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热点关注 > 正文

湖南一高中向学生收取2100元“辛苦费” 激励教师岂能如此

湖南一高中向学生收取2100元“辛苦费” 激励教师岂能如此
2020-06-05 10:49:08 来源:光明网

近日,湖南娄底一高三班级家长群内通知,每名学生收取2100元“辛苦费”。班主任称,这笔钱是教师正常工作8小时以外的加班费,统一收取交给学校,多数家长已交钱。当地教育局提供的咨询电话,多次拨打无人接听。据家长反映,2100元“辛苦费”包括了两部分:一是年前补了11天课的600元“补课费”;二是8小时以外(主要指晚自习)的加班费1500元。

教育乱收费是一个公众高度关注的敏感话题。超时给学生补课或滞留学生在校,相关部门都有严格规定,无论义务教育阶段还是非义务教育阶段,学校都不应该额外收费。

令人遗憾的是,类似的违规操作却时有听闻。几年前,媒体就曝光了陕西某中学千余高三生被收“助学助教款”的事情。高三学生家长被召集开家长会,并由各班家长委员会出面收钱,称这个钱是给老师的“辛苦费”,每人最低缴500元。

殷鉴不远,为何还有学校重蹈覆辙?学校如此收费,当地教育主管部门难道毫不知情?

面对巨大的升学压力,高中老师尤其是高三的老师,起早摸黑、加班加点几乎是常态。天没亮就起床,夜深了才能回家,“两眼一睁,忙到熄灯”成了老师们生活状态的真实写照。老师如此辛苦,学校当然应该给予精神慰藉和一定的物质激励。

但是,激励教师不能打学生的主意。一则,让学生缴纳不菲的额外费用,会加重经济负担,尤其受疫情影响,很多家庭的收入锐减,压力更大。二则,老师的加班费分摊到学生头上,学生们会怎样看待老师?这种乱收费,又将会在学生心中留下怎样的烙印?究竟是谁令教育严重变了味,值得深思。

抨击和问责学校之余,在类似事件中家委会所扮演的角色,同样也值得追问。根据2012年教育部印发的《关于建立中小学幼儿园家长委员会的指导意见》,学校组织家长,按照一定的民主程序,本着公正、公平、公开的原则,在自愿的基础上,选举出能代表全体家长意愿的在校学生家长组成家长委员会。建立家委会的初衷是充分发挥家长作用,促进家校合作,优化育人环境。

换言之,正常的家校沟通、反映家长的意见乃至监督学校和老师的不合理举措,才是家委会应该承担的职责。然而,现实中的家委会,却往往成为学校和老师的“提线木偶”。这样的家委会,有何意义?(胡欣红)

(责任编辑:耿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