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军事| 政务| 财经| 汽车| 文化| 娱乐| 培训| 科技| 数码| 家电| 健康| 解梦| 游戏| 佛学| 守艺中华| 国防军事| 军事APP| 头条APP| 地方 河南 湖北 四川 陕西 广东 山东 西藏

注册登录

中华网 china.com

河南
当前位置:新闻 > 地市新闻 > 正文

平顶山支书村医张振元:忙得像陀螺 初心未曾变

平顶山支书村医张振元:忙得像陀螺 初心未曾变
2021-02-09 08:42:18 来源:人民网

支书村医张振元:忙得像陀螺 初心未曾变

人民网记者 慎志远摄

立春已过,河南省平顶山鲁山县黄沟村道路两旁挂上了大红灯笼,喜气洋洋。

“振元,俺闺女嗓子发炎了,不发烧,光咳嗽,你给俺瞧瞧。”

“振元,两委班子都到了,你一来咱就开始了。”

“看完这个我就去那屋,恁先讨论着。”匆匆挂了电话,张振元耐心地听诊问询,拿药下医嘱。送走患者,他顾不上脱白大褂,娴熟地做着手部消毒,飞奔到隔壁屋开会。

黄沟村卫生室与村委会办公室仅一墙之隔,张振元既是村医,也是村支部书记。“两头找,俩屋叫”是他一天中经常又平常的一幕。

2006年,24岁的张振元从新乡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毕业。“当时俺兄弟姊妹都在海口发展,我也应聘上那边一家公立医院。”张振元说,本想着一大家子移居海口,自己也将有一份稳定体面的工作,也算跳出农村了。但是,父母不愿意离开家乡,张振元思忖再三,决定守着父母,留在鲁山,成为一名村医。

留下来的决心,除了孝心使然,更源于13岁时的一场“意外”。

初中一年级的一天,张振元母亲突然出现严重的过敏反应。“俺娘指甲、嘴唇发紫,出现缺氧症状,说话声音都可微弱。”张振元回忆说,当时他父亲火速跑到离家二三百米的村医家里求救,可是村医那边没有抗敏药物,也不知道该咋救治,只是一个劲儿地催促“赶紧拉乡卫生院吧”。

在村医家里耽搁了10来分钟,张振元父亲又焦急无助地折返回家,招呼他们把母亲抬到架子车上,二话不说拉着就往乡卫生院跑。“大姐、二姐哭了一路,我真是吓傻了,闷着头使劲儿在后面推着车。”张振元说,跑了三四十分钟,到了乡卫生院,母亲最终“死里逃生”。

“过敏就是要抢时间,只要及时注入抗过敏药物,人就能平安无事。但如果治疗不及时,就会导致窒息、休克、肝肾功能衰竭最终危及生命。”母亲的“劫难”让张振元“心有余悸”,农村匮乏的医疗卫生基础更让他“忧心”,那个时候,13岁的张振元暗下决心将来要学医,“要让村里有懂的人”。

这一干就是15载。2012年,河南省实现村村都有标准化卫生室,张振元顺理成章成为村卫生室医生。“不光我,咱农村群众也真是赶上好时候了。”张振元笑着说,以前群众看病只有听诊器、压舌板、血压计这“老三样”,现在村卫生室里,心电图、血糖、血压等常规检测随时都能做,并配备了一体机、氧气瓶、中医理疗设备等,村民就医环境得到了极大的改善。

每天早上7点,张振元准时来到卫生室,晚上11点离开,半夜被紧急求医的患者叫醒更是常事。行医15年里,张振元“修炼”了一门“绝技”:听声辩人。

黄沟村下沟组的叶文先老人,今年70多岁,患有下颌关节习惯性脱位。老人睡眠浅,有时半夜打个哈欠,下巴就“掉”了。

“振元啊,开开门,恁婶下巴又掉了。”半夜2、3点,睡得正香,叶文先老伴焦急慌张地叩门。

“叔,听见了,等会儿啊,俺起来了。”张振元睡意朦胧地应和道。

这一问一答的情景,一年少说也得几十次。

“有时候一个晚上这个走了,那个来,刚躺下,就得披着衣服起来。”张振元说,时间长了,他半夜听到敲门声,八九不离十就能猜到是谁来了。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张振元看着当初一起走出校园的同学们在大城市发展很好,很多都拿了年薪,而自己一年到头也就四万来块钱,内心难免有波澜。然而,似曾相识的一件事,又让他坚定了下来。

2019年夏天的一个傍晚,村民张晓亮跌跌撞撞来到村卫生室,说喝完酒后“浑身不得劲,痒”。问询过程中,张振元了解到张晓亮有酒精过敏史。还没说几句话,张晓亮突然大汗淋漓,浑身抽搐,出现休克症状,随即陷入昏迷。张振元扶着他平躺下来,立刻为其注射肾上腺素,扑尔敏,地塞米松等抗过敏药物,然后联系乡卫生院。

7、8分钟后,张晓亮逐渐恢复意识,顺利转诊至乡卫生院观察治疗。张振元呆坐在椅子上,心里“砰砰砰”难以平静。“五味杂陈,想起来俺娘那时候,这次可使上我学哩东西了。”张振元说,这件事让他感到特别充实,有成就感,“我可能没有我同学们做得事业大,但是我从事的工作很有价值,很有意义。”

除了平时坐诊,张振元还会定期去上了年纪的村民家中随访,为其做些基础检查,叮嘱注意事项。“山里路不好走,高高低低的,大爷大娘们下来一趟不容易。”

2021年1月4日,在群众们的拥护下,张振元被推举为黄沟村支部书记。群众口中的“振元”更忙了。“振元天天就跟陀螺一样,闲不住。”群众们打趣道。

“忙是忙,也充实,就是有点对不住家里。”张振元尴尬地一笑,“孩子上七年级了,数学一直不太好,想着期末考试前给他辅导辅导,还是抽不出来空。”张振元苦笑着,笑容渐渐僵硬,最后消失在隐隐抽动的嘴角。

“现在国家对基层医疗卫生很重视,也有很多年轻人投身基层,基层医疗条件,专业水平早不是以前能比得了,很欣慰。”张振元指着外面隐隐发绿的柳条,笑着说:“这也是基层卫生事业的春天。”(尚明桢、慎志远)

支书村医张振元:忙得像陀螺 初心未曾变

人民网记者 慎志远摄

(责任编辑:耿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