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军事| 政务| 财经| 汽车| 文化| 娱乐| 培训| 科技| 数码| 家电| 健康| 解梦| 游戏| 佛学| 守艺中华| 国防军事| 军事APP| 头条APP| 地方 河南 湖北 四川 陕西 广东 山东 西藏

注册登录

中华网 china.com

河南
当前位置:新闻 > 热点关注 > 正文

信阳某拆迁安置小区2018年交钥匙,如今不通天然气电梯成摆设

信阳某拆迁安置小区2018年交钥匙,如今不通天然气电梯成摆设
2021-04-23 14:24:15 来源:东方今报

交钥匙已3年,天然气等三通费用也已缴纳,但至今不具备居住条件,这个拆迁安置小区的住户“很受伤”。

位于信阳市息县息夫人大道南段东侧的甄湾社区拆迁安置小区(东区),有400多套房子,已入住110套左右。住户们在2018年1月拿钥匙之前,每户向开发商缴纳了9800元的水电气入户费。然而,住户们没有想到,电梯成了摆设,天然气未接通,还经常遭遇停水。

遭遇:“三通”成“一通”,有业主爬不动楼梯住车库

信阳某拆迁安置小区2018年交钥匙,如今不通天然气电梯成摆设

4月21日,在甄湾社区拆迁安置小区(东区)门口,可见3号楼体上已经有了新的名字“淮上吉祥苑”。走进小区内部,公共区域没有绿化,可见破损的窨井盖和没有井盖的窨井。

住户张女士说,该小区共有8栋,其中4栋11层,4栋6层,共470多套房子,目前入住的有110户左右。住户里面有拆迁安置户,也有的是从拆迁户手中买的房子。

对于该小区存在的问题,住户们概括为“三通”成“一通”,即经常性停水,业主要下楼自行骑车去水井拉水。电梯近3年没有通电使用。天然气管道接到了厨房,却只能用煤气灶烧水做饭。

业主们不理解,自己的水费是交给自来水公司的,为什么物业公司要停水。另外,每年也在交200元的路灯费,为什么夜间没有一盏灯是亮的,而且所有的监控也都不工作。“小区夜间的公共照明,就靠北边金域世家高层的灯光。”一位业主开玩笑说。

拿到钥匙以来电梯一直紧锁,住在低层的住户上可以爬楼梯,而住在高层的住户则明显吃不消。

住在4号楼5楼的张文秀奶奶今年87岁,电梯不能用,遇到停水时,她要么住在一楼自家的车库里,要么就待在5楼家里不下楼。“我这个年纪了,爬不动楼梯,也提不动水,咋弄?”

信阳某拆迁安置小区2018年交钥匙,如今不通天然气电梯成摆设

记者在该小区的电梯里发现,每部电梯都没有年检标。多位业主向记者证实,拿到钥匙3年了,电梯也就最近十来天可以正常使用,之前一直都是锁着的。

除了水电,业主们最关心什么时间可以正常使用天然气。在7号楼1单元1楼的栗恩秀家,厨房里燃气管线、燃气表已经安装,但没通天然气。为此,他们家每个月要花费100块钱买罐装天然气。

4号楼3单元的项姓住户向猛犸新闻·东方今报记者出具了一张收费明细,其中除了房款,还有9000多元的水电气入户费。住户们介绍,虽然是在2018年元月拿钥匙前缴纳的这笔钱,但是燃气管线和燃气表一直就是摆设。

鉴于上述系列问题,有部分住户表示,物业没有基本的服务,所以不会缴纳物业费。有部分已缴纳物业费的住户称,系2020年四五月份交给甄湾社区的,为什么不到一年,来了个新物业公司又要继续收费?

建筑公司:不开电梯是因为入住率低,政府还拖欠三四千万工程款

业主张女士告诉记者,甄湾社区拆迁安置小区(东区)是2017年左右由龙湖街道办事处组织的选房,2018年元月正式拿钥匙。业主们的房款和水电气入户费都直接打给了一个叫尹永勇的人。

猛犸新闻·东方今报联系到了尹永勇,他向记者介绍了电梯、燃气无法使用的原因。

尹永勇说,他所在的建筑公司负责承建了甄湾社区拆迁安置小区(东区)的项目。因为小区入住率不足30%,入住率不足就无法正常收取物业费,没有物业费,电梯的用电费用就无处承担,所以就没有开放电梯供住户使用。问及建筑公司的名字,尹永勇则称忘记了。

“燃气入户费我们是代收,费用3年前(2018年)就交给了弘昌燃气公司。小区外围的管道都已经敷设完毕,估计是要施工的单位太多,或者这个小区入住率太低,所以没有接气。”尹永勇表示,是弘昌燃气公司负责接气的具体工作。

尹永勇介绍,该公司目前已经没有管该小区的任何事情,该小区由政府部门接手了。“我也不知道这属不属于问题楼盘,现在息县县政府还拖欠我们三四千万的工程款,也没说什么时候能结清。”尹永勇说。

社区回应:业主部分说法不属实,分房不等于交房

信阳某拆迁安置小区2018年交钥匙,如今不通天然气电梯成摆设

对于甄湾社区拆迁安置小区(东区)住户反映的水电气等问题,记者来到了龙湖街道办事处,党政办工作人员表示,不了解具体情况,可以到甄湾社区居委会咨询。

信阳某拆迁安置小区2018年交钥匙,如今不通天然气电梯成摆设

在甄湾社区居委会,副支书高寄桉表示,他从2020年3月28日开始负责处理这个小区的问题,了解基本情况,住户们反映的大部分情况并不属实。之所以停水、电梯没电不工作,高寄桉说,原因是住户不交物业费导致的。

“2020年上半年,是我们社区组织收取的物业费,住户们缴纳的费用包括了缴费前几个月的物业费,而不是从当时开始计算共一年的费用。”高寄桉介绍,从2020年8月开始,该小区由新的物业公司来管理,但是业主们不交物业费,物业公司因为要垫付保安、保洁的工资,还有自来水二次增压及电梯、监控的电费,已经累计垫付了几万元,无力再垫付了,没钱交电费,所以才会出现停水、电梯无法运行的情况。

高寄桉说,不存在业主所说的电梯几年成摆设锁住不给使用的情况,除非那栋楼没有住户,或者最近物业拖欠电费了,才会停运。“如果小区住满了,业主们都自觉缴纳物业费,就不存在不开电梯的情况了”。

高寄桉解释,甄湾社区拆迁安置小区(东区)属于安置房,2018年元月,住户们分到钥匙时,并不代表小区具备了交房条件,只是为了让拆迁户提前搬家,安置好了他们,才能征地拆房。按照计划当年的12底之前是可以正式交房的。

关于该小区内部绿化、路灯、监控等基础设施的问题,高寄桉说目前该县建投公司已经完成了问题楼盘基础设施提升项目招标,会有专门的公司负责处理,此事已经与物业公司无关,也不会收取业主的相关费用。

“虽然燃气管线、燃气表已经安装完毕,但现在还不具备供气条件,包括该小区在内的周边其他小区燃气管道还未敷设,这件事需要相关部门和燃气公司做总体统筹规划。”关于燃气未通的问题,高寄桉则给出了与建筑公司尹永勇不同的说法。

4月22日上午,记者以住户名义致电信阳弘昌燃气公司息县分公司,咨询为何甄湾社区拆迁安置小区住户们2018年都已拿钥匙,而且燃气管线都已接到厨房了,却迟迟不通燃气。一名女工作人员表示,可能是还没有施工到这个小区,不了解具体原因。(猛犸新闻·东方今报记者 张亮/文 章继军/图视频)

(责任编辑:news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