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热点关注 > 正文

海南高院原副院长张家慧倒了 偷拍其打麻将的举报人怎么办?

海南高院原副院长张家慧倒了 偷拍其打麻将的举报人怎么办?
2020-07-08 11:21:27 来源:光明网

因偷拍海南高院原副院长张家慧打麻将,向其丈夫“索要钱款”,重庆万州男子易真武被控敲诈勒索罪,此案的上一次庭前会议还是在2019年的5月22日,已经过去了一年多时间,可能超出了一审的审限。随着张家慧、刘远生夫妇因为打麻将的视频的曝光而落马、被起诉,这起“案中案”也应该得到解决了。但是,易真武的辩护律师在7月2日又接到了万州法院“暂不开议庭”的通知。

要看到张家慧受贿等腐败犯罪的曝光,与商人易真武的举报密切相关,形成了一个微妙的“亚马逊蝴蝶效应”。早些时,商人易真武承揽了张家慧丈夫名下某大酒店的劳务工程。之后,双方就工程结算款问题屡次产生争议,易真武遂写信向身为海南高院副院长张家慧“诉苦”,寄出了偷拍其打麻将视频的U盘。之后,刘远生向万州警方报警,易真武被抓捕。在他的敲诈勒索罪案庭审前夕,相关视频、“张家慧夫妻资产200亿”的举报出现在网上。之后张家慧落马,而易真武案也被“挂”了起来,

首先,案件的“挂起来”,已超出诉讼法所规定的审判时限,导致了“正义的延宕”。《刑事诉讼法》第208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公诉案件,应当在受理后二个月以内宣判,至迟不得超过三个月,经上一级人民法院批准,可以延长三个月。易真武已经被关押两年多时间,相关的审判起诉也延宕一年多时间,有罪没罪,司法上该有个说法,不能够“罪疑从挂”。

其次,“偷拍+索要钱款”是不是必然构成敲诈勒索罪?

敲诈勒索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被害人使用恐吓、威胁或要挟的方法,非法占用被害人公私财物的行为。敲诈勒索罪的前提,必须是“非法占有他人为目的”,但易真武所要求结算的是属于自己的劳务款,没有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目的。的确,他向身为法院领导的张家慧寄送偷拍的视频,有“要挟”“施压”的意味。但要知道,很多合法的债权,都可能是通过“施压”的手段来实现的,它是一种私力救济,正如正当防卫一样不能被禁止。应该从是否有权利基础、是否明显超出了合理的限度,以及所威胁使用的手段是否合法等分析,判定谈判“施压”和敲诈勒索的边界。

第三,易真武的偷拍,客观上起到了监督公权、举报腐败的作用,也是一种意外的立功。

相关的举报视频出现在网上之后,海南纪检监督部门雷厉风行,就查明了张家慧夫妻巨额财产的非法来源,也针对张家慧打麻将本身做出了调查,“张家慧自2011年学会打麻将后,经常召集人员打麻将赌博,其行为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张家慧作为高级司法领导干部,明知道打麻将赌博是一种违法行为,还以身试法,知法违法,造成了相当恶劣的影响。对于领导干部这样的违法行为,不能够以法律之名实施“过度的保护”,何况拍摄地点还是在咖啡茶室,属于公共场所。

易真武的偷拍行为,的确算不上为民请命,但客观上起到了监督官员的作用。他有“要挟”张家慧的意味,但并不是非法索要他人财产,而是索要本该属于自己的相关劳务费。所以,这种“要挟”应该跟普通的敲诈勒索行为有所区别。

张家慧倒了,“受害人”都被证实是大蛀虫了,这起“敲诈”案应该做个及时了断了,不能一直“挂下去”。(沈彬)

(责任编辑:耿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