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交通 > 正文

不摇号、不限行 北京老年代步车乱象频发

不摇号、不限行 北京老年代步车乱象频发
2020-08-31 15:40:21 来源:新华网

不要驾照、不用上牌、不需年检,不摇号、不限购、不限行,只管踩油门就能到处走……这就是城市中迅速增加的四轮低速电动车——老年代步车的现实情况。

2018年11月1日,《北京市非机动车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北京市数以百万辆的电动自行车进入规范化管理进程之中,相关部门设置超标车辆过渡期、开展路面集中整顿、查处销售环节违法违规行为,取得一定成效。

然而记者日前走访发现,因供需两旺且尚缺乏明确的管控措施,老年代步车却越造越大、越跑越快,问题突出、乱象频发,给城市道路交通安全带来严峻挑战的同时影响社会公平。

前后排共用安全带,“大大方方”闯红灯

外观酷似小型两厢汽车,悬挂的车牌却往往只写了“老年代步车”或“新能源代步车”几个字和一行电话号码……记者发现,不论在大街小巷,还是居民小区,都有老年代步车的身影。“一些老年代步车与机动车混行,感觉很危险。”不少机动车驾驶员表达过相同的担忧。

在一位市民提供的行车记录仪拍摄画面中,一辆老年代步车在北京故宫北侧的景山前街上快速行驶,期间还不断变道,穿梭在机动车和公交车间。

这位市民表示,工作日早晚高峰期,他多次在城区主干道上见到老年代步车无视交通法规,有的明显超载,有的“大大方方”闯红灯。

个别老年代步车驾驶者因过激行为受到法律制裁。今年5月,一名40岁男子驾驶老年代步车,在京藏高速辅路逆行并发视频炫耀,引发关注。随后,海淀公安分局对驾驶员冯某进行传唤,后冯某因涉嫌以危险方式危害公共安全罪,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不在少数。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在2013年至2019年审理的道路交通案件中,随机选取300件统计后发现,涉及老年代步车的案件有40件,且老年代步车负同等以上责任的案件比例较高,主要因为占用机动车道行驶、闯红灯、逆行等交通违法行为较为突出。

朝阳法院亚运村法庭法官郝卓表示,由于超标违规电动车动力性能明显高于其他非机动车,在司法实践中会被判定为机动车,从而使驾驶人在事故责任认定以及后续赔偿等方面承担更多的责任。

无论是对其他交通参与者还是驾驶和乘坐者,老年代步车的风险隐患都不容小觑。

日前,记者来到位于南四环外旧宫地区的一家电动车专卖店,店门前刚好停放着一辆四轮老年代步车。销售人员坦言,老年代步车不合规,所以没有摆放在店内展厅中。记者看到,这款老年代步车为四门两厢车,大小和内饰与机动车几乎无异,但前排没有安全带,竟需要和后排共用。

据介绍,这家专卖店的老年代步车在浙江生产,蓄电池电压72伏,最高时速能达到60公里,价格区间在2万元到4万元之间。相比电动自行车的“国标”(48V、25公里每小时)要求,老年代步车的电池电压和最高时速分别高出不少。不到半小时内,就有三位车主来店里咨询车辆维修等事宜。一位车主告诉记者,他买车后3个多月跑了4000多公里,期间从来没有人管。

早在2016年,中国消费者协会就曾发布消费警示,提醒消费者不要盲目购买和乘坐老年代步车,并对三款老年代步车进行安全性碰撞试验。

结果显示,一辆代步车内模拟驾乘人员的假人头部受伤严重,前座发生位移,导致胸部受伤;一辆代步车前置电池盒电动机结构入侵乘员舱,假人头部撞击方向盘;一辆代步车不仅没有配备安全带,碰撞过程中座椅也与车身脱离,假人直接撞击方向盘和风挡,而且前排内饰破裂产生大量碎片,可能导致实际人员大量失血。

不少居民对老年代步车的用电风险也有所担忧。家住丰台区南三环一处小区的居民刘女士反映,小区内的老年代步车车主,从十几层家中接出很长的电线给车充电。代步车有时停在一楼窗户旁,有时停在机动车车位中。“一旦发生电气线路故障就容易引发火灾。”刘女士有些担忧地说。

“出事就以机动车认定,不出事则以电动车认定”

为配合2018年11月1日开始实施的《北京市非机动车管理条例》,2018年10月,北京市交管部门发布《北京市电动自行车过渡期登记和通行管理办法》,规定不符合国家标准的电动自行车须申领临时标识,并设置3年过渡期。过渡期满后,不得上道路行驶。记者了解到,截至目前,北京市已累计申领临时标识约230万副。

在规范化管理电动自行车过程中,交管部门针对道路违法行为持续开展路面整顿。统计显示,2019年5月至7月,北京全市处罚逆行、闯红灯、走机动车道等各类电动自行车违法共计23.9万起,平均每天违法超过2900起,其中快递外卖行业电动自行车占有较大比例,形成一定震慑作用。今年5月,北京市启动“一盔一带”安全守护行动,号召摩托车和电动自行车骑乘人员佩戴安全头盔,并发起安全出行倡议。

在查处销售环节违法违规行为方面,2019年,北京市各级市场监管部门累计检查相关主体4300余户次,查扣非法电动三四轮车及老年代步车108辆。

中国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宋煜认为,北京针对电动自行车的规范化管理取得了一定效果,这种多元化、多路径的“一揽子”治理举措,应尽快应用到老年代步车的管理中。“老年代步车乱象的成因是多方面的,涉及生产、质检、销售、末端执法等多个环节,不是某一个政府部门能够解决的问题。”

北京朝阳区律师协会权益保障委员会副秘书长杜昆志认为,因目前未明确老年代步车的违法行为和法律纠纷的责任认定,驾驶者的违法成本很低。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出事就以机动车认定,不出事则以电动车认定”的“执法标准”普遍存在,一些受访群众认为,末端执法存在难点,也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超标违规电动车辆在路面上的肆意违法行为。

销售环节的“躲猫猫”,也对市场管理部门执法带来难度。北京市丰台区市场监管局协作科科长孙冰告诉记者,一些销售经营主体会把老年代步车,摆放在离店面较远或较隐蔽位置,甚至放在远处的非机动车道上,这些停放的车辆经常处于“无人认领”的状态,给执法工作造成较大的困难。

记者了解到,2019年,工信部公开征集9项强制性国家标准计划项目的意见,其中汽车行业一项标准为《四轮低速电动汽车技术条件》,完成年限为2021年。业内人士认为,国标的出台或可对老年代步车行业的合规性发展提供指导参考意见。

合法化的必要性还需论证,子女勿买来送老人

受访者指出,老年代步车乱象及因其形成的“半地下市场”,亟待引起城市管理者的重视。

在源头生产端,要尽快明确低速电动车产品的安全技术性能,建立健全低速电动车市场准入和监管制度,以及相应的使用管理措施,解决低速电动车无序生产、使用问题。对于不合规的产品,严格禁止再上路,并责令违法生产企业采取召回或更换举措,引导消费者通过法律途径维权进行退货、更换。

同时,开展集中整治工作,依法依规坚决取缔和淘汰不符合要求的低速电动车生产企业和产品,净化市场环境。

宋煜认为,老年代步车虽然有存在的合理性,但其无序发展的状态与群众对城市实现精细化管理的需求背道而驰,需要研究论证老年代步车合法化的必要性和可行性,通过立法的方式予以明确,并且明确各个环节的标准和管理方式,给相应的管理工作提供法律制度的支撑,从而让老年代步车的管理真正实现有法可依。

中国消费者协会专家委员会专家邱宝昌认为,在管理方式上,要从生产、销售、使用等方面全面管理,从源头把控生产问题,通过市场检查、群众举报等多种渠道抓销售流通问题,从使用端抓上路问题,对违规上路的采取暂扣、罚没等处罚手段。“需要相关执法部门联动合作,系统性管理。”邱宝昌说,同时,也可以考虑能否生产一些安全的专门供老年人使用的代步工具,提升其标准、降低速度、加大车辆安全性等。“既要考虑老年人的‘最后一公里’出行需求,也要考虑到城市交通运输状况和社会安全,找到一个平衡点至关重要。”

中消协提醒,希望消费者提高安全意识,自觉遵守交通法规,选择合法交通工具出行,做到不购买、不驾驶、不改装、不乘坐代步车。同时,子女不要把老年代步车当作礼物送给老人。老年人身体情况不如年轻人,反应较慢,更易受伤,看似孝顺的举动实则把父母置于危险境地。(鲁畅、阳娜、吴文诩、彭子洋)

(责任编辑:耿倩)

为您推荐

春节返乡须持核酸阴性证明:“返乡”如何界定,须尽快出细则

2021-01-21滔河乡天气预报 滔河乡白亭村书记 滔河乡直小学 滔河乡石庙湾村 滔河乡书记 滔河乡中 滔河乡第一初级中学 孔家峪村 西穆家峪村怎么样 孔峪村的由来 林州市孔峪村 临淇镇孔峪村 泰安市宦家峪村开发 泰安市宦家峪村书记 李家峪村社区服务站 聂家峪村第一书记 沂源县苏家上峪村 思源社区 思源社区 思源社区广安论坛社 广安思源社区 兴义思源社区 于都上欧思源社区 思源社区论坛 思源社区在哪里 思源社区怎么样 思源社区直播 思源社区app 黄桥村 黄桥村 黄桥村在哪里 黄桥村宅基地平移图片 黄桥村公交站 黄桥村委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