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china.com

河南
当前位置:新闻 > 原创 > 正文

【网络中国节·南阳味】律转鸿钧佳气同 肩摩毂击乐融融

【网络中国节·南阳味】律转鸿钧佳气同 肩摩毂击乐融融
2021-02-26 17:19:00 来源:中华网河南

“日月跳丸,光阴脱兔。”不经意间,作为春节句号的元宵节到了,牛年春节,就要过去了。可年味儿到底是什么味儿?让我们拘一捧岁月的酒酿,慢慢品咂。

“百节年为首。”年,是岁月的更替、亲情的纽带,是张扬家国情怀、凝聚家风共识、承续文明传统的“洗礼日”,是刻在国人骨子里的信仰。过年,一直是中华民族最隆重的传统佳节,寄予着人们对“辞旧迎新,守岁纳福”的期盼。历经千百年的积淀,已形成底蕴深厚且独具特色的浓浓年味。

记得小时候,年,就是那首熟悉的童谣,“小孩儿,小孩儿,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望眼欲穿地盼着。等到杂乱的街道变得干净,吉祥的对联贴在门楣,可口的美味吃在嘴里,漂亮的衣服穿在身上,崭新的压岁钱拿在手上,怒放的烟花绽放在空中,提着礼物四处拜年……连空气中都能嗅出节日的欢乐气息。“虽然那是些久远的回忆,但一切又都是那样鲜活。”

时代的脚步不停向前,随着物质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庆祝方式的不断革陈立新,记忆中需要过年时才有的那些激动、兴奋、满足、期盼,已不复存在。如老舍所说,“在繁忙的都市里,在行色匆匆的人群中,年味越来越淡,有的时候马上过年了,才想起来。”越来越多的人觉得过年“没意思”,除了喜欢和家人团聚外,好像其他的一切都成了敷衍。没有了那份乐趣、激情,更少了那份灼灼的期盼。

有人说,其实不是年味淡了,而是过年时最快乐的人不是我们了……是啊,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再不是那个快乐奔放、不知愁滋味、期待过年的纯真少年,而长成了一个工作繁忙、诸事需操心、平淡乏味的大人,没了那份简单纯粹的快乐。

也有人说,年味减淡,是如今的人们不重视“仪式”,挖掘不出平凡生活的美好与乐趣。是啊,那时的人们是以恭敬、虔诚的心,供灶王、扫房子、赶年集、煎炸熏蒸各色美食、剪窗花贴春联、拜祖宗的。人们也因这些仪式与虔诚,获得了无限的满足与希望。而今的我们,越来越追求效率和方便,把过去的仪式当成“繁文缛节”删减掉;新衣服想买就能买,不想逛街还能去网购;美味佳肴想吃就吃,不想动手还能去饭店,便觉得过年与日常没有区别。

曾经的我也这样认为。但经过“非必要,不出门”的鼠年春节,连“有钱没钱,回家过年”、出门逛街、采买、聚会……都成了奢侈品时,才恍然领悟,“当时只道是寻常”的那些“寻常”,是多么珍贵。牛年前夕,世界依然疫乱交织,河北、黑龙江不时拉响的疫情警报,多地发出的“非必要不流动”“就地过年”的通知,再一次让我只盼牛年是寻常,从而更加用心去准备、去体会。

除尘布新不可少

记得美国作家王尔德说过,“生命就是你活着的艺术,你把自己谱成曲,你的光阴就是十四行诗。”生活要有仪式感,新年要有新气象,这是一种态度,关乎对生活的热爱,对幸福的感受,对时光的珍惜……

大扫除、断舍离,虽是每日必修课,但过年洒扫、除尘纳新,是老祖先定下的规矩,不能少。于是,忙里偷闲,利用小年的周末及其后的午、晚饭后时间,把楼上楼下、院里院外、上上下下、旮旯狭缝,全都大倒腾了一遍,又把门外的脚垫换成了红通通的“牛年大吉”。看着到处齐整亮堂、赏心悦目,累但喜悦着。

添置几盆鲜花,让家的味道更浓、更温馨,也是每年的惯例。抽空去了一趟花市,买了几盆鲜花:灿烂妩媚的杜鹃、吉祥如意的柑橘、富丽典雅的的大花蕙兰、红果累累的金玉满堂等,把客厅装点得红火热烈、甜美雅致。再挂上亲手做好的宫灯,热烈喜庆的新年气氛,瞬间呈现!

大街上也有了新气象。树身“穿上了”红、黄、银色的彩灯新装,树枝挂上了“幸福果”“星光耀”“中国红”等灯笼,一街一景,整洁、漂亮、愉悦;“月上柳梢头”,棵棵怒放花千树,火树银花,璀璨夺目,美轮美奂。电力广场搭起了新彩虹门,换上了“惟愿山河锦绣国泰民安”的红漆大字及争相怒放的艳丽鲜花;随处可见高高悬挂的大红灯笼、中国结,透着浓浓的年味儿,传递着新春的祝福,构成一年中最温暖的画面,引得人们驻足流连。再细瞧,每条街道上都竖起了“垃圾分类人人做,做好分类为人人”“垃圾分类记心上,生态之城新时尚”“携手共建如花似玉大美镇平”等醒目的标语牌,成为文明过年又一新风尚。

除夕忙碌心欢喜

“一年滴尽莲花漏,碧井酴酥沉冻酒”。除夕终于到了,可以专心准备过年了,小窃喜的心情由此拉开。

可爱人还得为单位的事情忙碌。心有怨言,但想起熊培云说的:“保持一个乐观向上的态度也可被视为一种社会责任”,又想起还有一周的时间供自己自由支配,好像就是一个大富豪,不由得嘴角上扬,手不停歇地开始包饺子、择菜、炖肉……

忙里偷闲,回了趟老家去上坟,让袅袅烟火捎去我们的思念。记得《寻梦环游记》里说,一个人灵魂的最终消失是没有人再记得时。我们要让另一个世界的亲人们知道,我们一直都惦记着他们。

爱人忙完回来,和儿子一起贴对联、粘窗花,在大门上挂上大灯笼,给树木挂上小灯笼,年味儿就更浓了。

年夜饭照例去姐家吃。热腾腾的团圆饭,乐融融的几家亲。围桌而坐,放下一年的疲惫,看着炫目多彩的高科技舞台(虽说没细看,也总听人感慨现在的春晚没以前的好看,但对春晚的期盼,已升华为一种情怀,一种陪伴,一种新春氛围的营造。到点儿,仍会打开电视),左耳朵听着春晚,右耳朵听着亲人的点评,随意地聊着天,喝点儿小酒。品挚爱亲情,享岁月静好,也是最暖心的年味儿。

难忘今宵!愿新年胜旧年,万事皆顺意!

走亲访友亲情暖

平日的我们,为工作、为生计,忙忙碌碌,无暇与亲友欢聚。过年,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契机,让平时不常走动的亲戚相互拜访,拉拉家常,叙叙亲情,放开胸怀感受亲情的温暖,何乐而不为?何况,走亲戚,还背负着尊敬长辈、宗族凝聚、血脉联系等重任,是春节的一个主要活动。

走,回娘家、上舅家、走姑家、姐弟聚会……说不完的知心话,诉不完的相思情。春节的味道在彼此的谈笑间,增添了更多的人情味,暖人心田。

然而,网上却有人对此嗤之以鼻,认为是毫无意义的“人生浪费事件”,还有人吐槽:“亲戚,不过是有着血缘关系的路人。”

也许,高速发展的社会冲淡了血脉联系、削弱了宗族纽带;也许,网络的兴起,使人们足不出户也能谈笑风生,没有了相见的迫切心理。

但我认为,亲情是永恒的根!尽管有很多不尽人意,但不应刻意冷淡。借春节之名,传递惦念和问候,收获情谊和祝福,也是一种幸福。

宅家相伴心安宁

花开,有太阳的陪伴才美丽鲜艳;夜空,有星辰的陪伴才会炫丽。我喜欢家人的陪伴,那是最好的爱,是最长情的告白,是最舒服的年味儿。

平日里,我们一家三口分隔两地,各忙各的。难得的长假,难得的相聚,我们仨有空就宅在家里,各自做着自己喜欢的事,给心灵松绑,为身体充电。

我,一会儿看看小说,随其中的人物同喜同悲,一会儿来个云旅游,看如画美景;儿子在自己的房间里看书、玩游戏,静若处子,安然若素;爱人则在客厅里弹琴、吹笛、听书.....随心随性,互不干涉,就这么慢慢悠悠,把光阴交付于自己的心爱之物、喜爱之事,也是最大的幸福!

不时地,我会悄悄起身,给他们泡杯茶,默默放到一旁……不打扰、不强迫。转身时,他们就在我的眼眸里,明媚如昔。纵使无言,亦是沁心沁暖的美好。简单,幸福。所谓的岁月静好,就是这般模样吧。如此,甚好。

就地出游享春光

这个冬天不太冷,老天爷就像巴尔扎克笔下的守财奴葛朗台一样,吝啬得不下半点雪花。阳光也热情的有点儿过火,气温大都在二十多度,似春又似夏。

春到人间草木知,大地,已在百花深处、春林初盛中苏醒。踏青赏花正当时,想着柳丝依依吐新绿、桃花灼灼杏花娇、樱花似雪繁似锦……千娇百媚迷人眼;闭上眼,仿佛有若有若无的花香丝丝入脾,清香醉人,一颗心就这样奔赴春天。

“逢春不游乐,但恐是痴人”,趁着疫情消散、春暖花开,人们戴上口罩纷纷走出家门,或自驾出游,就近踏青赏花游玩,让明媚的春色浸润心田。朋友圈里,镇平赵河公园、老庄樱桃沟、南阳塔子山,人潮涌动。有手牵手走过心形花廊的,有三三两两漫步花海的,有脚步匆匆穿梭于花海的,有笑着奔跑嬉戏的孩子,还有拿手机、单反相机专注拍照的……满屏俱是出门看花人,他们那盈盈粲然的笑脸比怒放的花儿还要美。

“历添新岁月,春满旧山河”。过年,年年岁岁景相似,岁岁年年情相同,让我们在仪轨里,观照、思考、回归灵魂本位;在洗礼中,增强国与家的凝聚力。如今,年已过,春已来,梦在前,让我们迅速“收心”,快速“重启”,“满血”奔跑!明年再品年味儿。

(作者:镇平县教体局 李从平)

(责任编辑:苏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