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地市新闻 > 正文

洛宁男子参加婚宴,从酒店3米高传菜间跌落昏迷至今 家属考虑起诉

洛宁男子参加婚宴,从酒店3米高传菜间跌落昏迷至今 家属考虑起诉
2020-07-24 17:15:37 来源:大河报

核心提示:日前,家住洛阳市洛宁县的王女士向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反映称,她的父亲王建国(化名)7月8日到洛宁县京宁路与福宁大道交叉口的德和大酒店参加好友武先生儿子的婚宴时,从酒店内的传菜间不慎跌落,导致其受伤昏迷。

截至记者发稿前,王建国仍躺在医院重症监护室昏迷不醒。王女士说:“每天给父亲治疗的医药费近万元,家中已难以为继,然而涉事酒店方却置之不理。下一步,我们考虑向法院提起诉讼。”

洛宁男子参加婚宴,从酒店3米高传菜间跌落昏迷至今 家属考虑起诉

洛宁县德和大酒店

【讲述】男子从酒店2楼传菜口跌落至1楼升降机后昏迷

据王女士介绍,武先生儿子的婚宴设在洛宁县德和大酒店2号厅,父亲就坐的餐桌在2号厅2楼靠近3号厅交汇的附近。

而在宴会厅2楼有一间门头张贴有“茶水间”字样的房间,门是敞开的。内设有传菜口和电热水箱,传菜口呈敞开状态,有宽约90公分的缺口,缺口两侧有约1.5米高不锈钢护栏,传菜口与一楼机房相通,在一楼机房地面上设置有一台固定的升降机,从传菜口距离地面升降机约3米。

此外,传菜口附近并未设置任何警示标志。

洛宁男子参加婚宴,从酒店3米高传菜间跌落昏迷至今 家属考虑起诉

不锈钢护栏中间缺口为传菜口

据悉,平时酒店服务人员将制作好的饭菜放置在一楼升降机上,随后启动升降机,将饭菜运送至2楼传菜间,再由2楼服务员取后送往2楼各个餐桌。

有王建国的家属推测,人很可能是从2楼传菜间的缺口跌落后撞到了1楼的不锈钢护栏,再跌落至升降机上昏迷。

洛宁男子参加婚宴,从酒店3米高传菜间跌落昏迷至今 家属考虑起诉

王建国坠落在升降机上

洛宁男子参加婚宴,从酒店3米高传菜间跌落昏迷至今 家属考虑起诉

为儿子筹办婚宴的武先生告诉记者,当时他发现王建国时,人已经跌落至1楼升降机上,“后来是服务员找到了他的手机,才认出是我家的宾客。”

据王建国的家属以及现场多名目击者证实,“茶水间”内没有监控,无法获悉王建国坠落的详细经过。此外,多位与王建国相识的朋友及家属证实,王建国患有慢阻肺,不能饮酒,平时不能干较重的体力活。

王女士向记者提供了洛宁县人民医院的诊断结果显示:王建国左侧胸廓塌陷,右侧第2肋骨及左侧第1至11肋骨多发骨质连续性中断,部分断端移位。

洛宁男子参加婚宴,从酒店3米高传菜间跌落昏迷至今 家属考虑起诉

王建国坠落的茶水间

【救治】男子多发处肋骨骨折、脑室积血,至今未脱离危险

7月8日中午,王女士接到家人打来的电话:“快回家,你爸出事了,人在洛宁县人民医院。”

“听到这个消息,我慌忙订票从外地往家赶,直至夜里12点才到医院。”此时,王女士的父亲正躺在医院ICU重症监护室已近10个小时,“医院送来了父亲的病危通知书。”

经过医院抢救,王建国暂时保住了性命,但是并未脱离生命危险。7月10日,王建国被紧急运转至洛阳市中心医院综合重症监护室进行救治。

经诊断,医院再次送来王建国的病危通知书。

截至7月24日中午12时许,王建国仍处于昏迷状态,正在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尚未脱离生命危险。

洛阳市中心医院最新诊断结果显示:王建国多发伤、蛛网膜下出血、脑挫伤、头部皮下血肿、脑室积血、多发肋骨骨折、锁骨骨折、血气胸……

洛宁男子参加婚宴,从酒店3米高传菜间跌落昏迷至今 家属考虑起诉

医院的诊断书

【进展】是否调解?双方说法不一 酒店方希望一次性赔偿到位

事发后次日,王建国的家属就曾到洛宁县德和大酒店找到酒店方讨说法,得到的答复是,“酒店需要商量一下。”然而时至今日,未得到酒店方的明确赔偿答复。

据王女士介绍,7月13日,他们的亲属再次找到酒店方,酒店方仅支付了2万元医疗费后,就不管了。

王女士说:“自从父亲摔伤至今,酒店方负责人从未主动询问过我父亲的伤情,也从未到医院主动探望过一次,且多次直接挂断或拒接我们的电话。”

7月21日,王建国的家属找到洛宁县人民法院,希望法院可以出面帮其与酒店方进行诉前调解。但是随后,家属从洛宁县人民法院得到的反馈消息是,酒店方拒绝了诉前调解。

“为父亲治疗伤病,已经快耗尽了家里的钱财,而涉事酒店方却对此毫不关心,我们感到心寒。下一步,我们考虑将向法院提起诉讼,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

7月24日上午,大河报·大河客户端与洛宁县德和大酒店的经营者蒋保民取得了联系。记者仅做完自我介绍,尚未提及采访事由,蒋保民便抢话说道:“我正在海南,我让我们一个姓郑的跟你联系。”随后,他将一位郑姓负责人的电话发送给记者。

下午3时许,记者与郑姓负责人取得了联系。据郑姓负责人介绍,酒店方并未拒绝与家属进行调解,“我们要是不同意调解,就不会给伤者拿出2万元治疗费。”

郑姓负责人表示,酒店方对王建国的遭遇表示同情。

他说,如果酒店方对该起事故负有责任,酒店方愿意承担伤者的治疗等费用。但是,他也强调,希望伤者家属先行对伤者进行救治,待伤者病情稳定后,再按照相关的法律法规进行责任划分,一次性赔偿到位,“我们也担心惹上麻烦事儿。在伤者治疗期间,我们也不清楚具体花费了多少钱,总不能家属来找一趟,我们就陪一笔钱吧?”

此外,郑姓负责人也表示,酒店方也赞同家属向法院提起诉讼,由法院进行责任判定。

(来源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 记者 焦勐 实习生 郝鹏胳)

(责任编辑:news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