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聚焦 > 正文

安徽全椒1.5亿招商项目一路绿灯两年后,遭县政府“劝退”

安徽全椒1.5亿招商项目一路绿灯两年后,遭县政府“劝退”
2020-06-30 08:06:49 来源:澎湃新闻

2020年5月底,安徽省滁州市全椒县一家仓库门口,上海商人韩镇杰面对着堆放了快3年的矿物油回收生产设备,发出阵阵叹息。这些设备已经生锈。

2016年,韩镇杰经全椒县招商引资过来,准备在全椒县建立一个年产5万吨的再生润滑油工厂,整个项目计划投资1.5亿元。2018年底,韩镇杰各项手续办妥准备入驻工业园区之际,当地政府却一纸文函通知韩镇杰:因“环保风险”问题,要他“主动放弃投资计划”。

而这个被全椒县发函称之存在“环保风险”的项目,滁州市环保局、安徽省环保厅在复核后均认为没有问题,滁州市环保局甚至驳斥全椒县的做法“缺乏法律依据”。但全椒县环保局的一位负责人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则表示,“难道上级做的决定都对吗?”

全椒县所在的滁州市一名处理此事的副市长专门为双方开过协调会,认为“全椒县政府理当执行”、“不能出尔反尔”,即便不能做也要“县政府要拿出合法依据明确出文给企业”,然而在协调会开过后,全椒县仍未就如何处理给出明确回复。

另一方面,在韩镇杰还在为环评问题与全椒县政府交涉过程中,全椒县却悄然处理了当初承诺给韩镇杰项目的46亩土地。2018年6月,全椒县与江苏华中气体公司签约,将这46亩土地给了该公司。彼时,韩镇杰的项目正在接受安徽省环保厅的复核。

值得一提的是,在全椒县工业用地价格翻了两番的情况下,全椒县政府仍以2016年给韩镇杰8万元一亩的超低价格,将这批土地卖给了华中气体。

安徽全椒1.5亿招商项目一路绿灯两年后,遭县政府“劝退”

另一家公司已经拿下相关地块开工。

一路绿灯后急踩刹车

2016年,韩镇杰在上海从事废矿物油再生循环利用的生意。

他告诉记者,“这样的项目属于环保危废管理,在国家产业转移指导目录中,属于鼓励类产业,编号N7724。在以前,这类废矿物油只能简单加工成燃料油或者单脱水作调和燃料油用,我们经过多年研究,所掌握的核心技术可以从废油回收归类到初级生产处置到二次精制(基础油)生产到润滑油全系列成品,直至最后废水、废、气废渣的无害化环保处置达标。通俗理解,这些废矿物油经过我们加工,可以制成达标柴油、减线油、沥青或防水材料、润滑油基础油、全系列成品润滑油等。”

2016年中,经人介绍,安徽全椒县一位政府领导找到韩镇杰。彼时,全椒县正在全力招商引资,而韩镇杰也有意扩张,双方很快达成了一个在全椒县“年产8万吨废矿物油回收再加工利用”的投资协议,整个项目投资1.5亿元,年缴税达1000万。

全椒县同时承诺,在当地的十谭现代产业园提供工业用地46亩,每亩价格为8万元,只要韩镇杰在规定时间内完成项目的安评、环评等后,这块土地就可挂牌出让。

事情刚开始很顺利。

2016年10月,韩镇杰与全椒县签约后,11月就在当地成立了安徽协通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协通新能源)。

之后开始了一系列相关申报工作。这中间,因安徽省环保厅暂停受理危废环评手续半年,协通新能源直到2017年底才完成所有准备工作。

2018年4月,韩镇杰正准备与政府商量把土地拍下来然后开始动工,全椒县环保局却发出一纸公函,要求协通新能源重新报批环评文件,理由是“工程分析不够完善,污染物产生环节分析不全面,部分污染防治措施需要进一步论证,此外还有项目选址合理性不充分”。

这让韩镇杰颇感震惊。因为全椒县环保局刚刚才批复了该项目,在批复过程中上述问题根本没有被讨论过。

沟通未果,韩镇杰只能向全椒县环保局申请行政复议。

2018年10月,全椒县环保局对该份行政复议进行了批复。有意思的是,全椒县环保局并没有对上述“理由”作出直接回复,而是称因为“协通新能源未能向环保局提供公众参与文本,无法判断结论是否真实有效”。

事情一直拖到了2018年底,这才有了文章开头的一幕。全椒县政府一纸公函通知韩镇杰,让其“主动放弃投资计划”。

安徽全椒1.5亿招商项目一路绿灯两年后,遭县政府“劝退”

用于加热混凝的釜已经生锈,无法再使用。

县环保局为何“反悔

在这份公函中,全椒县政府认为,协通新能源不能待在全椒县的理由有三个:

一是该项目属限制类项目,不符合其产业定位。

公函称,滁州市环保局《关于全椒县人民政府全椒县化工集中区(一期)规划环境影响报告书的审查意见》明确了全椒县化工集中区产业定位为,“打造特色电子化学品和环保材料化工产业园区”,因此协通新能源的项目不符合这个产业定位。

记者也找到了这份意见书,但澎湃新闻记者发现,文件中的产业定位除了上面说的,后面还有一句“新型环保产品制造产业以及国家鼓励类废旧润滑油再生产业”。

韩镇杰告诉澎湃新闻,“这正是我公司所属产业。就退一万步说,如果我属限制类项目,那么我前期获得的滁州市政府、滁州市环评函、全椒县发改委、城乡规划建设局等多个部门批复函,难道是为了证明这些部门不作为吗?”

二是,该项目存在重大环境风险。

全椒县政府在函中称,“该项目固体废物数量多,处理处置难度大,同时该项目废气排放总量指标难以落实。”

韩镇杰对此反问称,“如果我的项目环保上有问题,县环保局(一开始)为什么要让我的环评通过?”

对于韩镇杰的疑问,全椒县环保局一位负责人对澎湃新闻回应称,“我们当时在会上提过意见,但鉴于上面的压力,还是通过了。”

是否如该负责人所说,就在全椒县环保局回复了韩镇杰的后,全椒县政府再次向滁州市环保局就该项目提出复核。

在记者获得的一份滁州市环保局批复文件中,市环保局对全椒县的做法给予了措辞严厉的回复称,“该项目已依法通过我局环评审批,全椒县政府申请对请求协通新能源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进行复核缺乏法律依据,难以实施。”

同时,滁州市环保局认为,“该项目建设符合产业政府要求、选址符合规划要求、项目污染防治和风险防控措施满足现有环境管理要求。”

这个过程中,安徽省环保厅正在开展“2018年度环境影响评价文件技术复核工作”,滁州市环保局或出于谨慎角度,还是将该项目送到了省环保厅复核。

2019年8月13日,安徽省环保厅就上述复核情况发了通报(安徽省环保厅皖环函【2019】785号文件),协通新能源的项目在复核中没有任何问题。

不过,当记者将这两份文件交给全椒县环保局这位负责人看后,这位负责人表示“第一次看到”,甚至还表示,“上级的决定不一定对的。”

或许觉得用词不当,该负责人又称“下级不能否认上级的决定”,同时称,“我们只是向县政府建议,这个项目有风险。”

面对记者“如果一开始觉得有风险,不符合国家相关规范、规定,全椒县环保局为什么要批复同意环评”的反问,这名负责人没有直接回应,仅表示“环评通过审批只是项目入驻我县的条件之一,但并非通过环评审批的项目我县必须采纳”。

这名负责人之后又表示,主要是认为该项目在环评过程中存在造假,其称“我们在事后调查中发现,环评公众参与环节弄虚作假,因此项目环评审批过程不具合法性”。

那么,如果涉及造假,是否有调查报告或相应的行政处罚决定?

对此,全椒县环保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是有的,其后又称报告丢了找不到,再三追问下,该负责人表示,这份报告是一份给滁州市环保局反映情况的。

韩镇杰对此表示,协通新能源在2017年9月办理环评手续时,前后三次公示公告,在法定公示期限内,没有任何人任何单位提出异议,“而且我公司项目做的环评是请的第三方公司,按照相关规定,即便事后发现公众参与调查表造假,也应该是处罚第三方公司,不能与项目方协通新能源挂钩”。

一名其他城市环保系统人士在阅读相关文件表示,“全椒县环保局对项目环评报告书是没有审批权的,这个权限在市局。其次,全椒县环保局有事后监管权,在公函中也列了些数据,但这个数据并不是依据,从环保系统来说,某家企业排放存在问题,那也是要将样品送到有资质的检测机构后,得出严谨的数据才能说企业是否排放超标。最后,就是文件文末说‘我县认为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审批过程不具合法性’,一个县政府有什么样资质来质疑专业职能所做的决策决议,不能你认为是啥就是啥吧。”

市政府协调会未能解决问题

在韩镇杰看来,项目被毁约,全椒县政府是有意为之,最主要的证据就是,将承诺给自己的土地还在双方就环评争论时,就转让给了另一家公司。

2019年2月16日,全椒县发布《全椒县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与2019年计划草案相关情况》,其中就提到了要推进华中气体等项目建设,这个项目建立的地址就是当初全椒县与韩镇杰签订投资协议所承诺给的土地。

江苏华中气体有限公司的官网显示,2018年6月16日,全椒县副县长阚绪瑞一行5人到该公司考察指导工作,这个时间点,韩镇杰正在申请环评行政复议阶段。

也就在全椒县副县长阚绪瑞去华中气体考察完后,全椒县火速与公司达成了投资协议,而协议内容之一就是拿到这46亩土地。

2019年底,华中气体已经在工业园区开始修建厂房等,这也意味着,韩镇杰的项目彻底被“踢出”了全椒县。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这个项目是新任县长引进过来的,2018年就签约的,当时给这块土地的价格还是按8万元一亩给的,但当时土地价格已经涨到30万一亩了”。

上述知情人士所称的新县长2018年8月上任。

对于此说,澎湃新闻记者未能联系到当事人置评。

针对这一事件,滁州市政府也进行过协调。2019年9月17日,在滁州市政府的安排下,几方进行了协调,处理此事的滁州市副市长给出了三条意见:

一是根据滁州市环保局代表汇报省环保厅文件,说明企业方环保没有问题,滁州市环保局环评批复合法有效,全椒县政府理当执行;

二是全椒县政府既然把企业招来,就应对企业负责,不能出尔反尔,有一线可能都要给企业做,不能影响滁州市整体招商投资环境。

三是如果全椒县政府不让企业做,市里不能强行让县里给企业做,但县政府要拿出合法依据明确出文给企业,企业也可以通过司法程序维权。

不过,在协调会后,全椒县政府仍未给出合法文件给企业,只是让企业“主动”退出。

韩镇杰告诉澎湃新闻记者,“2017年时,我就已经购买了数千万的设备放在全椒县,现在这些设备仍在租的仓库中。全椒县政府从2018年12月28日发函到2019年9月17日市里开的协调会至今,未有相关官员与我建立沟通机制,也致使我每天都在蒙受巨大损失,目前损失已超过3000万,或许下一步只能通过司法诉讼来解决”。

(责任编辑:王伟超)

为您推荐

扩散周知!冬季疫情科普防控指南

2020-11-27冬季疫情科普防控指南

提高急救服务能力 北京2022年重点场所AED设施全覆盖

2020-11-27 北京2022年重点场所AED设施全覆盖

女保洁误入男浴室撞见领导被罚2000元 物业:比较严重

2020-11-27女保洁误入男浴室撞见领导被罚20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