放行。卡点横幅上写着:串门就是相互残杀,聚会就是自寻短见。

老郑家的老屋在一条窄窄的胡同最里面,不大的院子应该很久没有收拾过。老郑的午餐是两袋南街村方便面,一根火腿肠,几片菠菜,还有一个鸡蛋。下好面后,老郑站着尝了两口,心满意足。

街道上的战“疫”:一个基层市场监管所的抗疫纪事

不到十分钟,老郑的午饭就已做好。他说早上有面包,儿子还给他拿了一盒奶粉,虽然是一个人,但是心里很踏实。

回到所里,已是中午12点,大家准备下班。毛莹莹乘了同事的电动车,和我们挥手再见。忙碌了一上午,依然是很开心的样子。

下午四点多,微信里毛莹莹传来几张刚拍的照片,有在药店的,有贴封条的……我让他们多注意防护,她发来一个笑脸:好的,我们都会保持距离,口罩基本上戴到家再去掉。

这样的巨大的疫情面前,一片小小的口罩,在她和她的同事眼里,似乎就是可以抵御千军万马的盾牌。

突然想起,还没有给他们拍一张不带口罩的合影照。

等到三月花开时,不知道车水马龙里,是否还能认出他们的背影。

街道上的战“疫”:一个基层市场监管所的抗疫纪事

忙了一上午,准备下班,大家边走边交流巡查的情况。疫情仍在继续,人们被要求呆在家不要出门,可是总要有一些人要逆流而上。(通讯员 王晋才)

(责任编辑:王伟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