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热点关注 > 正文

鏖战一周 凉山森林火情怎么样了?

鏖战一周 凉山森林火情怎么样了?
2020-04-05 08:26:57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成都4月4日电题:鏖战一周,木里森林火情怎么样了?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杨迪、尹恒

四川省凉山州木里县森林火灾已持续一周。根据当地4日最新通报,火场过火面积目测约262公顷,不连续火线约50.5公里。

此次森林火灾扑救面临哪些难点?如何保证4800余名一线扑救人员的安全?新华社记者近日在木里县采访了相关情况。

多重因素加大救火难度

此次木里森林火灾最早于3月28日晚19时30分发生在县城所在地乔瓦镇的锄头湾村与项脚乡项脚村交界处的山头,后蔓延成三条火线,其中以位于白碉乡的北线—东北线扑灭难度最大。

“风大且方向多变,使得北线—东北线的火势很难控制。”木里县森林草原防灭火指挥部指挥长、县委副书记呷绒翁丁告诉记者,燃烧物本来就会往天上飘,大风一来被吹出去几十米甚至几百米,很容易就引燃另一片林子。

记者了解到,此前的几个月时间里,木里县几乎没有降雨,林区异常干燥;自3月27日以来,木里县一直处于大风蓝色预警状态,林区的风力时常达到8级以上。总体来说,气象条件非常不利于扑救工作。

四川省应急管理厅工作组一位工作人员在跟记者交流时说到他的观察:即便在风力相对较小的早上,县城西面的山上烟飘起的方向也会时不时改变,可想而知森林火灾现场的情况会有多复杂。

此外,火情严重的林子大多位于无人居住的高山上,没有道路、没有取水点;扑救人员从集结地点需步行几个小时翻山越岭才能到达火场一线;白碉乡距离县城较远且交通不便。这些因素也都进一步影响了北线—东北线的扑救进展。

记者2日在从乔瓦镇前往白碉乡途中看到,一些路段还没有硬化,部分路段狭窄。一边是陡坡,一边是悬崖,一旦两车相会,只能让一台车倒退至开阔路段让行,或者由靠内的车辆左轮骑上边坡斜着通过,以尽可能确保靠外的车辆不坠下悬崖。

保障人员安全探索制度化

在一年前的“3·30”木里森林火灾中,有31名参与救火人员不幸牺牲。如何做到科学扑救、确保人员安全很受关注。

据统计,截至4日木里县森林火灾已投入扑救人员4876人,包括森林消防、地方专业扑火队伍、应急民兵以及群众等。

3日上午,记者在海拔3000余米的项脚乡垭口遇见了正在指挥清理余火和烟点的项脚乡党委书记游昊。自3月28日以来,他一直在扑救一线忙碌,经过不懈努力,这一带的扑救工作已进入收尾阶段。

3月28日晚,项脚乡接到村民报告项脚村山头冒烟后,立即一边上报一边组织扑火队员和群众上山扑救。因火点位置较远,两批扑火人员花了近三个小时才步行赶到火点前一公里处,此时火已借风势向两边蔓延开。

气候条件使得木里县每年都面临着很大的森林火灾风险。呷绒翁丁告诉记者,去年“3·30”森林火灾的惨痛教训也让县里一直在优化和完善防灭火工作机制。

择机开展人工增雨

截至4日,木里县森林火灾的三条火线中,靠近县城的南线—东线、南线—西线—北线的火情已得到控制,目前正全力清理余火和烟点。

记者3日上午在前往地处西线的项脚乡友友坪村途中看到,在沿路高半山山坡上有大片黢黑,是野草被火烧过的痕迹。所幸目之所及范围内树木受损情况并不严重。

友友坪村村民沈顺发一直经营家庭农场搞养殖业,他在火灾之后立即将羊赶回圈,避免了大的损失,但看着祖祖辈辈依靠的大山被烧成这样,他还是忍不住心疼。“真的很感谢参与扑救的人,如果没有他们,这火再烧几天我们的损失就大了。”沈顺发说。

而在北线—东北线,因风向多变,目前还有明火,正集中力量“攻坚”。据统计,3日当天有2600多名扑救力量参与北线—东北线的扑救,他们通过直接扑打、砍伐隔离带、水攻土埋等方式全力扑救。根据火情发展态势,原本设在项脚乡垭口的木里县森林火灾前线指挥部也迁至白碉乡。部分消防队伍在前线指挥部附近的安全地带安营扎寨,以便提高救灾效率。

四川省气象部门已调来一架增雨飞机在西昌待命,同时四台地面增雨作业装备、一台应急雷达车和省、州技术人员已抵达木里。气象部门正加强监测,以适时开展人工增雨作业。

据中央气象台预报,木里县将在6日至8日迎来阵雨、小雨天气。

(责任编辑:朱婉莹)
关键词:凉山 森林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