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军事| 政务| 财经| 汽车| 文化| 娱乐| 培训| 科技| 数码| 家电| 健康| 解梦| 游戏| 佛学| 守艺中华| 国防军事| 军事APP| 头条APP| 地方 河南 湖北 四川 陕西 广东 山东 西藏

注册登录
当前位置:新闻 > 聚焦 > 正文

河南兰考:副局长为政绩虚构欠款250万 乌龙债摧垮民营明星企业

河南兰考:副局长为政绩虚构欠款250万 乌龙债摧垮民营明星企业
2020-09-26 18:51:23 来源:中国小康网

编语:河南兰考中储牧草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王先生向中国小康网记者投诉:“中储牧草”与兰考县国有资产管理中心下属兰考兴盛农牧业发展有限公司是合作关系。因天气干旱、配套设施跟不上等多种原因兰考兴盛农牧业发展有限公司当年亏损250万,为解决国有资产亏损问题,同时避免因经营亏损被问责,“兰考兴盛农牧业”法人孙贯星(时任兰考县畜牧局副局长)与王先生协商签署“虚拟欠条250万元”向上级交差,王先生当时本着帮助国有资产不亏空原则给予帮助打下“虚拟欠条”,不料“虚拟欠条”弄假成真,孙贯星调动后,继任者持“虚拟欠条”将“中储牧草”告上法庭,冻结“中储牧草”及法人和王先生账户,导致这一当地明星民营企业因此而陷入困顿,濒临破产。

中国小康网讯 近日,中储牧草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储牧草”)负责人王先生向中国小康网记者反映,2017年“中储牧草”与河南兰考兴盛农牧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盛农牧”)签订1.6万亩东坝乡《青贮玉米种植托管协议》(后改为《收储协议》)。合作期间因天气干旱,水利设施配套跟不上等多种原因“兴盛农牧”造成减产亏损一万吨价值250万元,兰考县畜牧局孙贯星副局长(时任“兴盛农牧”法人)和“中储牧草”原总经理赵书杰、公司技术张卫国在当年结算时因亏损问题三人发生争执,赵书杰、张卫国认为按合同每吨250元,实际收多少公司付多少,该县畜牧局孙贯星副局长认为当初承诺每亩收储不低于4吨,而且他本人说曾向县领导表过态会把畜牧公司经营好,可现在半年不到赔了200多万元无法给县领导交代,如果“中储牧草”不先把亏损补上,孙贯星只好向县领导引咎辞职。

“中储牧草”考虑党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孙贯星副局长(时任“兰盛农牧”法人)在推动兰考县粮改饲项目上确实没少出力和费心,经过协商决定先由“中储牧草”把“兴盛农牧”亏损的250万以“虚拟欠条”的形式补上,先把亏损平账后给孙贯星副局长(时任“兴盛农牧”法人)解围,同时也给兰考县委政府一个交代,也恰恰因为这一张“虚拟欠条”,让“中储牧草”陷入了公司资金冻结,经营举步维艰的困顿地步。

企业:为帮“兴盛农牧”止损 企业无实际交易打250万元“虚拟欠条”遭诉讼

“中储牧草”王先生满腹委屈的说:2017年5月份,‘中储牧草’与‘兴盛农牧’签订《青贮玉米种植托管协议》(后改为《收储协议》),‘兴盛农牧’位于兰考县坝头乡租地一万余亩委托‘中储牧草’种植青贮玉米并收割及裹包青贮后以250元/吨的价格收购,由于天气干旱、水利配套设施跟不上,加之种子、化肥没有进行招投标且质量差,当地农民偷、抢、占等多种因素因素造成玉米大面积大幅度减产,由原估产值每亩收贮不低于4吨到实际收贮不到2吨,加之‘兴盛农牧’租坝头乡约16000亩地,能利用上可种地不到12000亩,总收贮不足17000吨左右,按实际结算后‘兴盛农牧’的收入同兰考县吨财政注入的资金误差250万元,在这种情况下经双方协商,先由‘中储牧草’向‘兴盛农牧’结算时临时多出据250万元的欠款条,把‘兴盛农牧’账先平仓,以后再由‘兴盛农牧’从其他收入中补给‘中储牧草’250万元。王先生说:“为了填补政府亏损资金,自己当时也表示同意打虚拟欠条。”

手续交接办理完毕后,由于人事调整,‘兴盛农牧’由兰考县兴兰农村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兰农投’)托管,该‘虚拟欠条’也随‘兴盛农牧’一并转交给了‘兴兰农投’,‘兴兰农投’在王先生不知情的情况按拖欠款未还把‘中储牧草’告上了法庭,兰考县法院保全查封‘中储牧草’的全部财产及账户,并另行冻结了王先生、王泽北(‘中储牧草’法人)私人全部账户,造成‘中储牧草’无法涉外业务的外经营,王先生个人无法对外经济往来。

河南兰考:副局长为政绩虚构欠款250万 乌龙债摧垮民营明星企业

图为“中储牧草”所反映的被强买强买涉及的农机车辆

河南兰考:副局长为政绩虚构欠款250万 乌龙债摧垮民营明星企业

图为“中储牧草”王先生提供的15万元农机车辆交易转款网上银行电子回单

现场“中储牧草”王先生还很激动地指着停放在公司一角的一辆破旧农机车辆告诉中国小康网记者:“在合作期间,兰考县畜牧局孙贯星副局长(时任‘兴盛农牧’法人)让人把一辆报废的农机改装车辆开到‘中储牧草’以15万元的价格进行强买强卖,并把款项打到孙贯星副局长(时任‘兴盛农牧’法人)指定的叫李运含的账户上,我们公司自己的农机车辆还用不完呢,怎么会买一辆什么手续都没有的破旧农机车辆,自从开过来到现在一直停在那里。另外孙贯星副局长(时任‘兴盛农牧’法人)还让我们‘中储牧草’私下往李运含账户打款7万元,实际该7万元为当时政府补贴农药化肥种子结余款项,具体后续有无上交财政‘中储牧草’也没过问。”随后,王先生拿出两张网上银行电子回单证实转账的真实性。

图片 2.png

图为“中储牧草”王先生提供的7万元转款网上银行电子回单

中国小康网记者在两张网上银行电子回单上看到:“15万和7万的转账交易时间分别是2018-09-21 14:19:18和2018-09-21 18:39:01;付款方为王泽北(‘中储牧草’法人);收款方为李运含。”

相关部门:就“虚打欠条”、强买强卖、是否涉嫌国有资产流失未做回复 强买强卖交易避而不答

9月23日,中国小康网记者就上述问题致电了兰考县畜牧局孙贯星副局长,孙贯星副局长表示:“欠条的事情时间太久了,不太清楚,我已经不记得了,移交的时间已经移交过了,具体的你跟兴盛公司的联系吧。”

关于“中储牧草”反映的15万元强买强卖农机车辆并汇款至李某含账户的情况是否了解,孙贯星副局长表示:“中储牧草买的车,车现在还用着呢,人家(李运含)想卖车,中储牧草想买车,我只是引荐介绍互相买卖,李运含是农机合作社的,他是车主,李运含买完以后不用了,这是二手车,新车20多万呢,他们双方的交易我是中间人,跟我没关系。”

针对7万元转款给李运含是怎么回事?孙贯星副局长表示:“中储牧草欠李运含的钱不给,我是中间人给李运含要钱的,具体的是种子钱还是……农机作业费吧,当时中储牧草找李运含耕地种地的服务费,具体时间太长了我不太清楚。”

9月23日下午,中国小康网记者以短信的形式把上述问题反馈至兰考县畜牧局局长张玉虎,就“中储牧草”反映的相关问题能够给予关注并回复,截止发稿并未收到兰考县畜牧局相关回复。

据了解,“兴盛农牧”是兰考县兴盛畜牧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盛畜牧投资”)于2017年3月2日成立,认缴资金2000万,“兴盛畜牧投资”100%持股,2017年3月2日成立时由时任兰考县畜牧局副局长孙贯星作法人,2018年9月26日进行了法人变更,由“兴盛畜牧投资”法人吴杰接替“兴盛农牧”法人孙贯星(时任兰考县畜牧局副局长)作为“兴盛农牧”新的法人,有关人士指出,这次法人的变更可能与当时孙贯星作为兰考县畜牧局副局长兼任“兴盛农牧”法人有关,其任职情况与中组部《关于进一步规范党政领导干部在企业兼职(任职)问题的意见》规定相违背。

据企查查查询,“兴盛畜牧投资”是由兰考县国有资产管理中心持股100%的兰考县兴兰农村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于2016年10月26日认缴50000万元人民币注册成立的一家国有独资公司。

那么,针对“中储牧草”所反映的“虚拟欠条”是否为填补“兴盛农牧”亏损瞒报政府致使追责相关人员而私下达成的某种协商?农机车辆15万元强买强买的交易情况是否存在?种子化肥补贴结余转至指定账户是否致使国有资产流失?一连串的疑问对各方都是一种煎熬,期待兰考县相关监管部门能够及时澄清。

事件进展中国小康网将继续关注。(许金豹)

(责任编辑:news10)