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热点关注 > 正文

妹妹患重病 商丘13岁哥哥顶高温郑州街头卖画筹医药费

妹妹患重病 商丘13岁哥哥顶高温郑州街头卖画筹医药费
2020-09-02 09:59:09 来源:东方今报·猛犸新闻

“一幅画可以卖20元,大一点的得画两天!好的时候一天能卖100元左右……”近日,一名稚气未脱的作画少年经常会出现在郑州的天桥上、公园里、马路边,一张折叠小桌,一沓画纸,一盒画笔,就是他全部的家当,他低头不语,蹲在地上只顾埋头作画。由于天气炎热,他的额头上满是汗水,但他毫无顾忌,一幅画完紧接着又开始了下一幅。

妹妹患重病 商丘13岁哥哥顶高温郑州街头卖画筹医药费

图为绘画中的高子博吸引了不少路人驻足观看

其身旁的手写牌上“卖画救妹”四个字格外醒目,加上摆放整齐的绘画作品吸引着过路行人好奇地驻足……据了解,画画的小伙子叫高子博,来自河南省商丘市民权县,今年13岁,是一名七年级学生。由于妹妹高奕帆在今年被确诊为极重型再生障碍性贫血,目前在河南省肿瘤医院接受治疗。

妹妹患重病 商丘13岁哥哥顶高温郑州街头卖画筹医药费

图为患病之后的高奕帆长期大量服药

高子博趁着放暑假来到离家200公里的郑州医院看望妹妹,当看到蜷缩在病床的妹妹被病魔折磨成小光头,他抱着妹妹就哭了起来。高子博本计划看望妹妹后过几天就返回老家,但他看到妹妹的病情十分严重,还经常看见爸爸妈妈因为妹妹的病偷偷抹眼泪,这才临时改变了注意,想着留下来可以安慰爸妈,还可以多陪陪妹妹。

妹妹患重病 商丘13岁哥哥顶高温郑州街头卖画筹医药费

图为田雪在医院陪护女儿

高子博生活在一个六口家庭,妹妹高奕帆今年11岁,父母和爷爷奶奶。父亲高海洋在老家县城每月工资2000多元,且老家还耕种有几亩田地。高奕帆患病前,高子博兄妹俩平常形影不离,一块写作业、一块玩耍,虽然有时小打小闹,但感情非常好,父母也和睦恩爱,一家人日子过的虽然紧巴点却很幸福满足。不料美好的生活被妹妹突如其来的一场大病所改变。

妹妹患重病 商丘13岁哥哥顶高温郑州街头卖画筹医药费

图为高子博和妹妹在医院

2020年1月初,妈妈田雪发现高奕帆身上出现了好多小红点,就带着她去县医院做了血常规检查。检查结果显示孩子血小板就剩2个(正常150~350),高海洋夫妻俩当天就带女儿转入了开封市儿童医院,检查结果显示孩子患有再生障碍性贫血。期间,高奕帆光靠着输血小板和红细胞维持保守治疗了半年时间,花费20多万始终不见好转,在当地医院建议下7月1日转到河南省肿瘤医院。目前,田雪负责在医院陪护女儿,高海洋则在郑州一处建筑工地干活,每天收入两百多元。

妹妹患重病 商丘13岁哥哥顶高温郑州街头卖画筹医药费

图为患病中的高奕帆

“孩子的骨髓已经基本失去造血功能,病情已经很严重了,随时会危急生命,如今要想治愈只能做骨髓移植手术,但费用要50~60万左右。”医生介绍说。听到是这样的结果,高海洋夫妻俩当时就崩溃了,悲痛之下的田雪更是直接瘫倒在了地上。“怎么会这样,不是都治疗了半年了吗?怎么更严重了呢?我可怜的闺女……”田雪哭喊道。

妹妹患重病 商丘13岁哥哥顶高温郑州街头卖画筹医药费

图为田雪在医院陪护女儿

夫妻俩一时还无法接受这个结果,却没想到出现了更糟糕的事情。刚入院没几天,高奕帆突然开始不停发高烧,医生说是由于病毒感染引起的,目前只能先控制病情再尽快准备钱做移植手术。在这期间,小奕帆每天从早到晚都需要输液,一瓶又一瓶液体输进血管里,脸也跟着肿了一大圈。看着病床上被折磨地虚弱的女儿,田雪恨不能替女儿受了这个罪。

妹妹患重病 商丘13岁哥哥顶高温郑州街头卖画筹医药费

图为田雪在医院期间的日常

“妈妈,我的病还能治好吗?我这个样子同学们还会愿意跟我玩吗?”每次听到女儿这样问,田雪都心痛万分。目前,高奕帆还在医院进行抗感染治疗,已经有所好转,幸运的是经过中华骨髓库找到了全相合的造血细胞捐献者,医院安排小奕帆排仓中。可是几十万的手术费用却愁坏家人,迟迟无法凑齐。半年来,小奕帆的治疗费已经花去近40万元,早已经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

妹妹患重病 商丘13岁哥哥顶高温郑州街头卖画筹医药费

图为田雪每提及女儿的病情都会忍不住落泪

高海洋夫妻俩每天都因为女儿手术费彻夜难眠,家中年迈爷爷奶奶更是茶饭不思整日以泪洗面。懂事的高子博为了给父母分担压力,凭借着自己从小学过素描画,这才和高海洋夫妻商议执意买些道具画起画来卖。“我不能没有妹妹,我还要她一块写作业,一块上学呢,就算挣得不多,也总能帮妹妹买点营养品……”高子博的态度十分坚决。

妹妹患重病 商丘13岁哥哥顶高温郑州街头卖画筹医药费

图为公园里的高子博在专心画画

“我们愧对两个孩子,不是女儿生病,儿子也不会流浪街头卖画,这都不是他这个年纪该承担的!”说着田雪大哭起来。看着才十三岁就要为家里分担压力的儿子,看着他每天在路边大汗淋漓地画画卖钱,高海洋夫妻心里很不是滋味。“我就这一个妹妹,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妹妹赶快好起来早日回家……”

猛犸新闻·东方今报记者 朱久阳 萌友 孙朋辉/文图视频 记者 张霓/剪辑

(责任编辑:耿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