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地市新闻 > 正文

三门峡小秦岭:践行“两山论”的生动样本

三门峡小秦岭:践行“两山论”的生动样本
2020-08-28 08:45:18 来源:人民网

三门峡小秦岭:践行“两山论”的生动样本

小秦岭风景 陈泰安 摄

位于河南省三门峡灵宝市境内的小秦岭,矗立于黄河大“几”字形拐弯处,乃是黄河中游重要生态屏障和水源涵养地。然而之前,让小秦岭声名远播的是它的另外一张名片——全国第二大黄金生产基地主产区。

半个多世纪来粗放无序的黄金开采,让小秦岭由绿树繁茂变得满目疮痍。“坑口挨着坑口,渣坡连着渣坡,工棚接着工棚,人来人往、机声隆隆,满山疮痍。”是它的真实写照。5条发源于小秦岭的黄河一级支流从最初的清澈见底变得臭气熏天、颜色发黑、水质粘稠……

还小秦岭以宁静,还母亲河以清流。4年多来,一场再造小秦岭的生态文明捍卫战,成为践行习近平总书记“两山论”的生动范例。

三门峡小秦岭:践行“两山论”的生动样本

大西峪郭氏矿业1180坑口北渣坡整治前后 小秦岭保护区供图

小秦岭,这座藏金埋银之地,曾为国家和地方经济建设作出过巨大贡献。数据显示,1975年—2015年,小秦岭区域累计生产黄金450余吨,与之相应的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三门峡经济高速增长,最快的一年GDP增长33%。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要正确处理好经济发展同生态环境保护的关系,决不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去换取一时的经济增长。

一边是资源型城市对矿产资源的高依赖,一边是保护生态环境的必答题。怎么办?

痛定思痛,唯有壮士断腕,背水一战!不讲理由,不找借口,三门峡迅即写下承诺书,立下军令状,向小秦岭开战!

从2017年开始,三门峡市委市政府连续三年将矿山环境治理和生态修复工作列入全市“攻坚战”之一,三年内要达到“老问题逐步解决、新问题不再产生、生态环境总体向好”的整治目标。

三门峡小秦岭:践行“两山论”的生动样本

封堵矿口 小秦岭保护区供图

在矿山环境整治中,最大的挑战是封矿口。

此前,小秦岭地区曾先后组织各种规模的治理整顿19次,均没能治根。保护区内有11个矿权单位,矿权设置久远,利益多元,不仅有央企、本地国企,还有众多私企。一个坑口的年利润涉及上千万、上亿元,财路被切断,企业难接受。

而且,此次矿山治理和生态修复的原则是“谁矿权谁负责、谁受益谁清理、谁破坏谁恢复”,不仅要挪金窝,还要掏腰包,怎一个难字了得!

有组织律师团“要说法”的,有夜里把保护区堵上的坑口扒开的,有玩“失联”的,有硬挺着不干的。

老鸦岔金矿是保护区自己管理的企业,其他矿权单位都盯着。保护区刀刃向内,先行一步立标杆。千方百计撤除设备、遣散人员、封堵坑口后,开始艰难的生态恢复之路。

拉渣、固渣、降坡、排水、覆土、覆网、种草植树,一个环节也不能少;降坡坡度30度左右、覆土厚度不低于30厘米,两个指标均须满足。

石头窝里种树,最缺的是土,最难的是护土。小秦岭自然保护区管理中心工会主席李保祥说,一车土运上山要花1000元左右,非常金贵。为了保土,他们采用“梯田式”“之字形”降坡治理渣坡,在渣坡上固定挡板、修排水渠、铺滤网防覆土流失,在每个树坑底部铺设可降解无纺布固土保墒。

这一番费尽心思的探索创新,有效解决了小秦岭复杂条件下的生态修复难题。

使出硬手腕,打出温情牌,通过一系列宣传引导工作,矿权单位逐渐从“不想治、不会治、被动治”转变为“必须治、按样治、主动治”,承担起植被恢复的主体工作。

从2016年3月至今,在小秦岭的沟沟岔岔,共有77万人次投入到矿山治理修复的工作中,累计投入资金1.89亿元;

1000多个坑口被关闭,1.4万个生产生活设施被拆除;

固定矿渣2065.5万吨,清运矿渣520.2万吨,13万辆次运渣车首尾相连,能从小秦岭一路排到北京;

栽植苗木75.7万株,播撒草种1.4万公斤……

如今,站在枣香苑1100坑口处举目四望,绿意浓浓,不见喧嚣,只闻鸟鸣。保护区管理中心党委书记高阳感叹:“这些绿来之不易!这里现在已经重归自然,恢复宁静。”

附近的农民感受尤为深刻:“过去是黏稠的灰水,就像水泥浆。现在水清了,河里的水又能浇地了。”山青了,水绿了,动物欢畅了,小秦岭的生态像所有人期望的那样,越变越好。

三门峡小秦岭:践行“两山论”的生动样本

老鸦岔整治前后对比图 小秦岭保护区供图

2019年2月6日,保护区内架设的红外相机,首次拍摄到了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林麝在林间觅食的画面。

随着小秦岭生态环境的不断改善,当地政府也抓住契机,实施经济转型,旅游业得到快速发展。地处小秦岭的亚武山国家森林公园,去年曾创下3天吸引游客10万人次的纪录。

小秦岭山脚下的灵宝市故县镇河西村,过去沾了开采金矿的“光”,村内中心市场天天车水马龙,餐饮店整夜灯火通明,被誉为“小香港”。以前村民不是采矿就是搞黄金冶炼,口袋富了,但村边的河水却成了灰泥汤,不少群众生了病。如今,河西村逐步实现“转型升级”,他们投资药业、电器、果树,以及矿泉水。开发汉山风景区、建设民俗街,发展特色农业,吃、住、玩、乐一条龙的文化游越来越红火。

南安亮在小秦岭开采矿山赚到第一桶金,早早谋划转型发展,回到老家灵宝市尹庄镇前店村,投资开办了灵宝昌盛食用菌有限公司。

“短短两年时间菇棚从19个发展到128个,花菇产值占到公司总产值的55%,菌种产值占到了25%,菌棒远销韩国、日本、俄罗斯。”该公司总经理南俊峰说。

公司在管理上,采用“公司+基地+农户”的经营模式,充分发挥产业优势,不断创新扶贫模式,成立5年来,累计安置就业3万余人次,帮扶1941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发展食用菌产业。“为家乡的父老乡亲造福。”南俊峰说。

现如今,从小秦岭上淌下的黄河支流,条条清澈,给母亲河和下游人民送上清新和绿意。

2019年3月,中宣部将河南小秦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列为全国生态文明建设“高质量发展”先进典型,小秦岭正在走出一条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良性循环发展之路。

(责任编辑:耿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