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热点关注 > 正文

“人生被偷换28年”谁负责?记者对话三名当事人

“人生被偷换28年”谁负责?记者对话三名当事人
2020-04-28 16:09:28 来源:东方今报·猛犸新闻

连日都是晴天,推开窗就可以看到庐山。28岁的阿斌(化名)暂时出院回家的心情不错。患癌、活了28年发现亲生父母另有其人,像梦一样不真实。

“人生被偷换28年”谁负责?记者对话三名当事人

(3月26日,江西神州司法鉴定中心鉴定结果显示,不支持蒋艳丽(化名)是阿斌(化名)的生物学母亲。)

阿斌是江西人,今年2月查出患了肝癌,母亲蒋艳丽(化名)准备“割肝救子”时发现阿斌居然不是她和丈夫亲生的,实为同产房的另一名孕妇所生。在去自己当年生产的医院调查后,蒋艳丽找到了亲生儿子郭郭(化名)的信息。

蒋艳丽称,她于1992年6月,在开封医专第二附属医院(现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生下一个男孩。当时同产房的孕妇也几乎同时产下男婴。

28年后的今天,两个男孩均有了各自的小家庭,也有了孩子。一个孩子郭郭现在公安系统工作,另一个孩子阿斌,却受家族遗传影响患有肝癌,躺在医院病床上接受治疗。

经亲子鉴定,两个孩子分别确认了亲生父母。目前,在警方的帮助下,蒋艳丽已经和亲生儿子郭郭认亲,阿斌和亲生父母则可能在这个“五一”谋面。而阿斌的生母也患有癌症。

两个孩子的人生被偷换28年,多个家庭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而发生变化。怎么造成的?谁来弥补这错位的28年?对此,蒋艳丽受访时表示她认为责任在于医院。

4月27日上午,猛犸新闻 东方今报记者致电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医患关系办公室相关负责人,对方表示他们已得知此事,因时间久远,事情正在调查中,具体结果会第一时间向记者通传。目前,猛犸新闻·东方今报另一路记者已赶赴医院进一步采访。

那么,患癌的阿斌病情目前怎样?这样戏剧性的遭遇给当事人带来怎样的冲击?记者对话了其中三名当事人。

○●阿斌:感觉多了一个兄弟,“五一”会和亲生父母见面

猛犸新闻:你现在身体状况怎么样?

阿斌:身体状况还可以。我现在已经出院在家。最近都是晴天,景色不错,我家推开窗子就可以看见庐山。

猛犸新闻:下一步是继续寻找肝源、到国外进行移植手术么?

阿斌:下一步肯定是会进行肝移植,不一定会去国外,咱们这边的医生经验会比较丰富,肝源也会比较丰富。

因为我当时发现这个疾病就比较晚了,我现在的身体状况是不能直接去做肝移植手术的,还没有达到手术指征,必须要经过大概四到五个周期的治疗。我现在是刚刚结束第三个阶段治疗,要看后面的治疗情况,可以做肝移植的时候再去做。

猛犸新闻:和亲生父母有联系吗?

阿斌:有联系,也就是我知道自己身世之后几个小时,他们给我打过电话。

猛犸新闻:那是你第一次听到亲生父母的声音对吗?说了什么,心情如何?

阿斌:对,也没有多讲什么,就是跟我说希望能够安心养病,不要太过于有压力。

其实还是挺突然,怎么讲,因为当时才知道这个事情仅仅几个小时。那个时候内心没有太大的波动,可能就是觉得多了一些人在关心你。现在沉下来看待自己的事情,心里没有很抵触,但是让我马上去接受这个事情,肯定还是需要一个过程。我们还没有见过面,到时候见面会怎么样我也不清楚,就目前而言,我只知道他们是我的生父生母,我要承担起照顾他们的责任,因为是他们把我带我到这个世界上来了,这点肯定是毋庸置疑的。

(阿斌患癌后花费不菲,摘自他的朋友圈)

猛犸新闻:生病以来至今心态怎么样?

阿斌:其实一开始我对治疗是比较抵触的,因为我本身是学医的,知道治疗这个疾病要付出的代价以及家庭要承担的风险,所以我一开始是比较抵触的。

在我刚得知生病的时候,一开始是比较担心费用问题,以及我的小家庭未来如何生活的问题,毕竟我的小孩现在才两岁多。以前我属于家里的顶梁柱,现在几乎等于丧失劳动能力了,老婆因为要照顾小孩和我也没有上班。

我老婆还有岳父岳母,以及我自己的父母,他们都很难过。后来发生这么多事,我慢慢也想通了,包括很多人说我心态好,其实我知道只有我自己坚强,配合治疗尽快康复,才能够谈所谓的报答,家庭才有希望。

猛犸新闻:知道自己亲生父母另有其人是何感受?

阿斌:知道这个事情以后,我感觉现在自身的责任也会更大。因为我自己的生母也是生病了,对吧?需要人照顾。那么作为我来讲,她把我带到这个世界上,包括还有一个姐姐,其实我应该要成为两方家庭的顶梁柱,当然我现在又多个兄弟一起分担了。

我比较自责的一点是,如果没有这个疾病的话,其实大家还是可以变的更好,因为毕竟现在双方的家庭条件也都差不多,他也有自己的一个小家庭,我也有自己的一个小家庭,大家都有一定经济来源,可以互相照应。

猛犸新闻:完全没有想到这种戏剧性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吧?

阿斌:完全没有想到过,整个家里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当时他们欲言又止,我心里就在想是什么事,猜想病情是不是恶化了。后来直到我自己看到新闻,追问我老婆才知道这么一个事情,当时听了就完全人是处于一个很懵的状态,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去面对这样的事情。我老婆就跟我说,反正这个事情不是我们自己能够去选择的,很多的错误并不是我们自己造成的,慢慢接受。

猛犸新闻:那你暂时的打算呢?

阿斌:我现在也不去想其他的事情,包括跟院方沟通这些事情,都是家里人在处理。我现在就像很多人希望我去做的那样,抓紧把自己的病治好。

○●蒋艳丽:两个儿子一个也放不下,受打击,总精神恍惚

猛犸新闻:阿斌知道身世后状态如何?

蒋艳丽:他精神状况还比较好,因为他比较乐观,一开始都瞒着他,后来瞒不住了。他现在平时还是喊我们爸爸妈妈。我们基本上都接受了这个残酷的现实,他也知道我们这么多年的爱都给了他,即使现在身世解开了,我跟他说“我依然是你的母亲。”

猛犸新闻:你们的生活、工作是不是也受到很大的影响?

蒋艳丽:非常大的影响,我现在总是有点精神恍惚,本来我是工作热情特别高的人,而且在单位担任比较重要的职务。这个打击对我太大了,表面上看还是蛮坚强的,其实我一回家就崩溃大哭。

猛犸新闻:你们和医院最新协商到哪一步了?

蒋艳丽:到现在为止,医院没有主动和我们联系过,哪怕打个电话问候一下,任何回应都没有。

猛犸新闻:当年怎么在河南的医院生下孩子?

蒋艳丽:我那时候比较年轻,是第一个孩子。因为我爱人当时在部队还没有转业,我爸妈就把我接到了他们工作的地方河南开封,方便照顾我。

猛犸新闻:那怎么知道阿斌不是亲生孩子的呢?

蒋艳丽:今年,阿斌确诊患癌,医生说需要换肝。我说不用等肝源,我可以把我的肝给他。后来通过做各项检测,发现阿斌是AB型血。我和丈夫是A型血,两个A型血不可能生出AB型血的孩子。

我在开封医专第二附属医院(现为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生的阿斌,就怀疑是不是抱错了,后来去医院查出来当年同一天出生的婴儿,其中郭郭是我亲生孩子的可能性最大。

后来得知郭郭一家早就从开封去了驻马店。驻马店警方特别给力,很热心,帮我们找到了郭郭。

后来,经过亲子鉴定,确认郭郭是我们两个的亲生儿子,阿斌是老郭夫妇的亲生孩子。

猛犸新闻:知道亲子鉴定结果以后,你是什么感受?

蒋艳丽:在结果还没有出来之前,有关郭郭的视频就发给我了,那几天里,我等于是每天24小时有23个小时在看视频,他的眉毛、鼻子、下巴、眼睛,几乎跟我爱人是一模一样。等拿结果那天,我爱人整整一天就跟傻子一样不吃不喝,心情很忐忑。后来得知结果后,我就整个人止不住流泪。我当时就只想抱抱28年未见的亲生儿子。因为这28年,他的点点滴滴我都没有参与。

假如不是孩子(阿斌)生病,也许这件事一辈子就这样石沉大海了,我永远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亲生儿子。多残酷?

猛犸新闻:阿斌的亲生父母知道结果后什么看法?

蒋艳丽:一开始他们有些抵触,后来鉴定结果出来后,他们态度也有了很大转变,就是也要认亲儿子。现在经常打电话问阿斌的生活点滴,准备“五一”来江西探望阿斌。

猛犸新闻:亲生儿子那边是何情况?

蒋艳丽:郭郭那边也有了小家庭,也有了孩子,我非常欣慰他很懂事。他说妈妈来日方长,我们有的是时间,只要把身体养好,以后你想孩子们了,我们就带他们去看你。但是其实我心里也挺难过,觉得愧对亲生儿子,命运真残酷,人生不该是这样。

猛犸新闻: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蒋艳丽:我们现在觉得目前当务之急就是给阿斌看病,他这个病不能耽搁。他毕竟跟我生活了28年,我们家所有的爱都给了他。我很心疼他,尤其是看到他原生家庭的条件,我觉得我拼了命也要去救他。再苦、再累、再穷,再怎么样我都是愿意的,因为我觉得这孩子真的太可怜了。

接受命运的安排,面对现实。我对这两个孩子都视为己出,目前就想给生病的孩子赶紧治好,恢复原来阳光健康的模样。

○●阿斌生母:两个都是儿子,就像两只手,咬哪个都疼

猛犸新闻:你身体怎么样?准备五一去看阿斌是吧?

阿斌生母:准备五一过去看看孩子。我身体不太好。我们已经通过话了,我不想过分的去宣泄一些悲伤的情绪,因为我这病也不能太悲伤,我要坚持,给我身体养好。

猛犸新闻:听说你打算借钱给阿斌带去。

阿斌生母:我有这个打算。

猛犸新闻:郭郭这孩子怎么样?

阿斌生母:孩子很好,很善良、听话。

猛犸新闻:你现在是不是觉得俩孩子都放不下?

阿斌生母:肯定。两个孩子都很好,都是好孩子。一个是亲生的,一个养了28年了,哪一个都放不下。就像两只手咬哪个手都疼,都是一样的。

现在这种情况就是赶快给孩子(阿斌)治好,那就皆大欢喜。

猛犸新闻:可以说说从知道这件事到现在的整体感受么?

阿斌生母:像是老天爷给我开个玩笑一样,我感觉懵懵的不相信。可是你不相信,亲子鉴定在那摆着。多了个儿子,多了份很牵挂。

不管我条件怎么样,我身体怎么样,我还要为这个孩子去努力的争取一些东西。

有些话我不想说,因为每一次重复都是一种伤害,每一次回忆都非常痛苦。你知道么?不是我不配合,而是我身体受不了。我不想再提。这两天脑子里想了很多事情,天天晚上都得靠吃药入睡,我就想让我安安静静的,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态。

记者刘继忠 赵丹 受访者供图

(责任编辑:耿倩)

为您推荐

扩散周知!冬季疫情科普防控指南

2020-11-27冬季疫情科普防控指南

提高急救服务能力 北京2022年重点场所AED设施全覆盖

2020-11-27 北京2022年重点场所AED设施全覆盖

女保洁误入男浴室撞见领导被罚2000元 物业:比较严重

2020-11-27女保洁误入男浴室撞见领导被罚20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