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军事| 政务| 财经| 汽车| 文化| 娱乐| 培训| 科技| 数码| 家电| 健康| 解梦| 游戏| 佛学| 守艺中华| 国防军事| 军事APP| 头条APP| 地方 河南 湖北 四川 陕西 广东 山东 西藏

注册登录

中华网 china.com

河南
当前位置:新闻 > 热点关注 > 正文

优秀示范村农民自建厕所不敢用 网友:真的挺离谱的

优秀示范村农民自建厕所不敢用 网友:真的挺离谱的
2021-05-07 16:46:13 来源:中华网河南综合

【#优秀示范村农民自建厕所不敢用#】河口村和霍村均是三门峡市的“示范村”。然而,这两个示范村双双受阻于污水处理的“最后一公里”。污水处理站长期“沉睡”,人工湿地与排污管道内存大量污水,污水入河垃圾漂浮;距离污水处理设施稍远、生活污水没有接入污水处理站的一些村民,虽然在家里建了卫生厕所、化粪池,也饱受厕排污水何处去的困扰。

优秀示范村农民自建厕所不敢用 网友:真的挺离谱的

新浪微博截图

网友:其实你去农村看一下很多都是这样,厕所有但管道没有,或者不行排不出去,改造的意义可能就是骗补助吧,还有能增加桶的销量

优秀示范村农民自建厕所不敢用 网友:真的挺离谱的

网友评论截图

网友:必须追责,污水处理站为何不开?

优秀示范村农民自建厕所不敢用 网友:真的挺离谱的

网友评论截图

生活中,你遇见过类似的事情么?

相关新闻|“优秀示范村”的尴尬:污水处理站长期“沉睡” 农民自建厕所不敢用

未经处理的污水溢流入河,河内垃圾漂浮,农民自家建了厕所却不敢用……这一切发生在河南省三门峡市所属义马市东区办事处的“全国文明村”河口村和“美丽乡村示范村”霍村。

连日来,“新华视点”记者随中央第五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在河南省采访发现,一些地方乡村污水处理站长期停运,导致农村污水处理受阻于“最后一公里”。

督察组目击:人工湿地与排污管道内存大量污水,污水入河垃圾漂浮

4月24日,记者随督察组成员从刻有“全国文明村 河口”7个大字的高大牌坊走进河口村。一边是燕沟河,一边是村民房舍,村庄绿化、村舍整洁、道路宽敞。但是,当督察人员来到燕沟河边的人工湿地即生态植物塘时,看到的却是另一番景象。

污水处理站长期停运,人工湿地与排污管道内积存着大量生活污水。排污口已经封闭,因为下雨,大量污水溢出人工湿地,径自流入燕沟河。督察人员爬上湿地边的塔式生态滤池发现,塔式生态滤池内的活性污泥早已失效。

随后,督察人员沿着污水流入的燕沟河,走到村口与310国道交界处。河岸边立着“河长制管理公示牌”,公示牌上写着河长职责——“负责本段河流生产生活垃圾收集处理”“负责河道的日常疏浚、清障、保洁工作,开展河道管理日常巡查”,但就在公示牌下的燕沟河里,漂浮着大量垃圾。

河南三门峡“优秀示范村”的尴尬:污水处理站长期“沉睡” 农民自建厕所不敢用

在“河长制管理公示牌”附近的燕沟河中漂浮着大量垃圾。新华社记者 刘诗平摄

住在河边的河口社区大路组86岁老人岳志修说,这段时间下雨,附近的垃圾冲走了些,所以河水的水质还好些。往下游去,垃圾更多。

督察人员随后来到义马市东区办事处的霍村,看到这里的污水处理站同样长期停运,塔式生态滤池内活性污泥已经失效,管道内积存着大量生活污水,排污口已经封闭,但下雨天仍有大量污水通过灌溉退水渠入河。

与此同时,这里的人工湿地不是按照设计要求种植能够净化水质的水生植物,而是为了所谓“好看”的目的,种上了没有净化功效的鲜花。

污水处理站长期“沉睡”

河口村获得过诸多荣誉,除了国家级文明村称号外,还是河南省首批“水美乡村”、三门峡市“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建设美丽乡村优秀示范村”;霍村也是三门峡市的“美丽乡村示范村”。然而,这两个示范村双双受阻于污水处理的“最后一公里”。

两处污水处理站不同程度存在设施年久失修、日常维护不到位等问题,厌氧水解池、塔式生态滤池、生态植物塘间的连通管道被杂物堵塞,无法正常发挥水质净化作用。

三门峡市生态环境局义马分局提供的今年3月底检测、4月7日所出监测报告显示,根据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水污染物排放标准,约半年检测一次的河口村和霍村的湿地排水均不达标。

4月7日所出监测报告已显示湿地排水不达标,为何到4月24日督察组来到现场时依然污水溢流入河?河口社区居委会副主任张建武说,受经济条件制约,没有费用。

河南三门峡“优秀示范村”的尴尬:污水处理站长期“沉睡” 农民自建厕所不敢用

河口村的塔式生态滤池和人工湿地(生态植物塘)。新华社记者 刘诗平摄

据了解,河口村和霍村的两处污水处理站是用2011年、2012年中央农村环保环境综合整治专项资金所建,由社区负责运行,设计日处理生活污水分别为200吨和150吨,实际处理水量约为30吨和20吨。

记者同时了解到,河口村和霍村分别于2018年和2019年进行卫生厕所改造。虽然将临近污水处理设施的村民的生活污水接入污水处理站,但是依然受阻于污水处理“最后一公里”,污水处理设施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

在霍村,距离污水处理设施稍远、生活污水没有接入污水处理站的一些村民,虽然在家里建了卫生厕所、化粪池,也饱受厕排污水何处去的困扰。

霍村社区党支部书记吉平均告诉记者,村里会每两到三个月清运一次没有接入人工湿地的村民的厕排污水。但督察人员在霍村调查时,有的老人反映并没有人来帮助处理厕排污水。

82岁的吉景明老人说,公家盖的冲水式公厕会定期清运厕排污水,自家建的厕所,化粪池里的厕排污水却要自己处理。“粪便满了总得找个去处吧。我八十多岁了,孩子不在家,弄不动。有的老人甚至都不敢在家里解大便,只好经常去公厕,希望公家能隔段时间来帮我们运走一次。”

农村污水治理不能重建设轻管理

督察人员指出,农村污水处理设施重建设、轻管理,部分污水处理站长期“睡大觉”“晒太阳”,造成了“最后一公里”的阻碍。

专家指出,目前,生活污水处理依然是农村人居环境整治的短板。推进农村污水治理,必须建管并重。让污水处理设施有效运转起来,是农村生活污水治理的关键。

河南三门峡“优秀示范村”的尴尬:污水处理站长期“沉睡” 农民自建厕所不敢用

种上了没有净化功效的鲜花的霍村人工湿地(生态植物塘)和塔式生态滤池。新华社记者 刘诗平摄

此外,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的建设、运营、维护和监管,涉及农业农村、生态环境、住建等多个部门,必须统筹谋划、协调调度、综合推进,调动各级各相关部门的主动性,形成协同推进的工作机制。

截至发稿时,义马市东区办事处针对存在的问题向记者发来“情况说明”,并表示积极整改:排查湿地管网,杜绝雨污合流;转运处理河口村和霍村的塔式生态滤池、生态植物塘污水,杜绝整改期间污水外溢;补充更换两个湿地的塔式生态滤池;更换两个生态植物塘的花和植物,种上吸附能力强的芦苇等水生植物。下一步,建立人工湿地日常管护机制,加大资金投入,加强运行维护,确保人工湿地发挥应有作用。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刘诗平

综合新浪微博、新华社

(责任编辑:耿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